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20, 2011

【原创短篇小说】铁汉的乱伦情事




铁汉是双溪村的二流子。他既偷东西,也偷人。村民家里的鸡啊、鸭啊、牛啊,水塘里的鱼啊他都偷;新婚的媳妇、刚生过孩子的少妇、还有年纪稍大一点的婶子,能偷到的他都要。刚开始的时候,村民家里的东西掉了,就会去乡里的派出所报案。警察稍微一调查就知道是铁汉偷的,他们把铁汉拘留在乡里的派出所,当警察质问他所犯下的事实时,他都供认不韪;对他拳打脚踢时他一声也不吭。但是放出来之后,他还是一如既往地偷。铁汉不断地被抓进去,然后放出来,然后再抓进去,然后再放出来,如此反反复复了好几回。后来铁汉觉得在派出所里其实过得挺好的,整天不用做事,还有饭吃,干脆就不想走了。打他,他不走;请他,他不走,他要赖在这里了。最后,还是派出所所长把乡长请过来给铁汉做思想工作,并答应买一挂万响的爆竹欢送他,他才回家。因此,以后凡是双溪村来报案的,派出所都置之不理。慢慢地,村民也不去报案了,只好自认倒霉。
    铁汉以前并不是二流子。铁汉小时候体弱多病,他母亲怕他夭折,所以就给他取了一个很硬的名字。他也争气,自从取了这个名字后,他一天比一天健壮,到十四五岁的时候,已是一个英俊的小伙子了。
    铁汉很勤快,农忙时节可以顶一个成年劳力。把自己家里的活干完了,铁汉就去帮村里劳力少的人家干活,村里人都说他是个好后生。有时候,他母亲也会打发他去十里外的外婆家帮那些舅舅干活,而铁汉也总是欣然前往。铁汉一共有四个舅舅,铁汉最喜欢的是他的小舅舅。每到夏天,小舅舅就背着一个泡沫箱子,在各个山村叫卖冰棒。他一到双溪村,周围就围满了小孩,那些穷苦人家怎会舍得花几角钱给孩子买一根吃了对身体没有好处的冰棒呢。这时小舅舅总会从泡沫箱子里挑几根快融化了的冰棒塞给铁汉,铁汉就在众小孩的羡慕声中慢慢品尝冰棒的清凉妙处。因此小时候,铁汉最憧憬的就是夏天,一到夏天,铁汉就站在村口,等那个背着泡沫箱子的小舅舅。
      铁汉16岁那年,小舅舅要盖房子,他娘打发他去帮小舅舅做点什么杂事。铁汉跑到小舅舅家时,小舅舅正在扮红砖。小舅妈娘家人也都来了,小舅妈姓杨,因此铁汉就乖巧的叫小舅妈的父母为“杨外公、杨外婆”,之所以要在前面加个“杨”,是因为要与自己的亲外公、亲外婆有所区别,这是风俗。小舅妈下面还有5个妹妹,铁汉也人前人后的叫着“二姨子”“三姨子”“四姨子”“五姨子”“六姨子”。那个铁汉被称之为“六姨子”的小女孩那时还穿着开裆裤、流着鼻涕,当铁汉叫她的时候,连铁汉自己也想笑。
      杨外公、杨外婆、小舅舅三个人挖土,他们把土敲的粉碎,然后堆成一堆。小舅妈、二姨子、三姨子、四姨子和铁汉就去挑水,用来和泥巴。小舅舅家里的水桶不够,后来只好把马桶也用上了,那几个姨子都不愿意用马桶挑水,铁汉就自告奋勇的说他来用马桶挑水,于是那几个姨子就都对他有了好感。而五姨子就带着六姨子在旁边玩耍。
      小舅舅让岳父、岳母先休息一阵。他自己先在土堆上挖一个坑,然后把水倒到坑里去,接着他牵着一条牛在土堆上踩来踩去。小舅妈则负责往土堆上加水。铁汉和那几个姨子也挽起裤脚,跟在牛的后面踩来踩去。突然,牛不动了,升起尾巴,接着就在土堆上拉了一大堆牛屎,吓得几个姨子拔腿就跑下土堆。约莫半个小时后,土堆变成了泥巴,就可以扮红砖了。
    四个大人负责扮红砖,铁汉和三个姨子负责把扮好的红砖端到一个平地上,并把它们码好。小舅舅说:“我们来比赛吧,看是我们扮得快,还是你们码得快。”刚开始的时候,三个姨子还行,慢慢地,她们就赶不上大人们扮红砖的速度了。这时,铁汉看到谁慢了,就帮谁。杨外婆说:“铁汉真是个好后生,以后一定能娶个好女孩做老婆。”杨外婆说这话的时候,铁汉偷偷的看了一眼三姨子,正好三姨子也偷偷的在看着他。三姨子和铁汉是同年,她留着学生头,眼睛里长满了睫毛,一眨一眨就充满了情感。
      那段时间铁汉一点也不觉得疲劳,觉得浑身有使不完的劲。三姨子也从不说累,干得也挺起劲。而二姨子和四姨子却整天喊着:“晒死人了”“腰酸背疼了”之类的话。
      房子盖好以后,铁汉和三姨子也好上了。铁汉去小舅舅家的次数越来越多,他每次都故意要绕道经过三姨子的家,喊一通“杨外公、杨外婆、二姨子、三姨子、四姨子、五姨子、六姨子”,然后才去小舅舅家。几十分钟后,铁汉每次都能在小舅舅家见到三姨子。三姨子有时会对她姐姐说:“妈妈要我来拿点东西”,有时会说:“妈妈要我过来看看你这边要不要帮忙”,反正她每次都有理由。
      有一次,碰巧小舅妈生病了,没有了猪草。小舅舅说:“你们来的正好,快给我去田里扯几篓猪草回来。”铁汉和三姨子立马就点头答应了。这里的民风不约束结了婚的人,可是对姑娘却管的很紧,他们还没敢成双成对在原野抛头露面呢?
