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30, 2010

漂亮媽媽張琳的故事 十六章

相比起上海市內的高消費水準,嵊泗島海邊這種農家小院型的賓館的確可以用物美價廉來形容。
  兩人的住宿外加3頓飯的消費便宜的讓人咂舌,房子雖然是看似簡陋的2層獨院小樓,但內部裝飾還算說的過去,收拾的也很幹凈,總體來說讓我比較滿意。大概是最近天氣比較憋悶潮濕,人們都不願意出門的原因,所以雖然是周末,但 今天來這裏玩的游客並沒多少,以往每個二層小樓都是出租給兩戶游客的,今天人少,老板租給我們的沒有其他游客同住,因此我們相當于花一間房的錢租到了整個小樓,這讓我更是覺得賺了不少便宜。
  安排好住的地方,我們忙不迭的趕緊去餐廳吃午飯。這一路的顛簸早讓我們餓的眼冒金花了
  飯菜很豐盛,有蝦有蟹。而且廚師的手藝也不錯,我和ROCK一路上餓的 可是夠嗆,坐下之後誰都沒顧得上說話,衹是低頭一陣大吃,完全不顧形象的一陣狼吞虎咽,吃飽之後這才並肩一起又回了房間。
  「吃的好飽!」ROCK剛一進門一下就撲到雙人床上,斜靠在疊的整整齊齊的被子上,一邊鬆繃的緊緊的褲帶,一邊用手輕輕拍著鼓鼓的肚子,發出滿足的贊嘆。
  「真沒出息!」我嘲諷的看著ROCK那副酒足飯飽後失態的樣子,站在衣櫃的試衣鏡前照了照自己的樣子,臉上吃的也是一層油光。餐廳裏的冷氣不是很好出了不少汗,臉上弄的有點臟,不過精神比剛才餓著的時候要足了不少。「我去洗個臉,臉臟死了!」說著我開門往樓下走,上下兩層的小樓,我們的臥室選在了樓上,能夠清楚的看到窗外的海景,不過衛生間在樓下,上下樓有點麻煩。
  「快點啊!張阿姨!我等妳!」ROCK一邊用遙控器調試著空調的溫度,一邊躺在床上懶洋洋的說。
  「嗯!」我答應的時候臉不覺得又有些發紅,仿佛他說的每一句話都蘊含著性的內容,讓我永遠不能自在。
  在衛生間我先方便了一下,然後洗了洗臉梳了梳頭,對著鏡子出了會神,冷 水的刺激加上一人獨處產生的落寂感讓我多少有些惆悵:性愛真的對我那麽重要麽?我現在究竟在做什麽!和親生兒子亂倫,和朋友交換兒子紅杏出墻,就算有千萬條理由難道我就能真的麻木麽?這荒唐的性愛旅行,樓上那個讓我一直懷有畏懼感的男孩,再次在我心裏交織出一股抗拒力!我忽然產生了逃走的想法!現在逃跑可能還來的及!也許這樣才能擺脫自己,擺脫兒子,擺脫ROCK,擺脫 鄭蕾,擺脫這些讓我深感內疚的人和事吧!
