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30, 2010

漂亮妈妈张琳的故事 十六章

海南三亚骄阳似火。

  虽然上海的夏天也是酷热难当,但和地处热带的海南比起来就显得有些微不足道了。

  一辆出租车停在大东海荷泰酒店门前,郑蕾和宝康一前一后从车里出来都觉得有些不适应这么炎热的温度。

  今天郑蕾打扮的比以往还要娇艳。粉红色的吊带小背心配上仿旧的牛仔短裤和粉色高跟凉鞋,把她本来就格外苗条匀称的身材勾勒的更是曲线毕露,尤其短裤外那双修长洁白的美腿更是让出租车司机看了直咽口水。

郑蕾没戴那副金丝边眼镜,从凤凰机场出来耀眼的阳光就使她不得不摘下近 视镜换上早就准备好的宽框太阳镜,经过墨镜的掩饰本来就长了张娃娃脸的她,更让人没法猜出她的实际年龄了。

  郑蕾站在酒店门前看了看酒店的规模和环境,还算满意的点点头,扭头娇声催促还在从出租车里大包小包往外搬东西的宝康:「宝康,快点!我都快热死了!」

  宝康穿了条大裤衩无袖T恤也带了副墨镜,答应着一边整理,一边跟司机笑着说了两句什么,然后拎着沉甸甸的行李追赶等的不耐烦已经开始往酒店里走的郑蕾。

  「郑阿姨!�别着急啊!等会我……」宝康一边追一边喊。

  郑蕾停住了脚步,等追上来接过两个沉甸甸的旅行包,板着脸说:「不是告 诉�了么,出来以后叫我妈妈!别阿姨阿姨的。等下咱们去酒店开房间这么称呼不方便!」

  「我错了,郑阿……不……妈妈,�知道刚才出租车司机跟我说了些什么?」因为郑蕾分担了一部份行李,宝康轻松了不少,走路也不像刚才那么沉重了。

  「说什么?我看�们嘀嘀咕咕估计没说什么好话,在旅游城市开出租的能有什么好人!」郑蕾淡淡的说着,她和宝康在一起时间虽然不长,却远远没有我面对ROCK那样的羞涩,似乎真拿他当做自己儿子一样,仅仅见过一次的两人,谈话间透着无比自然。

  「哈哈,您猜的真对,不过那家伙眼睛也真是瞎,他问我是不是和您刚结婚, 夫妻俩来海南度蜜月的。」宝康乐呵呵的说。

  「是么?呵呵,有点意思,�怎么回答他的?」郑蕾听着也觉得有些好笑。

  「我就顺着他说是啊,那司机就小声叮嘱我要注意身体,说一看您胸大屁股圆就是个伤男人的女人,另外还说向前拐过两条街是他老婆开的成人保健品商店, 有需要可以找他,还给了我张名片。您瞧……」

  说着宝康从裤兜里掏出一张皱皱巴巴的名片递给郑蕾,上面写着【阿美成人用品店,主营情趣用品,计生用品……】

  郑蕾哼了一声不屑一顾的说:「肯定是个卖假药的!别理他!」

  说着俩人顺着酒店的旋转门进入了酒店大厅。

  酒店大厅的冷气开的很足,俩人觉得舒服了许多。郑蕾走到前台去开房间,宝康闷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看着来往的人流耐心的等待。

  郑蕾在和前台在做细致的交涉:「不要太高层,对!双人间!小姐麻烦�再 看一下还有没只有一张双人床的房间,我儿子不习惯睡单人床。对,那边坐着的就是我儿子!什么?不像么?」

前台服务员似乎对郑蕾的年龄产生了怀疑,郑蕾觉得又好气又好笑,一边摘下墨镜,一边掏出身份证给服务员进行登记,好不容易才让服务员相信她已经41岁了。前台服务员这才给她开好房间。

  当郑蕾拿着房卡领着宝康往楼上走的时候,给她开房间的服务员还在吃惊的看着她的背影,似乎还是不能确信这个戴上墨镜几乎嫩的就像未婚少女似的女人竟然真的是一个41岁的母亲。

