Thursday, August 25, 2011

停电了,婶子在洗澡!

高二的时候,学校要求学生早晨6点半必须到校上早自习,这对习惯睡懒觉的我,是个巨大的折磨,最晚我需要6点起床,骑自行车上学,爸爸妈妈习惯了5点半就叫我起床,洗漱,吃饭。 
  一个月,我实在是受不了这样的折磨,搬到了叔叔家里借住,叔叔的家就在学校对面,过了道就到学校了,我即使六点二十分起床都来得及。 
  叔叔是开夜班出租车的,弟弟还小,婶子那时候卖保险,生活过得不错。叔叔家是两居室的房子,叔叔和婶子住一间,我过去了,我就和小弟住一间。 
  那时候的我,青春萌动,要知道,我是小学五年级开始手淫的,虽然一直没有机会接触女子,但是手淫却从未停止,什么的人都是我幻想的对象,邻居、老师、同学,我都意淫过多少次。到了初中的时候,有机会接触到「黄色书刊」,对性的认识也增加了,虽然依然没有接触到女子,但是想象的力量是巨大的,我开始把我的幻想用笔写出来,邻居、老师、同学,都是笔下意淫的对象。 
  在叔叔家住的时候总是早出晚归,大连的出租生意很好,叔叔一般都是早晨5点半交车后才回来,我上学的时候,叔叔都在睡觉,而我,要下了晚自习才回来,偶尔晚上回叔叔家吃饭,然后再上晚自习,晚自习要到9点,回到叔叔家,小弟都睡觉了,我再看看书,十点多也睡了。 
  生活简单、平淡,但是,我的内心却不是那么平淡的。 
  婶子名叫赵璐,我并不知道婶子的实际年龄,三十多一点吧。婶子以前是运动员,大约170的个子,身材很魁梧,我只能用魁梧来形容,胸部硕大坚挺,身体结实,几乎没有多少三十多岁生了孩子的女子身体那种赘肉,腿是那么的结实,也许和多年的训练有关吧。总之,婶子符合所有我喜爱的女子的特征,只是婶子长得很一般,非常一般而已。 
  夏天,很热,几次我下晚自习回来,看到婶子,是因为我回来才穿上白色的纱质衣服,可以想象,我不在的时候婶子只穿内裤和胸罩。几次我回来,婶子都是匆忙的穿衣服,我看到了白色的内裤和白色的胸罩。 
  我为婶子着迷了,她是那么的健康,那么的魁梧,我一直很幻想,一个身材结实的女子在我的身下呻吟,在我的身下达到小说中描写的高潮迭起。在家的时候,我不止一次幻想邻居狄凤琴,一个很泼辣很魁梧的三十多岁的老娘们,但是和婶子比起来,婶子更加高大、更加结实,当然,也没有狄凤琴那么大的肚子。如果婶子能在我身下达到高潮,那么是多么刺激的事情啊! 
  我开始幻想,幻想,幻想,我尽量讨好婶子,显得很乖、很好,婶子对我显然并不排斥,甚至会特意留晚饭给我。 
  一天早晨,我从春梦中醒来,我的阴茎勃起到最大,虽然我不记得自己做了什么梦,但是需要解决我的阴茎的肿胀问题。 
  小弟还在睡觉,我坐在床边,手套动着自己的阴茎,我的阴茎在我的套动下充血严重,龟头现出了暗紫色。我突然想到了婶子,心里默默地念着:『我的大阴茎啊,插在婶子的阴道里啊,抽动啊,抽动啊,抽动啊……』 
  我一泄如注! 
  我抬头,长出一口气,但是一个情况让我大惊失色!对着床的墙上是一个大镜子,我在镜子里看到了客厅里有个人影,我慌忙收起阴茎,穿上衣服,我听到外面慌乱的穿著拖鞋走动的声音。 
  是谁?叔叔?叔叔应该睡觉了;婶子?不会是她;不过,不是她,是谁? 
  我背着书包,婶子从她的房间出来,脸似乎有些红,问我一句:「上学啊,吃早饭不?」我随口应付一句「不吃」就走出了家门。 
  那一整天,我都在想着这个事情,婶子是不是看到我手淫了呢?她是不是会告诉叔叔呢?她是碰巧看到就回屋了,还是一直看直到我发现了呢?等等等等,说不清的问题折磨了我一天,所有老师讲课我都没有听到一个字。 
  下了晚自习,我回到叔叔家,叔叔出车去了,婶子在家,小弟睡觉了,桌子上放着晚饭。婶子似乎很自然,并没有什么特殊的,给我盛饭,我不自然的吃了一些就躲回自己的房间,假装看书了。婶子没有打扰我,收拾收拾也睡了。 
  那一夜,我居然失眠了,不知道为什么,到了12点依然睡不着,我就起来看著书,却怎么也看不下去,也许是出于习惯,我拿出了本子,开始写些东西,我的幻想的东西…… 
  「早晨我手淫,被婶子看到了,婶子过来要求和我做爱,我们就做爱了。」我还在「奋笔疾书」的时候,听到了外面有声音,应该是婶子,我忙合上本子,假装看英语,婶子没有进来,只是在门口问了句:「志斌,还不睡啊?」 
  我道:「再看一会儿就睡了。」 
  婶子道:「别看太晚了!」 
  婶子去了卫生间,一会,我就听到了水流的声音,应该是夜里太热了,婶子的体格更是容易热,婶子起来冲凉。 
  婶子在冲凉,我甚至有了一种想偷窥的冲动,可惜,一切也只是幻想,我打开本子,继续写我的幻想。 
  我正写着的时候,突然,台灯灭了,我拧了拧开关,还是不亮,我听到婶子在外面的声音:「怎么停电了啊?」原来是停电了! 
