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20, 2011

荒唐的山區母子


  一望無際的高山,清清的溪水,高大的樹木,我喜歡采風。在大都市走遍之後
,我來到了這樣一個人煙稀少的地方,我找了很久才找到一戶人家。

  一個年輕男子與他母親在這山林中相依為命。熱情的山裡人對我很盛情,我也
便在這安頓下來,也就發現了這世上少見的事。新的地方讓我一時難以入睡。半夜
我又醒來,這時我聽到了奇怪的聲音。仔細一聽,確確實實有人交合的聲音。

  我很是疑惑,這偏遠的地方,難道還住有人?便隨聲音而去,果然在另一間房
,一對男女正在作愛。透過月光,隱約看見一個婦人的一對大乳在不停地晃動,男
人的陰莖在有力地抽插著。這時我發現男人就是這家女主人的兒子,他的身下是一
個豐乳肥臀的婦人,看不清婦人的臉,但能聽到她的呻吟,似乎有點熟。

  正在這時,他們換了一個姿勢,女人抬起了肥大的屁股,並露出了臉。讓我大
吃一驚,原來竟是年輕男子的母親。這對山區母子象夫妻一樣毫無顧忌地交歡著。
在他母親的大床上,男子用力揉搓著他母親的一雙大乳,母親用她的陰道迎合著男
子粗大的陰莖,不一會母子倆都到了高潮點,男子直洩在她的陰道裡,然後便相擁
而睡。

  我跑了很多地方,是第一次遇上這樣的奇事。這婦人到底是他的親生母親,還
是繼母?好奇心讓我留了下來。慢慢地我與年輕男子熟了,我說的城裡的許多事讓
他大開眼界,他對我十分敬佩。

  在山上,我慢問他:你母親是你的親生母親嗎?他十分肯定地回答是的,並說
母親對他十分好。

  我順籐摸瓜說:母親不都對自己的兒子好嗎?你母親怎麼個好法?男子沉默不
語了很久,似乎想說又怕說。

  我便說:這裡沒有別人,我一個外地人說說無妨。其實他是有一種傾訴慾望的
,在我的鼓勵下,他說出了鮮為人知的故事。

  高山注定貧窮落後,因而山裡人的婚事就是一個人最難辦的一件大事。我二十
歲那年,守寡的母親便為我張羅婚事,可對這樣一個窮困潦倒的家庭來說談何容易
,於是到了我二十四歲仍是光棍一條。當然,這樣的光棍在我們這是一大片。那年
,便有人從外地販來一批女人,好不容易東挪西借湊了點錢,買回來一個女人。

  那晚便開始了我人生的性交第一次。由於錢少,買來的女人其實已是婦人,大
約三十來歲,相貌平平。不過身材還過得去,有一對大奶子。

  用母親的話說:是生養的好材料。等我進入洞房時,婦人已脫光了衣服,晃蕩
著一對大奶,乾渴的我也就撲了上去揉搓她那對奶子。但由於沒有經驗,搞了半天
也沒找到陰門。在一陣撫摸之後,婦人迫不及待將我的陰莖引入了她的陰道,真是
暢美無比!

  二十多年的積蓄讓我的陰莖粗大堅硬,一陣猛插之後婦人大聲呻吟起來,並不
停地扭動。這時我才感覺婦人的陰道已是鬆鬆垮垮,不知有多少男人在這裡行船過
渡,幸好我的陰莖粗大,才使她興奮不已。

  婦人的浪叫讓我把持不住,一陣狂洩!二十四年的積蓄直衝到她的陰道底層。
女人屁股一挺,大叫:我要死了!!便軟在床頭,這時我聽到窗外母親如失重負地
歎了口氣。那晚我又在婦人的身上搞了好幾次,直到她癱軟在床上。