  这个双人房间很大也很奢华。

  郑蕾一进门把行李往地上一扔一头扑到床上,慵懒的撒起娇来:「哎呦!累死了!我不起来了!不起来了!」说着趴在床上蠕动着娇躯怎么看怎么像个淘气的小女孩。

  「把冷气打开!宝康!这房间很热!」折腾了一小会郑蕾的头发都披散了,扭头向一言不发收拾行李的宝康叫道。

  宝康也有点热,他把冷气打开后转身坐在床沿继续低头整理自己的行李。不经意间看了看趴在身边的郑蕾。那被紧身吊带背心勾勒出的纤细腰肢,被牛仔短裤紧紧包裹着的浑圆的屁股,和一双八字型叉开的修长的美腿,近在咫尺,不由得让他微微有点动心。他当然很清楚这次和这个郑阿姨一起出来旅行的目的,不过彼此心照不宣。

  一路上东拉西扯的闲谈郑蕾表现的既风趣又有分寸,因此宝康表现的一直很低调,只是刚刚转述出租车司机的话的时候,他才带有点轻薄的意思,不过郑蕾轻描淡写的反应反而让宝康觉得自己的言行似乎有些无聊。

  但此刻真正和郑蕾独处一室,而她趴在床上撒娇的样子又是如此娇憨可爱, 怎么能让宝康还继续压抑欲望呢?

  宝康把手里的旅行包放在地上,仔细欣赏了一会郑蕾楚楚动人的背影,忍了几次还是忍不住伸手摸了摸郑蕾雪白的大腿。

  「嘿!开始跟跟妈妈淘气了是不是?」大腿被摸了一下的郑蕾笑着扭头冲宝康问道。

  「�不是我妈妈!」宝康语气很重的说了一句。

  一方面因为妈妈这个词在他心里占的分量很重,不是其它女人能代替的。另一方面,长时间的母子乱伦对这个青春期的孩子心理造成的压力丝毫不亚于我这个妈妈,只是作为男人,宝康面对母亲肉体的诱惑时根本无从控制。好容易不用 再背负奸淫母亲的自责,能和一个美貌丝毫不亚于自己妈妈,甚至在妩媚迷人方面更是远远超越母亲的女人,为了纯粹的性交而远离家乡出门旅行的时候,『妈妈』这个词是他心里最大的痛处最不愿被人提到的。

  「我现在就是�妈妈!咱们的房间登记卡上是这么写的。」郑蕾翻了个身,用右手托着下巴狡黠的看着宝康,微笑中带着嘲弄。

  「郑阿姨……」宝康刚要说什么,郑蕾用略带责备的口吻说:「叫妈妈!」

  相持了一会,宝康妥协了。这孩子的软弱得到了我的遗传。「妈……妈!」宝康的声音有些沙哑。

  「怎么了?乖儿子。」郑蕾的眼里充满了胜利的得意。

  「我有点饿了!」宝康刚才的情欲被郑蕾弄得一点都没了,觉得肚子有些咕咕叫,这才想到午饭还没有吃。

  「嗯,我也有点饿了,咱们这就下楼去餐厅吃饭吧!」郑蕾经宝康一提醒也觉得的确有些饿。

  「好!」宝康站起来收拾了一下行李转身就要走。

  「等一下!别着急啊!」郑蕾一只纤细的玉手轻轻落在宝康肩头上。

  宝康再次扭头,发现郑蕾已经下了床,站在自己身后,右手搭在自己肩上,左手修长的食指伸进红润的小嘴里细细的舔着。眼神里已经不再是刚才那副戏弄 小孩的顽皮神色了,此刻宝康能感觉到郑蕾那柔情似水的眼神里对男人的渴望。

  这种渴望在前些时自己母亲和自己上床时也经常出现。对他来说并不算陌生,虽然于男女之事只是初涉,但宝康很清楚这个郑阿姨现在想的是什么。

  「�怎么那么饿呢?吃饭以前先把刚刚�摸妈妈的事和妈妈说清楚!」说着, 郑蕾拿出自己嘴里含着的手指在宝康眼前轻轻晃了晃,宝康神魂颠倒的轻轻抓住郑蕾晃动的左手,伸嘴含住刚刚郑蕾舔过的食指,也用舌头轻轻舔了舔,细细品味她手指上残留的口水。

  「呵呵!」郑蕾看着傻傻的舔自己手指的宝康笑了,「�这孩子还真懂女人的心思。」

  「郑阿姨!�太漂亮了!我想要�!」宝康不再舔郑蕾的手指放开她的手,一把紧紧的搂住她的腰对她狂风暴雨般的一阵乱吻。

  「嗯……嗯……」郑蕾仰着头任由这个和自己儿子年龄一样大的小伙子把自己死死的搂在怀里,在自己脸上,唇上,脖子上,耳朵边没命的亲吻。

郑蕾显得非常享受,发出两声低低的响应,同时一手回抱着宝康的腰一手隔着他厚实的大裤衩在他的裤裆上抓了抓,并用丰满的乳房隔着衣服有规律的贴着宝康的身体来回蹭着,宝康只觉得一对软绵绵的乳房紧紧的贴着自己滚动,两人的衣服都很薄,能清楚的感受到郑蕾的乳头逐渐在变硬,啊!郑阿姨居然没穿乳罩!