  我打开抽屉,找到里面的手电筒,把书和写的东西收起来,准备睡觉。 
  婶子在外面道:「志斌,把手电筒给我,我手链掉了!」 
  婶子的白金手链啊,我想都没有想,拿着手电筒过去。婶子还在卫生间,我心无杂念的推了一下门,门开了,我把手电筒照过去,婶子蹲在卫生间的地上,在底下摸索着找什么,婶子赤裸,黄褐色的背对着我。 
  我的目光停留在赤裸的婶子身上,我的手电筒光线停留在赤裸的婶子身上,我的心思,停在了赤裸的婶子身上,一切,都停留在赤裸的婶子身上。 
  婶子看到我进来了,扭头看着我,看着直勾勾盯着她的我。婶子站起来,要接我手里的手电筒,我没有控制住少年的冲动,一把抱住婶子,嘴在她的脸上、她的胸口上胡乱地亲吻着。现在看来,完全就是青春年少完全没有经验的表现。 
  婶子没有反抗,从我手里拿过了手电筒,放着旁边的水池台上,搂住了我,任我亲吻着。 
  我很冲动,匆忙地脱下了内裤,只脱到膝盖,我的阴茎已经勃起了,我的阴茎在赤裸的婶子身上胡乱地捅着。婶子叉开了腿,翘起了脚尖,因为我比她高,她需要翘起脚尖,她手扶着我的阴茎,插入了她的阴道。 
  我感到了无比的热量,热量,热量,好像我的阴茎进入了一个潮湿而且很热的地方。我毫无经验的抽动,但是随着我的抽动,那热量越来越强烈,刺激得我要撒尿的感觉突然异常强烈。 
  不到十下,真的不到十下,我就在那个潮湿的、异常炎热的地方,射精了。我的神志似乎一下子就回来了,我松开了抱着婶子的手,婶子似乎有些失落,但是没有什么表示,她拿起手电筒,蹲下身子找她的手链。 
  我穿上内裤,回到了房间。我不知道要说什么,似乎婶子在等我,而我做得不好。 
  我躺在床上,很深刻的「检讨」自己,我做了什么?我怎么会如此?我看了那么多的小说,写了那么多的性爱描写,为什么在做的时候,什么都忘记了呢?我怎么会那么快射精?幻想中我是可以挑战所有女人的神,但是在现实中,我居然射得那么快。 
  外面,婶子的拖鞋的声音从卫生间来到自己的房间,手电筒的光亮从卫生间到客厅、到叔叔的房间,到熄灭。 
  我感觉什么东西很压抑,非常压抑。我从床上起来,走到了婶子的房间,虽然没有灯,但是有微微的月光。 
  婶子赤裸着躺在床上,婶子赤裸的躺在床上。婶子知道我进了她的房间,但是婶子没有动,也没有说话,好像睡着了。 
  我到了床边,婶子居然自动地向床里面挪了挪,给我空出了一个地方,我上了床,在婶子的旁边躺着。 
  婶子依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现在需要进一步的是我。我起来,尽量控制自己,想着我看过的那些书籍的「知识」,手扶着婶子的硕大乳房,将舌头舔在婶子的乳头上。婶子的乳头非常黑,乳晕也非常黑,也许是因为婶子本来就不白,所以乳晕乳头也是黑黑的吧? 