  我試著默默的祈禱。可潛意識中卻又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在壓抑自己逃跑的衝動。我清楚那是對英俊男孩的容貌,強壯男人的身體的渴望,和我自身永遠無法滿足的性慾在作祟。
  結婚十幾年,一直被我努力壓抑的邪惡力量在獲得釋放後一直在慢慢擴大, 現在早以真正支配了我所有的意識,相反,衹要我一有放棄這種放蕩生活重新恢復原來那種傳統道德的想法的時候,這股邪惡的力量就會大力壓抑,並一步步把我往深淵裏引誘。如果鄭蕾是誘惑我墮落的外因的話,內心的這種罪惡想法就是決定我無法抗拒性愛誘惑的內因,這份誘惑對我來說太大了,我始終無法抗拒也無法泯滅。
  終于在一陣心神不寧的祈禱之後,我向罪惡又一次妥協了。我整理了一下衣 襟,對著鏡子照了照,再次回到現實,我居然覺得剛才想要逃跑的衝動實在是種幼稚的想法,甚至十分可笑。轉過身,我若無其事似的的再次往樓上走的時候,我的心情已經由一時的緊張害怕變回那種令我蒙羞的渴望了。
  「怎麽去這麽半天啊!等妳好久了!張琳!」ROCK樂呵呵的依然斜靠在床尾疊好的被子上。衹是已經脫的赤條條的一絲不挂了,窗簾也被他拉上了,屋 裏光線很暗,氣氛顯得很曖昧。
  「討厭!該叫阿姨不叫阿姨!妳這副惡心模樣想幹什麽?」我笑著關上門,明知故問了一句,低頭看了看他的陽具,果然和我想的一樣,混血兒的生殖器明顯要比自己老公和兒子要粗大很多,但也沒到異常誇張的地步,所以並沒讓我如何吃驚。衹是ROCK似乎做過包皮切除手術,整個龜頭周圍沒有一點包皮,紫 紅色的陰莖頭完全暴露著,顯得格外醜陋怪異,和他英俊的外表有些不相稱。
  ROCK斜靠著身子用右手握住胯下的陽具,驕傲的衝我抖了抖,一邊開始慢慢手淫讓自己勃起,一邊以一副床上老手的架勢對我說:「在船上我征求過妳的同意,難道妳忘了麽親愛的?我覺得叫妳張琳能在咱們做愛時更有親切感,如果妳仍喜歡讓我稱呼妳阿姨的話,那也很好,老實說我認為征服一個成熟女人要 比博得那些跟我同齡的小女孩的誇獎更使我驕傲。張琳阿姨,來坐這!」
  他雖然繼續稱呼我「阿姨」可還是把我的名字挂在嘴上,多少讓我有點不習慣。不過我也沒做過多理會,看著他斜靠在被子上左手托著下巴,右手來回手淫。
  幾下的功夫他就把自己的雞巴擼的變成一根嚇人的巨大肉棒,天啊!他勃起後的生殖器竟然比我那同樣血氣方剛的兒子長了將近三分之一,的確讓這方面孤 陋寡聞的我吃了一驚。
  紫紅色的陰莖口隨著ROCK手淫的節奏不時還淌出一些黏黏的液體,畢竟不是自己老公和兒子,看著他的醜態我暗暗有些惡心。可還是順從著緊挨著他的腿坐在床沿上。
  見自己勃起的差不多了,ROCK停止了手淫,開始用沾著他骯臟體液的右手摸我。
  「妳真美!張琳阿姨!這絲襪穿在妳腿上摸上去真有質感!」ROCK的臟手順著我的大腿開始往我裙子裏撫摸。「怎麽了?張阿姨?怎麽不說話?」見我顯得十分不自然,他略帶疑惑的問,但摸我大腿的手卻沒有停止,手指已經順著我的大腿內側摸到內褲間的私處了。
  「沒怎麽。有什麽可說的!」我被他撫摸的心裏怪怪的,打算索性直接跟他 攤牌,反正自己結婚這麽多年了,一次性交還有什麽可怕的?難道我這麽大年紀的女人還沒上床就真的被這個毛頭小子嚇倒了麽?即使他不是我的親生兒子,總還是個孩子吧!我千萬不能讓他察覺我在害怕,出于面子也好總之不能被他小看了。
  我用力推開ROCK在我裙子底下拉扯我內褲的手,站了起來,開始脫衣服。一邊脫一邊說:「臭小子!瞧妳急的!阿姨還能跑了麽?來!咱們先試試再說!」
  話雖然說的很硬,但我發現自己解衣服紐扣的手微微有些發抖。
  「好哇!求之不得!」ROCK盤腿坐起來笑嘻嘻的看著我把襯衫,裙子,乳罩,內褲,絲襪一件件的脫掉扔到衣櫃裏,直至我徹底赤身裸體的站在床邊,他這才歡呼一聲上來一把緊緊的摟住我。