  宝康被郑蕾的乳房蹭的已经开始勃起了,一阵忘情的亲吻过后,宝康一把握住郑蕾的乳房,一边用力揉了揉,一边轻轻在她耳边问:「郑阿姨!咱们是不是……」

  郑蕾不等他把话说完,一把把他推坐在床沿上,跪在他双腿间一边褪他的大裤衩一边一脸风骚的说:「跟�说多少次了!还让我重复一遍么?叫妈妈!着什 么急?臭小子,来让阿姨……不……让妈妈先看看�的小鸡巴究竟有多么强悍,能让�亲生母亲那么畏惧!」

  说着郑蕾把宝康的大裤衩连同内裤一起褪到脚面上。宝康毕竟处在情欲躁动的青春期,郑蕾并没过多的和他调情,只是和他短短的几下亲吻和简单的一点肉体接触,小家伙就情不自禁的勃起了,直挺挺鸡巴赤裸裸的露在郑蕾眼前,深红 色的龟头勃起后摆脱包皮的包裹后显得格外光亮。

  「没想到宝康�的鸡巴这么有精神!来,让妈妈先跟它打个招呼吧!」郑蕾看着小家伙朝气蓬勃的鸡巴脸上显出赞许的表情,突然低头含住宝康的鸡巴没有任何过渡直接开始给他口交起来。

  「啊!郑阿姨!」宝康对这突如其来的口交完全没有一点心理准备,鸡巴被 郑蕾紧紧的叼住不放的一�那慌的叫了出来,但很快他就体会到了郑蕾娴熟的口交技术带给他的快乐。

郑蕾灵巧的舌头把他生殖器上的每道沟壑全都舔遍了,宝康细细体会着漂亮阿姨舌头上细小的肉芽和自己阳具的每一处敏感地带的激烈接触,那销魂的感觉让他不由的半闭上了眼睛仿佛整个人都酥了。直到郑蕾开始用牙重重的在他龟头 上咬了一口,宝康这才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的身体正在因为郑蕾逐渐激烈的口交带来的快感和疼痛一阵猛烈的颤抖。

  「好舒服!郑……妈妈!再用舌头舔,别咬了!疼……」宝康低头一边看着郑蕾美丽的脸在自己裆部上下起伏,自己的生殖器在郑阿姨性感的小嘴里一出一入那场面简直淫荡极了!不由的勃起的更厉害了。

  「嗯……嗯……!」口含男孩鸡巴的郑蕾此刻只能嗯……嗯……几声算是回答,她的头贴在宝康叉开的大腿根,激烈的上下摆动着,左手在孩子双腿之间配合着她口交的频率轻轻逗弄他的睾丸和肛门……

  「妈妈……我好舒服!对就这样吸,太舒服了!」

郑蕾开始用力吸吮着宝康的龟头,宝康感到一股巨大的吸引力在创造着新的快感,这种舒服的感觉他以前从没享受过,而且自己肛门的敏感神经被郑蕾用手指挑逗的也是无比兴奋,让他快活的大叫了起来

  郑蕾染成棕色的披肩长发披散在宝康赤露的下身上,发丝掠过宝康的腿觉得 更加刺激了了。一边呻吟着,一边下意识的用右手按住郑蕾叼着自己鸡巴的头,随着郑蕾的口交频率一起上下起伏。

  郑蕾的嘴里满是口水和宝康龟头分泌出的粘液,随着她每次吞吐发出阵阵「吸溜吸溜」的声音。从她嘴里淌出的口水顺着宝康的阴囊流的他腿上和地板上到处都是,场面有些狼藉。而她在整个口交过程中一语不发,只是低头用自己狂野 的方式品味着宝康的鸡巴。夏天,男孩生殖器产生的难闻的气味她没有丝毫在意,那副认真的样子的确像一位尽职的医生。

  宝康射精了!

