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30, 2010

漂亮妈妈张琳的故事 (14 )

我顾不得理会什么电话,右手轻抚着胀痛的乳房略带用忙乱的脚步向厨房走去,无论如何也得解决掉这场尴尬。可电话铃声却像催命似的想个不停,扰的我心烦意乱。
  「妈!您怎么不接电话?怪吵的!」儿子在卫生间大声抱怨着。
  「该死!是谁在这个时候打电话啊?」我心里一阵叫苦,可因为儿子的催促 不得已只得又跑回客厅满怀怨恨的去接电话。
  「喂!」
  我站在茶几旁刚拿起电话,熟悉而温暖的声音立时让我把一切全都抛在了脑后。
  是丈夫老王!
  「喂!是老王么?」明知道是他我还是问了这个很傻的问题。
  「是我。怎么半天没人接听?琳琳你在干什么呢?儿子呢?」丈夫从电话那边不迭的问了一连串问题。
  「我……我刚刚在刷碗,宝康在洗澡。」我撒了个谎。
  「哦?又在刷碗?上次儿子给我打电话我本来想和你说两句你就是在刷碗。我没在家辛苦你了,别太操劳了亲爱的。怎么样?家里还都好么?你想我了么。」
  丈夫的语气关爱中透着温柔。让我内心更加忐忑不安了。
  「家里没事,一切都挺好的。你在美国怎么样?还有多久回来?老公!人家想死你了!」我用夫妻间没人时常用的发嗲的语气跟老公撒娇。可自己内心却没有以往那种久别之后的期盼。
  丈夫还没在电话里回答,儿子赤裸裸的从卫生间踱了出来。他身上水都没擦 干净,湿淋淋的见我在聚精会神的打电话,臭小子不知是有心恶作剧还是性欲发作,窜到我身后蹲下身突然一把从我吊带裙底下猛的把我的内裤一把扯到膝盖。
  这突然的袭击吓的我不由的惊叫一声「啊!」随即,我意识到还在和丈夫通话,忙强自压抑住自己的情绪。转头狠狠的瞪了蹲在我身后嬉皮笑脸的儿子,用手轻轻打了他一下。儿子没躲没闪,挨了我一巴掌只是恬着脸笑了笑,用拇指轻 轻捅了捅我白皙的屁股蛋,算是报复。
  我的屁股被儿子手指一捅,立时有些心神不宁。还没有来得及继续做出反应。
  电话里老公似乎察觉我有点不对,特别是刚才那声惊叫他听的很清楚。
  「琳琳!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从丈夫的语气里我听出了对我的关心。一时之间,我心里百感交集。如果时间倒退半个月,也许我会产生死的念头。我做 的事情太对不起他了。
  「没事,咱家门窗都那么严,能出什么事啊。刚刚电视里放个恐怖片,有个画面非常吓人,我看了一眼吓了一跳。没事了,你放心吧。」我的谎话越说越顺了。
  「是么?」丈夫的语气有些疑惑,可没再深究这个问题,「以后晚上别看恐怖片,我没在家你要是害怕的睡不着怎么办?儿子在干嘛?这些日子没人管他他 没惹祸吧。」
  此刻儿子正下流的把脸贴在我的屁股上一边用手在我大腿内侧轻轻抚摸一边用脸在我屁股上撒娇似的来回蹭。听丈夫问起他,我不由的脸一红,忙用手捂住话筒,扭头冲儿子用口型轻声说:「别闹了!是你爸爸!」
  儿子听了这话如遭电击!立时吓的不知所措起来。从我身后颤颤巍巍的站起 来一个劲冲我摆手,具体什么意思连他自己可能都不知道。我低头瞄了一眼臭小子刚刚还高高勃起的生殖器已经萎缩成一团了。看来父亲的威严在他心里占的分量不小。我不由得暗暗好笑,这个臭儿子难得有个害怕的人。不过再怎么说老公只是打个电话就把他吓成这样,还真够丢人的。
  我没理会儿子的反应,把捂着话筒的手拿开,继续跟丈夫说:「儿子啊?咱 们儿子哪有你想的那么爱惹事。这些天你不在家我又要上班这孩子居然学会自己做饭了。每天除了在家玩电脑游戏连门都很少出去。放心吧,等你回来我让儿子给你做几个菜你也尝尝咱们儿子的手艺。」儿子不再骚扰我,我的心踏实了不少,说话也不像刚才那么紧张了。