经历过一个漫长的冬季后,春天的原野到处是一派生机。一眼望去,原野里就好像有一片绿火,从脚底下一直燃烧到天际,在小河的对岸,绿火好像碰到了水而被短暂的隔离,那里有一大片金黄金黄的油菜花。三姨子说:“露在外面的草不嫩,猪不太爱吃,油菜花下的草特别嫩,猪吃了容易壮膘。”于是铁汉就和三姨子走过桥,朝油菜田里走去。蜜蜂在油菜花上飞来飞去,铁汉和三姨子也在油菜花下钻来钻去。一会儿,他们就相逢了,他们蹲在那里紧紧的盯着对方。铁汉看着三姨子那双毛茸茸的眼睛,情不自禁的抓住了三姨子沾满了草汁的双手,他觉得该对她说点什么,但不能用土话说,土话说出来就没意思了,他学着电视上城里男人对城里女人讲话的腔调说了一句“我喜欢你”。三姨子马上就哈哈大笑起来,她说:“一点都不像,半洋半土,难听死了。”铁汉说:“那你也对我说一句,看像不像。”三姨子停住笑,点了点头,然后清了清嗓子,神情严肃的对铁汉说了句“我喜欢你”。铁汉也哈哈大笑起来,说:“你刚才说出来的话和我村里那个口吃女人说出来的一个样。”三姨子也笑了,他们抱着滚在了一起,油菜花在他们身后一排排的倒下。铁汉回过头一看,顿时吓了一跳,说:“三姨子,快跑,我们把人家的油菜搞成了这个样子,被知道了,肯定会被他骂到祖宗十八代。”三姨子没动,生气的说:“都抱过人家了,还三姨子,三姨子的叫。”铁汉说:“那叫什么?叫你香草,可是你是我舅妈的妹妹啊”。三姨子和铁汉这时才发现这个他们一开始就知道的秘密。三姨子说:“我不管,我非你不嫁”。铁汉也说:“那我非你不娶。”
      一眨眼香草的二姐出嫁了,来给香草说媒的人也越来越多,可是香草一个也不答应。还是香草的大姐觉察出了一些端倪,她回去跟母亲说:“香草莫不是看上铁汉了吧。”杨老太就多了一个心眼,暗地里观察,果然,她发现只要铁汉来她家叫了一通“杨外公、杨外婆、三姨子、四姨子、五姨子、六姨子”之后,香草就会对她说:“妈,大姐上次跟我说,要我今天去帮她做点事呢,我过去了。”杨老太没有说什么,但是却偷偷的跟了去,她发现他们两个眉来眼去的,以前她看到铁汉总是三姨子长,三姨子短的叫,她从没有把他们两个想到一块去。现在看到他们居然真的好上了,气的血就往脸上冲,抓住香草的头发就往墙壁上撞,嘴里还不停的骂:“难怪这里不愿意,那里不愿意,原来是不愿做大,却愿意做小,你怎么就这么贱。”
        香草不愿意做大,愿意做小的事情飞快就传遍了附近的几个村庄。许多人都在议论纷纷。有人说:“这也没什么关系,他们又没有血缘关系,又不是乱伦。”另一个人就说:“没关系?那我问你,杨老太跟弯司令(铁汉小舅舅的外号)的母亲是什么关系?是亲家母关系吧,如果香草和铁汉好了,那么杨老太跟弯司令的姐姐是什么关系?是亲家母关系吧,还有,铁汉既要叫弯司令为舅舅,又要叫他为姐夫,更荒唐的是,铁汉的孩子既要叫弯司令为舅外公,又要叫他为姨父,铁汉的孩子既要叫弯司令的孩子为表叔,又要叫他为哥哥,你看简直乱套了,这简直是天下奇谈啊。”那人就说:“听你这么说,好像是不太好。”