  這樣的日子就這樣過得有滋有味。前幾天婦人也還高興,不要她做任何事,還
做點吃的給她,晚上有性生活調節。

  婦人對我說:搞過她的男人無數,只有我的功夫是最好的。真怪不得她的屄已
那麼鬆了。不過。她教了我好多床上的姿勢,而我每次都搞得她魂飛魄散。浪蕩的
她一點不知收斂,總是大聲地呻吟與叫喚。母親就住在我們的隔壁,為了讓她聲音
小點,有時她便在隔壁咳嗽示意。

  而這婦人聽到母親咳嗽卻更變本加勵,一邊呻吟一邊說:好硬好舒服我要死了
!這時母親又咳了幾下。我便說:小聲點,別影響母親。這婦人卻說:〝我叫我的
,關她什麼事。你是在搞我,又不是搞她。〞

  好不容易找個女人。我也只能由她了。哪知這騷婦竟說:〝你母親的屄那麼久
沒人搞了真不知是怎麼過的,讓她聽聽過過癮。〞

  我一聽怒火中燒,媽的,老子搞死你這騷貨!便一陣猛插。直搞得她淫水直流
屁股亂扭、含糊不清的亂叫,最後軟在床頭。

  第二天,我看到母親的眼睛黑了一圈,明顯沒睡好。這婦人的叫床實在是過度
了。但有女人的日子真是好,也真是容易過。轉眼已過了一個多月,矛盾漸漸來。
家裡畢竟太窮,已沒什麼好吃的了。婦人便開始不滿這種生活了。

  我常安慰她,哪知她說:你這太窮了。操屄又不能當東西吃。這時,鄰近買來
的女人跑了好幾個。女人也有了跑的跡象。於是母親便不下地幹活,專門在家看著
她。哪知這女人更加淫蕩,有時在白天當著母親的面都要我操她,不然便說沒味極
了。為了能留住她,我也只能依她而行。但儘管我們盡心竭力,這婦人還是跑了。
她趁母親洗澡之時溜之大吉,我幹完農活回家,看著母親在抱頭痛哭。我就知道一
切都完了,錢沒了、女人也沒有了,母親自責不已。高山裡,母子倆抱頭痛哭,我
們等待女人能回來,但終是一個夢想了,她沒有再來 。

  一周過去了,多難過的七天啊!我整整在床上躺了七天,茶飯不思。嘗過女人
味的男人是最難過沒有女人的日子的,母親束手無策。整日不停地罵自己,淚流滿
面。看著母親這樣,我便強打起了精神,七天後,我開始下地幹活了,母親高興不
已。可一到晚上,望著空空蕩蕩的床,想已婦人的淫蕩樣子。渴望女人的慾望日益
強烈,有時看到一些上山的婦人,可望而不可及的煎熬使我更加的痛苦,我唯有把
這精力用在了打那山上的野獸上。可內心對女人的慾望卻更加強烈可這大山內裡少
有女人啊。有人的都嚴加看管。能見的都是一些中老年婦女,有時為了一個中年寡
婦,有幾個年輕人相爭的,甚或打得頭破血流。女人在這個地方實在是太少而珍貴
了,這就是山區的事實。因為這也就有了一些亂蓬蓬的事。

  一天,我與母親在地裡勞作,由於天氣很熱,汗水濕透了衣服。我這時看到母
親的衣服緊巴巴地貼在了身上,豐滿的身體一下顯現出來。母親平時都是穿寬大衣
服,我也沒注意過她的身體,這時看到母親有一對碩大無朋的乳房,奶頭也在衣服
裡面突顯出來。母親彎腰拾草,那對大奶更是露出大半個,是那樣的白晰而豐盈,
腰部以下露出的是那麼厚實的臀部。我突然有一種莫名的衝動,但理智讓我壓住了
一切。

