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ne 4, 2011

张昆与淫荡妈妈- 转载

我家有6口人,爸爸妈妈,姐姐,我,弟弟,妹妹。我们住在全是2层别墅的小区里,别墅号516(我要乱…真的很象)。
  
  爸爸叫张有福,妈妈叫李雪,姐姐叫张燕儿,弟弟叫张强,妹妹叫张紫儿。因为爸爸妈妈很喜欢燕子就给俩姐妹取了这名字。子同紫,于是小妹就叫紫儿。我叫张昆,从小长的又胖又丑,不象家里的人又帅又美丽,所以则不受家里人喜爱,基本上没人和我玩。
  
  由于家里的其他亲人都是又帅又美丽。就觉得我不是他们亲人,就连我父亲都怀疑是不是别的男人操了我妈的骚�才生下的我,要不是做过亲子鉴定证明我确实是他的血脉,或许我12岁不到就被他们仍出哪弄死了。
  
  毕竟他们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虽然我很爱学习可是也没办法,只让我读完初中就不让我读了。
  
  毕竟你要是读高中如果和他们的朋友的孩子在一起,让他们知道了我的身份会很让他们丢脸。基本上外人只知道有2个女儿1个儿子,而我基本上没人知道。
  
  知道的都以为是保姆的孩子。呵呵,好悲哀啊~!就连家里的保姆这类的人都经常用BS的眼神看的我。呵呵,我活的真窝囊啊!
  
  要不是姐姐经常帮我,我或许早活不下去了。所以谁欺负我姐姐,我就跟谁急,姐姐在我的心里比我父母还神圣高不可攀。(没想到姐姐婚礼的前一天让我改变了对她和对家人的看法,以至于我变得成了为了独霸她们的操�权而杀光了我的所有男性亲人,后面的故事这个主题暂时不写,要写最少也的几十万字…言归正传)今天是20岁的姐姐(姐姐比我大4岁。)和我22岁的姐夫王猛结婚的日子。
  
  而我则准备偷偷的去看最后一眼美丽的姐姐和姐夫幸福的结婚场面就会离开这个城市,远远的地离开。
  
  以前还以为她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女神,没想到昨天晚上穿的婚纱到我的房间说是让我看看毫不好看,可谁知道,就在我在看婚纱并幻想的姐姐在婚礼时的漂亮时,弟弟进来了,居然在姐姐后面慢慢的操的她的骚�……虽然你们假装在聊天,而我也确实看不见你们下边在干什么,可你们也真当我是个又胖又丑只爱学习的废物啊?
  
  说明一下我姐姐20岁1.75米的个子虽然非常苗条,但是也绝对比14岁的男孩高,除非那个男孩子发育太快(姚明那种)而且我姐姐穿的是西方婚纱腰腹下面很宽很大,离地面很低的那种婚纱而且是鲜红颜色的。
  
  你可以想象一下,姐姐穿婚纱和10厘米的高跟鞋在前面身子微微的上下蹲,雪白奔香的大屁股微微配合后面用大大鸡巴操她骚�的弟弟前后的移动。
  
  弟弟则只需要撩起姐姐婚纱后面屁股下边的那一片婚纱,然后用俩个手伸到前头握住姐姐的双手,放到姐姐的肚脐眼。左右双手握住,假装聊天嬉闹,把裤子的拉链解开把鸡巴漏出来,点起脚尖就可以直接操进姐姐的�里。你则坐在20厘米高的床上,你要能看见你就不是人。我如果是普通人,我确实看不见,可我真是吗……?
  