  「讓我親一下!張琳阿姨!」ROCK把嘴湊過來跟我接吻,和這麽英俊的 孩子舌吻的感覺的確讓我有些心醉,同時他接吻的技巧也遠遠高于我丈夫和兒子,我們舌頭每次輕輕的碰撞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一陣意亂情迷的濕吻過後,不知不覺中我才發現,我已經被他按在床上壓在身下了。
  「張阿姨!太棒了!沒想到妳的奶水這麽足」ROCK雙手握住我的乳房一陣猛烈的揉搓,一股乳汁從我乳頭上亂噴了出來!噴的他滿下巴都是,他一邊張 大了嘴接著我的乳汁喝一邊咂著嘴誇獎著。「在船上的時候我就想試試了!果然和我媽媽一樣,不過妳的乳房比她的要漂亮多了!好喝……」
  「太丟人了!」我的臉上一陣發燒!分泌奶水一直是我覺得羞于啟齒的一樁心事,即使面對兒子的性需求時,自己也常常因為害羞而盡量逃避。沒想到一時著慌剛剛忘記在衛生間擠掉了,看來我這件事注定要被這個少年拿來羞辱。
  「討厭!別擠了。弄的到處都是!」我試著推開他抓著我乳房的雙手,可他握的很緊我根本推不開。噴濺出來的乳汁順著我的乳溝流到小腹,繼而弄的身下的床單上都是。
  「嗯……嗯……」ROCK嗯了兩聲算是回答,趴在我胸前含住我的乳頭開始大口的吮吸起來。
  我乳頭上敏感的神經被他用牙輕輕咬的疼痛中略帶快感,反正身在陌生的環境,周圍也沒有任何熟悉人,我仿佛找到鄭蕾說的那種肆無忌憚感覺了,我開始不再控制自己讓自己呻吟起來了。
  「張阿姨!妳的奶水真甜!我還要!」吸光了一衹乳房的乳汁,ROCK把頭轉向我另外一衹乳房,繼續貪婪的吮吸,一邊吸一邊發出嬰兒般的吧唧聲。同 時他的手並不老實,左手掐住我那衹被他吸光乳汁後沾滿口水的乳頭細細玩弄,右手則伸進我雙腿之間輕輕撩撥我的陰蒂。這孩子在性生活方面的確經驗豐富,他能很輕鬆的找到女人的敏感地帶,並熟練的挑逗,老實說我的確被他撩撥的開始動情了。
  我一手輕輕撫摸他貼在我胸前的頭,一手緊緊摟著他的腰,任由他熱乎乎的 陰莖貼著我的大腿分泌著讓我惡心的液體,一邊小聲誇獎他:「臭小子!妳還真厲害!阿姨……阿姨受不了了!別摸我底下了……阿姨都讓妳摸濕了!」已經和他發展到此地步,我說話再也沒有什麽顧忌了。什麽阿姨,孩子!現在的ROCK在我眼裏終于成為一個平等的性伴侶了。
  「是麽……?」ROCK把我兩衹乳房的乳汁全都吸光了,臉上的神態滿足 中帶著享受。聽我這麽一說,他從我雙腿之間把手拿了出來接著昏暗的光線看了看,手指上的確粘了不少我的愛液。不由得笑了起來。「看不出,張阿姨,妳的水還真挺多的,才這麽兩下就濕了?」說著把手指湊到嘴邊舔了舔。
  「討厭!妳真惡心!」我羞紅著臉嬌嗔著。
  「來讓我看看!」ROCK忽然從我身上爬了起來。
  「看什麽啊?」我還沒反應過來,ROCK已經用力分開我的雙腿,趴下身子把臉湊近我的私處了。
  「哇!好美!張阿姨!妳的屄像妳的人一樣漂亮!就像一朵高貴的牡丹花!」
  說著ROCK用食指輕輕掰開我陰蒂上的包皮,粉嫩紅潤的陰蒂更讓他贊不絕口。「太美了!美麗的夫人嬌嫩的花蕊,真是天生的尤物!」說著他用手指粘 著口水輕輕摩擦起我的陰蒂。
  「妳別這麽樣!我……」我的陰戶第一次這麽暴露在丈夫和兒子以外的男孩面前,還被他這麽玩弄,我羞愧的簡直無地自容,這真是太讓我難為情了。
  要知道剛結婚那幾年,即使和丈夫過性生活我也羞于被他看到私處,雖說老夫老妻在丈夫陽痿後為了刺激他的性慾,我也試著跟他采取69式或是其他一些 讓我不好意思的性愛姿勢用女性生殖器挑逗他,但從我本心對被男人觀察生殖器還是十分不情願的,就算在前一段時間為兒子做性愛輔導,不得已在他面前展示自己的陰戶的時候那種糾結感也是很強烈的。更何況是ROCK這麽個近乎陌生的男孩呢。
  「這麽漂亮的美屄我還是第一次看到!」ROCK不顧我的拒絕變本加厲的 居然把嘴貼了過來!天那!他居然要舔我的陰戶!