  事情發生在一個晚上,那天我與平時一樣去打獵,買回的女人走後我每天都這
樣,打獵到很晚回家,以打發無聊地時間。那晚走到半路上,想起忘記了一件獵具
沒有拿,於是又返回拿東西。當我推開門時,卻一下呆住了!原來母親正在洗澡,
由於我們這地處偏遠鮮有人來,母親忘記了關好門,而我進門時,她正在擦洗陰部
,並發出輕輕的呻吟,見到我的到來,她也一下呆若木雞,裸露著身體在澡盆裡不
動了。這時我近距離發現母親的乳房是那樣的碩大而白晰,是那種少有的好乳,儘
管有點下垂,但是那種大乳的自然下垂,顯得十分性感誘人。而我一望她的下體,
母親下意識地用手去遮擋,但卻讓我發現已張開的大腿根部一大片茂密的黑色叢林
,恥毛上在那裡淌流著水。我的陰莖一下就跳了起來,原來母親正在自慰,看到我
緊緊地盯著,母親清楚我發現她自慰的秘密,緊張地在那不知如何是好,我慢慢走
過去擁住了她的裸體。

  她也沒有反抗,我抱起她輕輕地把她放在床上,開始雙手用力揉搓她的那對大
奶,這時我聽到母親輕輕地說了聲:「不要這樣。」

  但卻似乎是對自己說的,顯得那樣無力。她的身體在我的撫摸下開始不停地扭
動,一對乳房開始抖動起來,我用手探了探陰道,發現那裡已經大開,陰液直流,
但母親卻夾緊了雙腿。我只得吮吸她發黑的奶頭,用手撫摸她肥大的屁股,畢竟曾
經的那三十多歲婦人是一個風月老手,教了我很多經驗,我不慌不忙地用嘴親吻她
的全身,並向下移動,母親緊夾陰戶的雙腿在我的撫摸下自然地張開了,並把屁股
抬高,在等待我的插入,我用手試了試,那裡已淫水直流了,我爬上去慢慢把陰莖
插入,才發現母親的屄是那樣的緊巴巴的,比以前那女人的屄緊多了,當我的大吊
完全送入後,我感覺是那樣的暢美無比,陰莖在母親肥厚的陰道裡感覺到又濕又暖
得緊湊,娘的一雙豪乳在我的猛抽下也不停地晃動。

  母親碩大的屁股承受我的猛攻,她一直默不作聲,但她的身體卻在默契地配合
我,陰道不停地迎合著我的陰莖,默默享受著那種快感,而隨著我的插入越來越深
,她終於忍不住呻吟起來,我這時更加來勁,抱住她的屁股,用力揉搓她的大奶子
,更加猛烈地插入,她的身體便不停地扭動,呻吟越來越大,是那種久旱逢甘雨的
渴望的叫春。

  畢竟母親守寡多年,陰道已久沒有陰莖的插入了,生理的反映讓她把一切都釋
放開來。我明顯感到她的陰戶內的水一股一股地湧了出來,而她則死勁抱住我的屁
股,讓我的陰莖更深地插入,在我的猛攻下,我突然感覺她的淫水直噴,而她也開
始更加大聲地呻吟起來,興奮的我咬住她的奶頭一陣猛射,她的身體也一陣痙攣,
便雙雙抱著癱軟在床上...
      
  年青的我很快又恢復體力,射完精的陽具剛才已被母親收縮的陰戶擠出體外,
此刻又在萎縮下逐漸勃起,濕粘粘的貼著母親的大腿,我伏在她身上貪婪地吮著巳
滿是口水的奶頭,「嗯,怎麼這麼快呀!」

  母親終於說出話了,她的手也大膽地往下掏握住我的陰莖。沒有太多的前奏,
我知道她也忍不住了,兩顆奶頭在我嘴裡都翹得發硬了,娘掏弄幾下我的雞巴便往
自己的下體納入,陰道內仍流淌著我之前射入的精液,自然順滑無比地塞了個滿。
「來,把娘抱起來!」