  姐姐结婚的当天早晨母亲来到我的卧室。说是卧室还不如说是狗窝,10平米的家,除了台电脑和床,基本什么都没有,有的也是墙角的一些日用品和衣服。
  
  妈妈进来后照例一样,保姆从外面搬进来张椅子,母亲坐下,然后保姆出去带上门。
  
  “昆儿,你不是想去上高中,你父亲说了!那么去吧!给,这是他给你的50W人民币,足够你去上完高中和大学。拿好了,不过你必须去远点的城市上学…”母亲坐在保姆从外面搬来的座椅上边说边给了我一个黑色皮箱。
  
  没看错,是搬进来的座椅,我这狗窝连个椅子都没,至于床上?呵呵,我睡觉都得侧的睡觉,我如果平躺下最少有3分之1身子悬空,是能坐下2个人,4个人也能坐下。可是人家为了怕脏了衣服从来没做过,从来都是从外边让保姆搬进来个椅子,做完了再搬出去扔了。连保姆都不要。
  
  呵呵,这就是我的家,我的家人。
  
  看的对面一身白领装的母亲在高高的座椅上跟我说话。
  
  恩,我的床才20厘米高,在我看来确实很高看的我那高贵非常母亲。我无奈的把从小到大一直没有停过的笑容从脸上拉下来。
  
  从小我都不敢发下脾气,自从6岁那次在他们吃饭的时候拉了下脸,父亲让人1个星期没给我吃的,要不是因为姐姐偷偷的半夜送吃的给我,我早饿死了,自从那后不管什么时候我都得笑的,即便是睡着了“爸爸终于要把我赶出去了吗?我连在这个家继续混吃等死的权力都没了吗?”我双目无神的说道。
  
  “别怨你爸,你姐今天结婚,男方一会儿会来闹新娘,你爸不希望你被他们看见。所以…”母亲这时候也可能有丁点的伤感,看我低的头部说话,毕竟我是她身上掉下的一块肉。
  
  母亲也无语的等我开口,而她则拿出手机和别人开始聊起了天。
  
  慢慢的可能觉得不舒服就把右腿从左腿上抬了下来,又把右腿放到左腿上…如此来回5分钟了不下200次本来想着怎么办的我把眼神从母亲的脸上离开。看的她左手放在右膝盖上的手机,看的她不时的用右亲亲动下的左胸上,母亲是难受吗?怎么发短信聊天还能头上冒汗,脸颊微红,难道心脏有问题?腿也难受?来回的动!
  
  于是眼神接的往下看双目无神的眼睛一瞬间眼神突然火热,原来母亲裙子里是鲜红的丁字裤,�毛都能看的一清二楚,更别说俩个大大阴唇,原来母亲…不对,等等,这是什么东西?在厚厚俩片大阴唇里边有个不停在动的小阳具。慢慢的抬了头看了下母亲。
  
  母亲也可能知道我想好了,把眼睛从右手上的手机上离开“怎么样,决定好了吗?去哪个城市?”母亲带的微微有点颤抖的呻吟说道。
  
  “哦。恩,我想好了既然你们想让我去的远点,我就去凤城。但是我想求你答应我一件事情。希望你能答应我。”我再把本来就抬的不高的头再次低下,左手用力的握得右手。
  
  原来母亲也是个这么淫荡的女人,在自己儿子面前就手淫,那短信也是和她的情人发的吧!从那左胸的大小看上去,可能有怀孕了吧!
  
  看网上报道说怀孕的女人乳房里会有乳汁,如果没有乳汁也不会湿透了衣服。而下面居然穿的鲜红的丁字裤而�里居然放的微微动的小阳具。
  
  从那微微隆起的肚子看可能有3-4个月左右了吧!
  
  呵呵,真淫荡啊。不是父亲的种,要不是姐姐和小弟昨天晚上来看我,让我不小心看到了他们的淫乱。我也不会想到一家子全是这样子的人。
  
  看来不是弟弟的就是姐夫的了,姐夫3-4个月前还在外地和姐姐游玩。那看来就是弟弟的了。
  
  我的好弟弟啊,妈妈生下的孩子,你说该让我叫什么呢?弟弟妹妹还是侄儿侄女?
  