  婶子的身体很快就有了回应,乳头很快就勃起了,大大的乳头鼓起来显得更加的大。婶子开始动手了,她的手在我的身上抚摸,很快,就把我的内裤脱了下来,手抚摸着我的阴茎,我的阴茎很快就勃起了。 
  我怕我的阴茎再次不争气地在婶子的抚摸下射精,于是从婶子的身上下来,躺在了婶子的身边,手抚摸婶子的大乳房,另一只手伸向婶子的下体,婶子很配合,分开了腿。 
  婶子的阴毛很多,很浓,我分开了阴毛,深入了婶子的阴部。婶子的阴唇很肥大,感觉长长地长了出来,刚才匆匆忙忙地插进去,都不知道这些事情。 
  我的手指很容易地插入了婶子的阴道,阴道里依然火热,我的手指轻轻地在她的阴道里插了几下,她的阴道就很湿润。 
  婶子的手没有离开我的阴茎,当我的手在她阴道里抽插,婶子突然拉住了我道:「快上来!」 
  我道:「上来干什么?」 
  婶子道:「别闹了,快,快肏我!」 
  婶子说话很直很粗鲁,也许是因为从小就上体校,没有什么文化的原因,但是,这很符合我的口味。
  我再次趴到了婶子身上,阴茎勃起,婶子似乎更加性急,抓着我的阴茎就往她的阴道里塞,我的阴茎很轻松地进入了她的阴道。 
  依然是热,但是因为射了一次精,感觉差了很多,我开始慢慢地抬起我的屁股,让我的阴茎可以慢慢地在婶子的阴道里抽动,我希望可以慢慢来,这样可以让自己不要太快射精。 
  婶子的腿叉开得很快,我整个人趴在她的身上,慢慢地动着。婶子真的很性急,她自己开始抬起屁股,希望我的阴茎能插得更深,叫道:「快点,快点!」 
  我希望可以让婶子满意,这样也方便我以后可以享受,我的动作开始加快,我的身体撞在婶子的阴部发出不大但是清脆的声音。 
  很快,婶子的下体已经水流成河了,婶子的鼻子里发出很浓重的「哼哼」声音。突然,婶子的双腿收紧,整个身体向上挺了一下,在空中挺了一下,然后重重把身体跌在床上,我想,婶子是高潮了吧? 
  婶子刚刚收紧身体那一下,我感觉我的阴茎被婶子的阴道用力地夹了一下,夹得那么用力,那感觉真的是无以伦比的。 
  我继续在婶子身上努力着,婶子似乎很累,但是很快,她又一次有了迎合,她的屁股再一次抬起,这次她似乎更加用力,好像把身体的全部力气都使出了,每一次,我的阴茎都深深地插到婶子的阴道最深处。婶子阴道里流出的水把我的阴毛都淋湿了,婶子屁股底下的床单早就像尿了一样。 
  很快,婶子好像达到了第二次高潮,阴道再一次收紧,我又一次感受到那禁锢的感觉。婶子的身体似乎异常敏感,高潮来得很快,前后不到二十分钟,婶子已经来了两次高潮了。 
  看到婶子再次落在床上,不动了,我停下了身体,让我的阴茎完全插在婶子的阴道里,婶子的身体已经渗出汗水。我道:「婶子,要休息一下吗?」婶子却摇了摇头,道:「你的鸡巴太厉害了!要是你叔早就不行了。换个地方,床单湿了!」 
  我从婶子的身体爬起来,婶子翻身跪在床上,屁股对着我,手拄着床说道:「来,插进来!」 
  我到了婶子后面,婶子的大屁股对着我,屁股那么圆,那么丰满,我扶着阴茎插入婶子的阴道,婶子的身体自动前后着,我的身体也努力着。 
  不知道是不是第二次射精的原因,或者是看到婶子的高潮心理的满足,我的身体完全没有射精的冲动,我跪在婶子身后,觉得用力似乎不彻底,我就站了起来,像扎马步一样,不过身体坐在了婶子的屁股上,婶子完全承受着我的身体,但是她似乎更加满足。 
  这个姿势,婶子的大腿用力,我感觉婶子的阴道比她躺着的时候要紧很多,但是不像躺着那么深,似乎我每一次用力插入都能插到阴道底部。 
  简单的动作,不同的感受,婶子的水顺着她的大腿往下滴答,我拍打着婶子的大屁股,好像一个纵横沙场的将军,心里很有成就感。 
  又过了四十分钟,婶子趴在了床上,瘫软无力。我趴在她的身上,她的屁股紧绷,虽然我的阴茎依然插在她的阴道里,但是因为屁股的原因,我的阴茎只有一半在她的阴道里。 
  不等我说话,婶子道:「不行了,四次了!不行了,不行了!」 
  我问:「四次什么了?」 
  婶子道:「到天上四次了!你的鸡巴太厉害了!肏死我了!」 
  我道:「只要婶子满意就行!婶子你累了,那我们不做了?」 
  婶子道:「那怎么行?你不射出来对身体不好的!」 
  我道:「但是我不希望婶子累嘛!」 
  婶子突然从床上起来,把在她身上的我整个翻在了床上,我一愣,不知道婶子怎么了。婶子趴在我的双腿之间,把我的阴茎含在嘴里,用力吸吮舔舐! 
  我感觉好惊讶,我没有想到婶子会这么做,虽然在小说里有如此的描写,但是,我没有想到如此突然。婶子的嘴如此有力、如此温暖,好像我第一次插入婶子阴道的感觉一样,很快,紧张的我就射精了。
  婶子似乎没有松口的意思,而是在我射精的时候继续套动,直到我的阴茎射精完毕,婶子才吐出了我的阴茎,道:「真浓啊!」婶子居然把我射出的精液全部咽下了。 
  婶子拍了拍我的赤裸的屁股,道:「快睡觉吧!明天还要上课呢!明天晚上婶子等你!」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