      村民们天天在背后指指点点,杨老太一出现他们就不说了。杨老太去赶集,有人就指着杨老太说:“看,就是她的女儿。”引得一大帮人在杨老太面前围观,好像看怪物一样。因此,以后,杨老太只要看到一群人围在一起,她就疑心人家在说她,她觉得都没脸见人了,于是天天在家骂香草,骂完这个骂那个。杨老汉看这日子是没法过了,必须有个了断。于是他来到双溪村,找到铁汉的父母,并扬言:“只要铁汉以后踏进他们村里半步,他就要打断铁汉的双腿。”铁汉的母亲就说:“杨外公,您放心,我会好好教育铁汉的。”铁汉的父亲原来在粮食局当过会计,后来因为生活作风问题被开除了,才找铁汉母亲结婚的,所以他并不认为这件事情有什么不好,再加上他看不惯杨老汉蛮横的态度,就在一旁不冷不热的说:“我看,一个愿嫁,一个愿娶,是好事,为什么要打要杀的”。杨老汉一听立即火冒三丈,破口大骂:“铁汉就是像你这个好种,真是老不要脸。”铁汉的父亲掏出一根烟,点燃,然后斜着眼睛说了一句:“你不也生了个好女儿。”气的杨老汉抄起家伙就要打人,好在给闻讯赶来的弯司令拦住了。杨老汉回来就揍了香草一顿,并说:“你要是还敢跟那个野种来往,我就打断你的双腿。”
      铁汉舍不得香草,一个漆黑的晚上,铁汉偷偷的离开家,趴在香草屋后的草丛里,在香草家熄灯后,又等了几个小时 ,他才轻轻地学了几声狗叫,几分钟之后,他看到了一个人影从屋里蹑手蹑脚的走出来,近了,他发现是香草,他就轻轻地叫了她一声。他拉着香草往河边走,两个人紧紧抱在一起,好久好久两个人都没有说话。铁汉打破了沉默,说:“我们逃吧,逃到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去。”香草说:“只要跟你在一起,逃到哪里我都愿意。”铁汉想了想,说:“那你回去稍微准备一下,3天之后的晚上我再来找你。”“好,我等你”香草说。这时,远处传来了几声公鸡的啼叫声,估计是天快亮了。铁汉说:“香草,快回去,你爸早上起得早,晚了,就会被他发现的。”香草没动,她把铁汉的手塞进自己的上衣,说:“你想不想那个?”“想,就怕你父亲要起床了”铁汉说。香草说:“那我们快点。”于是香草迅速脱下自己的衣服,然后躺在衣服上面,伸开了双腿。
      铁汉花了两天的时间,偷偷的在家里翻箱倒柜,他想找点钱作车费,哪里都翻过了,可是什么也没找到。正当他垂头丧气的时候,他母亲在背后拍了他一下,他惊恐的站起来,他母亲说:“别怕,你是想跟香草逃吧,如果你真的想好了,那你带着香草走吧,我这里有点钱,你拿去用,但是你一定要写信回来,让我知道你还活着。”说完就不停的擦着眼泪。
    铁汉和香草跑了。杨老汉带着族人经常跑到铁汉家里要人,跟铁汉他爹骂了不知多少场,打了不知多少次,两家的仇恨越来越深,铁汉和香草的辈分已经在其次了。
      杨老汉认为铁汉肯定会给家里写信,于是他买通了邮递员。过了四年,铁汉终于写信了,但是他没有写地址。杨老汉又等了一年,才等到铁汉的信,或许铁汉觉得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应该气也消了,就算给岳父知道了也没关系吧,所以这次铁汉写了地址。杨老汉看完之后,把信烧了,带了几个族人就去找香草。他们用扁担把铁汉打晕,然后用绳子绑了香草回来。香草到家的时候,杨老太拿着一瓶农药,逼着香草嫁给一个他们早已物色好的外地男人。香草没有答应,杨老太拿着农药就要喝。香草立即抢了母亲的农药,说:“娘,您别喝,我喝。”说完,就把农药喝了,杨老太拦也没拦住。
      铁汉回来的时候,香草已经埋了,他就变成了二流子,既偷东西,又偷人。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