  不知道姐夫也是不是一个淫乱的家伙,听说他家里只有有妈妈姐姐和妹妹啊!至于他的父亲听说早就死了吧!谁知道呢。
  
  呵呵,真淫乱啊一家子啊。既然现在妈妈已经这样了,不知道我的提个要求不知道她会不会答应呢。
  
  不由的想起了昨天晚上弟弟陪姐姐来的时候。
  
  站在我旁边比我小一岁的弟弟在我面前把左手从我面前伸进穿的婚纱姐姐的婚纱里把姐姐的即绳子的丁字裤解下来放进口袋里,然后就在旁边一直爱抚姐姐的屁股和阴道,估计是爱液足够了吧。就站在姐姐身后拉下拉链操起了姐姐的骚�。
  
  真以为我没看见吗?真以为我没看见你假装和姐姐嬉闹,转过去身体到姐姐后面抱住她蛮腰的时候,就凯斯把裤子里鸡巴掏出来。撩起姐姐的后面一片裙子就不停的慢慢顶的她吗,并在她的�里射精。
  
  唉,看来我被人不止当成废物还当成猴子,不是有句古话叫演戏给猴看吗!我就是那只猴子。
  
  “什么事情,你说,只要我能办道你就说。妈妈一定答应你…”此时妈妈呼吸和眼睛有点迷离了,右手都明显的开始在左胸上揉了起来。
  
  “我要操你的�,并在你屁眼和�里射精,让你喝下我的精液,你肯定能办道?你还答应吗?”我边站起来,边脱衣服和裤子道。 
“什么事情,你说,只要我能办道你就说。妈妈一定答应你…”此时妈妈呼吸和眼睛有点迷离了,右手都明显的开始在左胸上揉了起来。
  
  “我要操你的�,并在你屁眼和�里射精,让你喝下我的精液,你肯定能办道?你还答应吗?”我边站起来,边脱衣服和裤子道。
  
  门外的保姆是听不见的,我的这个房子是专门制作的就算是门外也听不见里面的说话声,除非开开一条门缝,不过好像保姆出去吧们顺带关死了。
  
  “什么!我是你妈啊!再说就你,就你那小鸡巴还要操我。你是不是有点搞笑了。呵呵……你弟弟的和姐夫还差不多…”妈妈李雪在椅子上边说边笑。
  
  “果然,你肚子里的孩子是弟弟的种吧,那么我姐肚子里的就是我爸的种了吧!至于小鸡巴?你肯定是听我弟弟再你来之前操你的时候和你说起来的吧!那就让你看看我的鸡巴是大还是小吧!”说的时候我已经脱的只剩裤头走到母亲前一米处看的她。
  
  “你这不是小鸡巴?不错既然你已经猜出来,那就告诉你好了,我肚子里的确是你弟弟的种,而你姐姐里的也是你爸的!是不是很失望?本来还打算让你远离我们呢,看来你是必须死了?”妈妈此时本双眼迷离的眼神和因为有点通红的脸颊瞬间恢复正常,并把手机合上对准了站起来的我。
  
  “你想用手机手枪杀了我吧!很震惊吗?很奇怪为什么我知道这个吗?那么我就告诉你好了…”乘的妈妈瞬间的震惊,我扑在她身上把她手里的手机打落在地上,双手固定在她的双手上,身体因为体重死死的压住她的身体。
  
  “为什么,为什么你会知道手机手枪。快放开我。敢动我。你爸和你弟弟不会放过你的,我可是他们的女人。你下边什么东西顶的我生疼,这么硬这么热还不停的动。不,不可能,怎么又这么大的鸡巴!不要,再顶下去会把孩子顶掉的……”
  
  妈妈本来还有脸阴冷的眼神和脸庞,因为我的话儿震惊,最后又因为顶在她肚子上的大鸡巴而目瞪口呆。呆了一下连忙用双手把握住我的大鸡巴然后放直了,因为我们的胯部基本结合。
  
  “怎么是不是看的痴了,想不想放入嘴里常常味道,我还是处男哦,想不想品尝下我的处男精液。呦。我亲爱的淫荡妈妈没想到你真骚啊!里面居然穿的粉红色的半透明镂空文胸,怪不得乳汁这么容易就印湿了衣服。来让你的大鸡巴儿子常常你淫荡的乳汁,唔,么么,真香,真好喝啊!怎么才喝了几口就没了。你个贱女人,说是不是让弟弟喝了,说还有谁喝了。”
  