  其实从口交开始到宝康射精,只是短短的两分钟。宝康对自己这种表现也很失望,原本还想强忍着不射,以期给郑阿姨的第一次性印象能好点。但郑蕾的口 交技术实在是太厉害了,和以往自己母亲为自己口交不同,郑蕾在整个口交过程中带给宝康那种激烈的刺激感是无法比较的。而且郑蕾喜欢狠狠咬自己的龟头,这是自己那位温柔的母亲从没有过的。即使自己母亲咬过自己的龟头,那感觉也是温柔体贴的逗弄,而郑阿姨每次死死的咬住自己的龟头没命吮吸时,那感觉就像一下要把自己的精液吸出来似的,既刺激又有诱惑力,就像那句俗话说的一样 『痛!并快乐着!』在郑蕾这么激烈的口交面前,性经验明显不足的宝康自然很容易就被击跨了,精液像酸奶一样被郑蕾轻易的吸进了嘴里。

  满满一嘴的精液顺着郑蕾的小嘴混合着口水淌了出来,和自己妈妈每次给自己口交射精后急匆匆去洗漱间漱口的情形不同,郑蕾仿佛不把嘴边的污秽当事,站起来找出纸巾擦了擦嘴角外的污秽,又替宝康简单擦了擦鸡巴,转身从行李里 翻出化妆盒开始坐在床边细细的补妆,等着宝康整理衣服。

  「收拾好了么?咱们去吃饭吧!我都饿死了!」补好妆的郑蕾没事人似的拿出梳子梳理了一下散乱的长发,恢复了以往的美艳,微笑着对宝康说。仿佛刚刚的口交没有发生过一样。

  「恩!郑阿……郑妈妈,走吧!我也饿了!」宝康提上裤衩一边答应着,一 边又问:「您不去漱口么?那些……那些……」说到精液的时候宝康有些不好意思了。

  「那些什么?不就是精液么?我都咽了!」郑蕾把梳子,化妆盒收进旅行包,把自己的行李往衣柜里塞的同时轻描淡写的说。

  「啊?」宝康感到一阵恶心,「我射的精液您都咽了?多脏啊!」

  「有什么不对么?傻孩子!亏�爸爸也是医生,男人的精液都是胶盐蛋白,对女人美容大有好处!这种简单的知识�都不知道么?」郑蕾觉得宝康过于大惊小怪了,轻轻搂住他,在他嘴上重重亲了一下。顽皮的笑着说:「�觉得脏?亲自闻闻不就知道了!」

  「呃!」宝康清楚的从郑蕾妖艳的红唇间闻到一股浓浓的豆腥味,不由得皱着眉推开了郑蕾。催促道:「好了!要去吃饭,您怎么也得漱漱口吧?赶紧收拾,我都饿的没力气了!」

  郑蕾笑着去洗漱间漱了口,宝康在卧室一边整理刚刚没弄完的行李一边笑着对她说:「郑妈妈,�的口交技术真不是吹的。刚才我都快瘫痪了!不过�也真 够狠的,好几次我感觉鸡巴都快被�咬掉了!真没想到!�平时看上去斯斯文文一看到男人的鸡巴居然那么亢奋!」

  「讨厌!怎么说妈妈呢?」漱过口的郑蕾撒着娇从洗漱间走了出来,重新帮宝康把行李都收拾好,这才说:「说出来不怕�不高兴!宝康!跟我儿子ROCK比起来,�还差的远呢。先不说�们俩人生殖器的生理对比。只说对付女人方 面,�也远没他经验丰富,这么轻松的口交,�两分钟就缴枪投降了!说真的我有点失望。希望等下吃饱饭后真正和�做爱的时候别再这么差劲了!」

  「放心吧!郑阿姨!我刚才只是不适应�的口交方式,等下吃饱喝足了!我一定要�高潮迭起的求饶!」宝康满怀信心的吹着牛!