  「別這樣……ROCK!」我的語氣不像剛才那麽鎮定了!即使和兒子亂倫的一塌糊塗,自己的隱私部位也從沒被他舔過!迄今為止衹有丈夫老王這麽愛撫過我,當然,現在的我並不是要為丈夫保守什麽,衹是覺得被別的男人這猥褻自己有種說不出的惡心感。
  可ROCK根本不顧我的拒絕,還是把嘴湊到我的陰部上展開一陣狂吻,接著用舌頭開始細細的品味我那作為女人最神秘的三角地帶。他狡猾的舌頭順著我的陰唇有規律的上下滑動,舌尖伸進我的陰戶,舌頭上的肉刺強烈的刺激著我嬌嫩的陰道和尿道口。
  這種感覺真是太美妙了,我以前從沒有嘗試過尿道口被男人這麽逗弄。太舒服了,我開始快樂的呻吟起來。一邊按著他埋在我雙腿間的頭引導著他尋找著我 的快樂一邊口是心非的嬌聲拒絕:「啊!……ROCK,別這樣!阿姨受不了了……啊!……啊……別這樣!阿姨真的受不了……好舒服!」既感到惡心,又帶有劇烈的快感,在抗拒和喜歡中,我不知所措的發出一陣陣清楚的叫床聲。
  整個口交過程ROCK持續了將近3分鐘,他用那淘氣可惡的舌頭把我陰蒂,陰唇,尿道口。陰道口的每一道褶皺幾乎都舔弄了個遍,弄的我躺在床上像蛇一 樣扭動身子渾身一陣陣的發抖,過了許久他這才從我陰蒂上得意的抬起嘴,衝我微微一笑說道:「張阿姨,妳剛剛尿過尿吧?妳的屄上一股咸咸的滋味,太奇妙了!」
  我羞的用手捂住臉,拿腳輕輕踢了他一下:「妳真討厭!跟妳說別這樣了!阿姨剛剛的確去廁所小便了,可我都擦幹凈了!那會有味啊!不許妳再說了!太惡心了!」
  ROCK笑嘻嘻的用手在我濕漉漉的陰部上輕輕摩挲著,厚著臉皮說:「我沒說您有異味,衹是我剛剛舔著您的屄,感覺帶著點咸味,這有什麽不好意思的!我喜歡還來不及呢!」
  「好了!臭小子!別再折磨阿姨了!我真的受不了妳這麽折騰了,來,開始吧!」我拽過枕頭,枕在頭下調整了一下身體,主動分開雙腿擺出性交的姿勢, 示意ROCK可以開始做愛了。
  這小家伙調情的手段真是讓我這將近20年婚史的中年婦女有點又愛又恨,一方面他的前戲比起丈夫的呆板木訥和兒子的不知所措要對我更有誘惑性,另一方面我對他這些下流手段多少總有些惡心,畢竟從前那麽保守乍一接觸性經驗豐富的性伙伴,他的一舉一動都讓我不自然,何況他的這些前戲的確有悖于自己以 往的習慣。
  「別急啊!張阿姨!讓我再看看妳的屁眼!」ROCK說著托著我的屁股把我的下身整個高高的抬了起來。我原本就分開的雙腿讓整個陰部包括屁眼完全呈現在他眼底。
  「什麽?」我聽了他的話嚇的一哆嗦。難怪自己總是對他有股莫名其妙的恐懼感,原來自己潛意識裏早就覺得他的性取向不正常了。「妳要看阿姨的……屁 眼?」說到屁眼的時候我的牙齒都在打顫了。「別這樣!阿姨那裏臟……」
  可ROCK根本沒有在聽我的話,他盯著我的屁眼看了半天兩眼發直,口水直流喃喃的唸叨著:「好美的菊花!好美的屄!好美的阿姨!張阿姨,妳的一切都是那麽迷人!跟我想的一樣,妳的屁眼也是這麽完美!」說著他用手指捅了捅我的肛門,我緊張的一哆嗦,屁眼猛的一收縮,這情形更讓他痴迷了!