  我边说边用双手解开妈妈白领装的扣子然后左右分开,然后再妈妈的文胸推上去然后大嘴就咬了上去。没想到才吸了几口就没了,再换右边的吸上去谁成想到还是不到几口就没了。
  
  气的我用双手抓住妈妈淫荡的双奶就用力的扭捏起来,还抓住鲜红色比花生还大的奶头不停的扭和往外拉。
  
  “不要吸了,奶头好舒麻!啊!不要咬啊,啊!好疼啊,5555大鸡巴儿子不要扭捏妈妈的奶头了和掐妈妈的奶奶了。你妈妈的乳汁是早上你爸爸和弟弟一人一个给吸光了,5555这还没缓过来就又被你吸光了。5555别欺负妈妈了,真的好疼啊,妈妈受不了了。55555你掐的人家的乳房都有点发青了。唔,儿子没想到你的大鸡巴味道真好,快站起来让妈妈尝尝你的大鸡巴,妈要喝你的第一口豆浆。妈妈好饥渴,你快让妈妈吃饱喝饱啊!想到马上就能喝到如此大鸡巴的第一次豆浆啊啊啊…不行了,我快高潮了。啊啊啊。儿子快起来,让妈妈喝你的豆浆。”
  
  看的妈妈疼的流出了眼泪,可下一秒就变的用迷离含泪的眼神看的我,叫嚷的让我把鸡巴放进她的嘴里射豆浆给他喝。
  
  原本妈妈的双手放在我的大鸡巴上不停的套弄的。左手从我的龟头上摸了点流出的淫液尝了下淫液后就飞快的伸进裙子里放在已经充血了的大红豆上不停的用力的画起了圈子,右手却从不停的来回套弄的大鸡巴上离开,放进嘴里抹上口水然后不停的给我摸在龟头上。
  
  我无语中……看的越发淫荡的妈妈,我直接站起来把她拉起来扔的地上而我坐在靠椅上,双手扶在俩边的扶手上,看的自己3拳1努的大鸡巴,再看看地上那个换成左手扶地右手还在拼命画圈的女人,我妈妈“你真淫荡。好,你很好,我让你喝,我让你喝…母狗给来舔我的大鸡巴。只要你在10分钟内能舔的我射了精,我就在你身上射3次。就看你这母狗有没有这本事了。”
  
  “啊,儿子不要叫你妈母狗啊,哦 哦 哦。快到了,哦受不了了!我的大鸡巴儿子主人。母狗这就爬过来舔儿子的大鸡吧。啊。好烫啊,儿子,妈现在看的你的大鸡巴都流了一地口水了,幸亏你是我的儿子,要是让你其他几个姑姑婶婶舅妈和姨姨知道了你这么个宝贝!她们早就吃了你的童子精了。555555妈太幸福了,唔,好美味的大鸡巴,妈爱死你了。”
  
  “童子精。呵呵,要不是刚好在昨天被姐姐和弟弟在我面前操�并射精,把我刺激的突破了心境上的瓶颈,不然我或许也要再过些年才能操�,呵呵,真是感谢他们啊!我决定了我要把弟弟和爸爸杀了把你和姐姐妹妹一起训练成我的专门的只属于我一个人的女人。”
  
  在忙的跨坐在我的大鸡巴上的妈妈没听清楚我说的什么?
  