  「希望如此吧!我和�妈妈关系那么好!我也有义务给�充当性交方面的老师!等咱们回去,�妈妈发现�做爱时大有进步,搞的她无比舒服,她肯定会更疼�的!」郑蕾找出自己那副金丝边近视镜重新戴上。戴上眼镜之后似乎显得不再那么青春活泼了,恢复了她平常那种成熟斯文气质。

  「我妈妈才不像�这样,对性交那么感兴趣呢!」郑蕾的话似乎把自己的母 亲的很下贱,使宝康十分不快,出言挖苦郑蕾。

  「呵呵。�跟�妈妈感情还是很深的嘛……她不是对性交感兴趣为什么要答应和我儿子一起出去旅游?想想吧亲爱的,想想�那美丽端庄的妈妈被我的ROCK�的神志不清时是什么样子?那场面肯定让�意想不到!」

  「够了!不许�再侮辱我的母亲!」宝康的脸有点扭曲,他不敢想象母亲被ROCK侵犯时的场面。

  「我说错什么了么?小家伙,别这天真了!这是一笔公平的交易!我把一切都给了�!�的母亲也会把一切都给我儿子!谁也不吃亏!我甚至相信�妈妈会喜欢上ROCK的鸡巴的!跟他的鸡巴比起来�的鸡巴更像根腊肠!」

  「�别逼我抽�!」宝康被激怒了!他不明白刚刚还和自己亲亲蜜蜜的郑阿姨为什么要这么说他和他的母亲。如果郑蕾再继续说下去的话,他很难保证自己会不会情绪失控真的打她。

  「好了!开个玩笑,别当真宝贝!走吧!咱们去吃饭吧!」郑蕾笑着哄了哄 宝康,一边把自己最后一个行李包塞进衣柜。临关上衣柜门的时候,郑蕾用力抓了抓行李里的凸起,那个凸起是一根皮鞭盘起来的形状。

  「妈妈我的确在逼�抽我!我的小宝贝!但是现在太饿了,等一下妈妈会让�抽个够的!」郑蕾一边盘算着,一边微笑着挽宝康的胳膊开门往外走。

  宝康虽然很不高兴,但还是轻轻的拉住郑蕾挽过来的小手,跟她手拉手走向餐厅……

  ***    ***    ***    ***

  「到了!ROCK就是这里!」我指着海边山脚下一排别墅似的房子,对跟 我并排走在海边公路上的ROCK说。

  「海边小屋啊!挺有情调的!张阿姨�以前来过这么?」ROCK背着我们俩人的行李步行了20分钟没有一丝疲倦。

  「我来过这个岛,但没在这住过,听说这里的海边小屋都是渔家小院改建的,不光可以住宿还能吃海边农家饭,都是新鲜的海鲜,怎么样馋了吧?」我一边笑 着向ROCK介绍嵊泗岛的海边小屋一边和他淡淡的开着玩笑。

  「的确有点饿了。走了好久了可算到了!咱们赶紧去大吃一顿吧!张阿姨!然后……」说着ROCK向左右看了看左右没有别的行人,他从我屁股后面猛的一把掀起我的裙子。

清凉的海风猛的吹进我的裙底不觉屁股一凉,惊的我连忙按住裙摆然后用力 捶了ROCK胳膊一下,满脸通红的叫道:「真讨厌!」

  ROCK乐着任由我打了两下这才说:「张琳别闹了!前面有过来人!」

  我向前一看,的确有两个路人在向我们迎面走来,这才收起了粉拳。小声警告他:「不许再跟我闹了!一会吃饭时也是!被人家看一个半老徐娘和一个小孩 打打闹闹像什么样子!」

  「谁说张阿姨�是半老徐娘?徐娘的风韵哪有张阿姨您美啊!对了!咱们住的海边小屋隔音效果怎么样?」

走了这么长时间ROCK不是恭维我的美貌就是跟我开些色情的小玩笑,把船上的不愉快全都消磨掉了,我也试着从他这些话里找到了一些感觉。

  「隔音效果好着呢!�放心吧,坏小子!」我瞪了他一眼红着脸回答说。

  「我放什么心啊?」ROCK脸上带着一丝坏笑明知故问。

  「我不知道!自己想去!」我装作毫不在乎的样子,说着看了看马上就要到 的海边小屋催促道:「快走!马上就到了!我饿了!�呢?」

  「我也饿了!早上没吃东西!」ROCK说着加快了脚步,「现在的我能吃3碗饭!吃完之后!呵呵,张阿姨,咱们就去试试那间小屋的隔音效果到底好不好!」

  「别胡说八道!」虽然嘴上这么说,我心里其实还真有些盼望那个时刻赶紧 到来,不过渴望中还是有一丝挥之不去的恐惧隐隐在我内心深处徜徉。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