  「太性感了!張琳!我要妳的屁眼!」說著他俯下身居然伸出舌頭在我的屁眼上舔了舔!我哆嗦的更厲害了,一方面出于羞愧一方面更出于惡心,這孩子的舉動簡直讓我作嘔。
  「妳別這樣,ROCK!」我再也無法忍耐了,一下掙脫了他的擺布,坐了起來推開他。「我不想跟妳肛交!」氣的我直截了當的警告他:「我早就對妳說 過了!別強迫我做我不想做的事!妳的想法我清楚,可妳這樣讓我很不舒服!」
  「別急!別急!張阿姨,妳總是這麽容易激動!好吧我保證,不會做妳不喜歡的事!可以了吧?」ROCK很能克制自己,如果不是此刻他依然赤裸裸的還在勃起,從他的語氣上很容易把他想像的是位溫文爾雅的君子。
  「那妳保證!別再做那種惡心事了!」我撅著嘴不滿的要求道。
  「好吧!我保證!親愛的琳!那我們繼續可以麽?」ROCK雖然有些失望,可依然興致勃勃,
  我沒再多說什麽,皺著眉重新躺好,叉開雙腿,把頭扭向左邊略帶羞澀小聲說:「來吧!」我心裏不希望再出現其他的意外,完美的前戲早把我勾引的慾火難耐,這場計劃很久的性交在這之前曾讓我十分恐懼,可發展到現在我發現自己 竟然十分渴望,可能性滿足對我真的比想象的還重要。
  「嗯!」ROCK答應著爬到我雙腿之間,左手用拇指和食指捏住我的陰蒂揉了揉,右手握住雞巴湊近我的陰戶,一點一點的插了進去。
  「啊!」當他的陰莖完全插進我身體的時候我抑制不住發出高聲的呻吟,他的陽具長度剛好能讓龜頭頂到我的子宮,以往這個深度是我丈夫和兒子要費很大 勁才能頂到的,可他衹是輕輕鬆鬆的一下就捅到了我的花心,而且他的雞巴粗大中帶著我以前從未體驗過的堅硬,我怎麽能抑制自己的興奮呢!
  「我真的和漂亮的張阿姨幹了!我肏了張琳阿姨了!」ROCK雙手托起我的雙腿大力的抽插起來,一邊享受著他夢寐以求的女人的美屄,一邊驕傲的宣布:「我肏了張阿姨了!這個端莊驕傲的阿姨終于被我肏了!我太幸福了」
  我根本顧不上抗議他對我的不恭,此刻的我開始被他猛烈的性交動作融化了。從沒嘗試過這麽粗大強壯的陰莖,更為難得的是他的每次抽插仿佛都能把我從一個高潮推向另一個高潮。無論性交的技巧還是生理的優勢和他一比我的丈夫和兒子完全是不合格的男人。
  對!這才是我渴望多年的性愛!這就是我那陽痿老公和毫無經驗的兒子根本 不能給予我的美妙感受。我陶醉了!逐漸開始有些神誌不清了,我在ROCK身下扭動著腰肢用水滑的陰道迎合著他雞巴狂熱的抽插動作前後起伏,和他一起尋找各自的快感,直到我真正期盼的高潮到來臨。
  我尖叫著,頭在枕頭上左右搖擺,死死的抓住ROCK的腰用力的撓他,咬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麽,我感覺自己快死了!拼命的尖叫!哭泣!啊!這 才是女人真正的滿足,以往的性生活根本沒法達到的頂點,居然讓我在和一個小男孩第一次偷情的時候這麽簡單就體驗到了,實在是太讓我沒法想象了。我不管了!什麽羞恥尊嚴!統統見鬼去吧,我愛這種感覺,也愛這個讓我慾仙慾死慾罷不能的男孩……
  ROCK看著身下被他肏的死去活來的我,顯得無比驕傲!每一次陰莖的抽 插都賣足了力氣,用盡了花樣去碰撞我的花心,任由我死死的咬著他的肩膀仍然一聲不吭。十幾歲少年的臉上顯出一股男人在床上征服女人時特有的昂揚神態。他為能在床上這麽輕而易舉的征服了我感到無比的得意。
  整個昏暗的房間飛揚著我的尖叫聲,哭喊聲,呻吟聲,ROCK的喘粗氣聲,和陰莖在滿是淫水的陰道裏摩擦產生的呱唧聲,還好我們是獨立的小樓,否則這 麽折騰真會被人發現。