  母親支撐起身子,我坐起來扶著她坐上來,下體卻一下子滑了出來...當母
親再坐來時,又一次契入的下體沒入很深,她皺著眉頭低吼著〝噢..〞了一聲,
然後開始動了,這樣做了好一會,我估計陰莖在她的陰戶內上上下下地套弄了足有
上百下,母親已累得面發紅,我摸摸她光滑的背上也流著微汗,我舐著娘胸前乳房
上的微細汗珠,她半伏著上身,兩隻垂晃的奶子貼在我臉上,我吮著奶頭繼續為她
調情,母親已氣喘吁吁地接近高潮的邊緣了,我啜著整個乳暈,舌頭挑逗地舐撥著
發硬奶頭,娘可能覺得這感覺很好,還把手臂抬高讓我吻的范圍擴大。

  開始娘就像餵奶一般摟著我吮她的奶頭,接著我把嘴巴吻向一旁往她的腋窩舐
去,她的腋毛卻不太多,柔長的有些汗味,我都舐得很仔細,娘的兩隻奶子和腋下
都沾滿我的口水。這時我和娘的下體仍然交合著,沒想到腋窩竟是母親的高潮引點
,她很快大聲叫起來,我也想母親再次領略高潮的滋味,更肉緊地舐著她那叢微濕
後的腋毛,她一發不可收拾的高潮叠至了,我感到她下陰內的抽搐性收縮,還有那
發狂的消魂叫床聲,娘渾身抽搐起來,陰穴有規律地夾著我陽具,嘴裡喊著:『我
要死了、要潟了...我受不了了!』

  陰道裡的淫肉緊擦著我龜頭。我只覺的一陣極度的衝動,一種要了這個女人、
要吞下了娘的感覺,喉嚨裡不覺發出一種野獸般的咯咯聲,一股熱流從小腹深處睪
丸內沖出,無法抑制地直沖過長長的陽具,噴出龜頭的馬眼,箭一般射入娘的穴心
深處!此時我感到娘的陰穴裡也沖出一股熱水,包滿我的肉莖,然後擠出性器交合
部,流滿我的陰毛和大腿根,令我也洩了。

  就這樣,我開始了與母親的性生活,儘管她是四十多歲的婦人,但她豐滿的身
體卻是那樣迷人,二十零歲的我身體異常強壯,幾乎每晚都要搞一次,開始我以為
母親會受不了。後來發現母親完全習慣並喜歡這樣的抽插,因為四十出頭的她也正
是如狼似虎的年齡,加上常年的勞作,身體非常健壯。而我每次都搞得她欲仙欲死
,在我陰莖的滋潤下,母親卻變得更加年輕,身材也更加性感,兩隻乳房在我的撫
摸下更加柔軟而有彈性,而我的生活也更加有勁。白天我們是一對好母子,而晚上
,在母親的那張大床上,我們是一對夫妻。

  聽完年輕男子講完這事,我感覺大千世界,真是無奇不有,而像她們的交合卻
似乎無力去指責,山區的苦痛真是無法去想像的,男子說:他們這地方有百分之九
十的找不到女人。年輕地女子都嫁到了外地。本地找的都是條件好點的,大多也是
離異或外地跑來買來的女人。所以,這裡還時有強姦事發生。有的老男人一輩子沒
有碰過女人。

  男子說:他們還有強姦母親的,但大多母親都是默默地承受。有一次,我打獵
到一戶山內的人家,聽到有打鬥聲音。卻是一個三十多歲的男子要強姦他的母親,
做母親的不停地叫苦連天,可那男子還是扒光了她的衣服把她壓在了身下,而當他
插入了他母親身體後,她也承受了這一切,並且迎合他的沖刺。當他發洩完後,發
現那位母親淚流滿面地坐在一旁嘆氣,我看清了他母親的裸體,那已是一個五十多
歲的婦人,一對大乳已下垂,肥大的屁股上卻是一樣皺皮的粗腰,臉上也有很多皺
紋了,但在那沒接觸過女人的三十多歲男子眼中,他母親卻是令他滿意的性伴,因
為很快那男子在休息片刻後又在他母親面前自瀆起來,並且搓揉著那隻半垂的奶子
在上面又射了一次。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