  “你说什么啊!大鸡巴儿子?是不是让妈妈现在快点操你的大鸡巴,那妈妈可就来了哦。哦,好烫好长好粗!啊,啊,啊,55555连一半都进去就顶到头了,55555大鸡巴儿子,妈妈小骚�真没用。妈妈的小骚�连儿子的大鸡巴一半都没收进里面去。妈妈好伤心啊555555……”


  这时候妈妈俩只雪白芳香的小脚丫子才在我大腿旁边的椅子边缘上,俩只雪白柔若无骨的捂住双目,默默的抽泣的,而人则坐在我的大鸡巴上,一动不动。 

  用手轻轻的把妈妈的手拿下来看的那梨花带泪的眼睛,目光随的泪水,往下看鲜红的性感小嘴,鲜红的胀大的乳头,肚脐上镶嵌的红宝石脐钉,整齐的黑黑草原,以及那黑草丛尽头的红色豆豆,豆豆后边那暗红色充血十足的俩片大阴唇,那阴道用力的不停挤压感。 

  感觉到了本已经压制到了极限的欲火和精关再也控制不住,于是一狠心把妈妈的柔若无骨的俩只手放到脖子上让她搂住。 

  抬起了她的俩条小腿站了起来。边运用起“龙欲神功”使得龟头变成鸡蛋大小,边走向房子最里面的墙壁上。 

  “大鸡巴儿子,你这是干什么啊?我们不再椅子上操�了吗?人家可是还想喝你的童子精呢!啊。啊。啊好冷,哦。哦。哦,好舒服…好爽啊……哦,唔…高潮了啊。大鸡巴儿子,你一下就顶的妈妈高潮了。哦。爽死妈妈了…呼~!,哦、啊、啊。啊。啊。” 

  骚�妈妈冒的香汗的雪白背部靠上冰冷墙壁的那一秒,让她冷的不由的喊起来,而紧跟的大鸡巴顶在了子宫最深处又不由的让她舒服的爱液直流和高潮来临。 

  随的高潮的来临,妈妈的脑袋不停的左右甩动的,而那飘影乌黑的头发则随的头不停的甩动而甩动。 

  我闻的熟妇妈妈那甩动头发时飘过的香气,用额头顶在了妈妈的额头上让她之能后脑挨住墙的舒爽的喊着。 

  四目互望,妈妈眼里全是那高潮中不停的迷离眼神,散发的对眼前这人的全身心的迷恋。 

  而我眼中则是努力压制欲望的眼神,及偶尔不时的残忍眼神。 

  知道妈妈的身体从高潮中结束那舒爽般的快感,停止那一直在扭动的腰部和那俩只舒爽的高高抬起的小脚,脚上的脚趾也因高潮过后而恢复平直。 

  等到妈妈李雪高潮平静下来,我眼中已经全是欲望和残忍。 

  “亲爱的妈妈。我决定了我要顶死你肚子里的孩子,我不惜望我的女人怀上其他男人的种,所以对不起了…唔…唔…唔…”边说边用力的吻住妈妈的鲜红的小嘴,边用力的用舌头在妈妈的嘴里不停的搅拌吸吮的香甜的小舌和唾液……唇与唇的碰撞,舌与舌的缠绕。 

  鼻子里传来了风情熟妇特有的香气,再加上嘴里吸来的美人妈妈香甜的口水,以及美人妈妈那鼻息间的哼哼声。 

  让我再也压制不住自己的欲望,控制不住自己的精关射了出来。 屁股用力的往前一顶。 

  ‘啪’的一声。 

  大鸡巴龟头突破禁区,顶在了我那3-4个月大的弟弟还是所谓的侄儿的身上。 

  让我再也压制不住自己的欲望和残忍,控制不住自己的精关边射精边不停的用力的顶在婴儿的脑袋上。 

  ‘啪。啪。啪。’婴儿被我顶的不停的骨头裂开粉碎。 

  而我丝毫没有因为杀死一个生命而感到不安,只是左手和右手用力的扛起了舒服妈妈的俩只雪白的大腿。 

  死死的用左手抓住俩只正在不断挣扎的小手上,至于妈妈的最则是用右手死死的掐开妈妈的下颚不然她应疼痛而疯狂的喊叫。虽然这房子格音非常好,但也架不住全力的嘶喊。 

  “都尿啊……啊。啊。啊。啊。啊!”妈妈歇斯底里的叫着......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