  高潮還在繼續,如果說一開始我感覺高潮迭起是因為從沒體驗過這種讓女人滿意的陰莖的驚喜帶來的心理作用,那麽在經過20多分鐘的床上大戰後我真的徹底被ROCK征服了,真正體會夢想中那種高潮不斷感受了。淫水,陰精一股股的噴涌著,甚至連小便都有些失禁了。
  筋疲力盡之下,我曾想停止這場讓我舒服滿足的而又喪失心理和生理機能的性交,卻既沒有力氣阻止,也不想阻止,仿佛即使因為性交而死也心甘情願似的。我真懷疑我以前和丈夫和兒子過的那種算不算性生活,雖然也有高潮,也有滿足,可和ROCK這次不同反響的做愛比起來以往自己原來根本沒有真的滿足過似的。
  半小時以後ROCK終于也快達到高潮了,他放開托著我腿的雙手,趴在我 身上一邊大口喘著粗氣,一邊飛快的繼續用雞巴在我體內猛烈的抽插,一邊嘴裏喃喃的唸叨:「要射了!要射了!……張阿姨!我……射……了」
  滾燙的龜頭死死的頂住我的子宮口射出濃濃的精液,那一剎那我仿佛過電一樣,一陣抽搐仿佛失去知覺一樣,癱軟在ROCK的懷抱裏。ROCK緊緊的摟著我下身有規律的繼續緩慢的抽插,每次抽插都射出一股同樣滾燙的精液,直到 精液順著他插進我陰戶的陰莖流了床單上很大一片,這次完美的性交才算到達終點。
  「呼!」ROCK又喘了口粗氣,從我陰戶裏拔出陽具,大汗淋灕的躺在我身邊一邊喘著粗氣,一邊用手掐住我因為高潮變得硬硬的乳頭把玩著。
  又過了許久我才恢復神智,全身酸軟,但體內的快感還在繼續,我擦了擦眼 角的淚水不由得衝躺在身邊的ROCK笑了笑。
  「舒服麽?張阿姨?」ROCK不再玩弄我的乳頭,把我身子扳過來,讓我面對他問道。
  我沒說話,害羞的點點頭。身上還是一點力氣都沒有。
  「我第一次看見女人高潮這麽強烈的反應!」RCOK的話讓我更不好意思 了,我把臉緊緊的貼在他結實的胸膛上,讓他能感受到我臉上發燙的溫度。「妳媽媽每次高潮的樣子難道妳沒見過麽?」我用手撥弄著他的乳頭如膠似漆的問。
  聽到說起他的母親,ROCK臉上驕傲的表情變的有些陰鬱,「我媽媽?妳要知道她在床上的表現多可怕妳就不會同意跟她交換兒子做性愛旅行了!」
  「什麽意思?」我有些不解的問。
  「沒什麽!」ROCK似乎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忙轉移話題「張阿姨!說實在的,妳感覺和我做愛比妳先生和寶康怎麽樣!」
  「討厭!別這麽無聊好不好!等我洗洗咱們去游泳吧!」我不想說自己老公不行的話,也開始轉移話題,掙扎著起身,直到這時我仍然還是酸軟無力,可看到自己下身那灘臟乎乎的液體不由得強自打起精神坐了起來找紙巾擦拭。
  「聽我說!張琳阿姨!」ROCK也坐了起來一邊幫我整理身上和床單上的污物一邊說。「我想妳應該試著嘗試一下一些新的性交體位,如果這種傳統的性交姿勢都能讓妳這麽舒服的話,我保證按我的做法妳更會無比銷魂的!」
  「去!我知道妳邪惡的唸頭!臭小子!不就是打算和我肛交麽!告訴妳!想都別想!」我的力氣恢復了一些。說話也有底氣了,雖然說的時候凶巴巴的,可 語氣已經不像一開始那麽決絕了。
  「不要把話說得這麽絕!張琳!也許不久以後妳會哭著求我肏妳屁眼的!」ROCK邊穿褲子變半開玩笑的說著。
  「挺帥一個孩子,總說那麽惡心的話題,再說看阿姨敢不敢代替妳媽媽打妳!」我把枕頭狠狠的衝他扔了過去,心裏不由得有些綽綽不安。對ROCK感到恐懼 的原因似乎水落石出了,我能徹底擺脫他那讓我作嘔的性要求麽?面對這麽英俊的小伙子同時又是剛剛讓我體會到美妙性愛的性伙伴,我心裏還真是沒底。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