  「是么?咱们儿子长出息了。行!对了,他在吗?我跟他聊两句。」
  「他在房间里玩游戏呢,你等一下我去叫他。」说着我又捂住话筒,笑着把话筒往儿子手里一递轻声说:「你爸爸有话跟你说。」
  儿子一丝不挂的站在我身边抓耳挠腮了好一阵子,听我这么一说仿佛吓懵了。语气中带着明显的惧怕问我:「爸要跟我说什么啊!」
  我见他确实有些惊吓过度不免心里一软,轻轻抚了抚他的头凑在他耳边说: 「傻孩子,瞧你吓的。爸爸只是打电话来报平安的,想你了想跟你说会话,有什么好怕的。宝贝放心吧!妈妈和你的事,妈妈会保守秘密的,你爸爸永远不会知道的。赶紧接电话吧,随便跟爸爸聊聊就像平时一样别太紧张了。」说着我在他面颊上轻轻吻了一下,儿子这才恢复了一些镇定,从我手里接过电话。
  「喂!爸爸!」儿子强装出像以往那样跟丈夫打招呼的腔调。
  「嗯!宝康!暑假过的怎么样?你妈妈说你天天门都不出,就知道玩游戏,这可不成啊!怎么不和你那些朋友踢球了?」电话里丈夫对儿子的关爱透过电话的扬声器被站在儿子身边的我听的清清楚楚。
  「我那些朋友有的去亲戚家住了,有的出去旅游了。踢球一时没伙伴。爸爸您放心吧,我最近就是没玩伴才憋在家里的,过几天我的朋友们回来了我们还是 会天天都去踢球的。对了爸爸您在美国怎么样?看NBA了么?什么时候回来?」
  我在一旁一边听着儿子和丈夫的谈话,一边看着儿子健壮的身体。虽然没有再服用催情的药物,可儿子少年男子特有的男性气息还是让我有些砰然心动,不由的伸左臂轻轻搂住儿子宽宽的肩膀,用右手在儿子结实的胸肌上轻轻抚摸了起来。
  儿子被我摸的一阵颤抖,继而也用右臂紧紧的揽住我的腰肢,把粗糙的大手伸进我吊带裙底下在我赤裸的屁股上用力揉搓起来。
  「爸爸哪有时间看什么NBA啊,每天在这边除了讲座就是写稿子,连出去走走的时间都没有。还得忙些日子呢,要想回家还得过段时间。好儿子你在家一定要乖乖听妈妈话,别惹妈妈生气知道么?」
  儿子听到这,一边意味深长的应付着丈夫说了句:「知道了,放心吧爸爸!我会照顾好妈妈的!」一边下流的伸出中指顺着我的股间在我会阴部来回溜了溜。
  阴户和肛门之间的会阴是女性神经最为敏感的地带之一,被儿子突然用手指轻轻这么一挑逗,我被刺激的几乎要叫了出来。强自捂住嘴这才没发出声音。我 一边用拳头轻轻捶着儿子的肩膀一边小声呵斥:「讨厌!」
  儿子冲我咧嘴一笑,刚刚被丈夫的电话带来的突如其来的紧张和惊吓已经在我们母子之间荡然无存了。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种当着丈夫面跟儿子调情所产生的一种扭曲的心理快慰,这种变态的快感同样也在儿子体内燃烧。
他逗引我的手变的更加下流无耻了,而我也很喜欢这种刺激的感觉,看来我 彻彻底底成了一个荡妇了,以往的内心不安和羞耻感,在这些日子里逐渐被抛弃。直至含糊着接受郑蕾交换儿子的建议时潜意识中我还对自己的尊严保有一丝幻想,认为自己也许可以摆脱肉欲的冲动不再把这些荒唐的事情再进行下去,可此时此刻我才彻底看清自己原来是如此的放荡,居然可以一边跟丈夫打电话一边用手撸儿子的小鸡巴。
  算了!就像郑蕾说的那样,既然没法改变这些已经发生的事实,那么我最好还是作为一个体验者好好享受儿子美妙的鸡巴吧!
  儿子还在和丈夫交谈着,丈夫又在问儿子想要什么礼物。其实丈夫真的很宠儿子,每次出门都念念不忘要给孩子带一大堆国外的新鲜玩意。可随着儿子年龄的增长,反倒对什么都不是很感兴趣。只是嘱咐丈夫要注意身体,小家伙的语气 里倒是充满了对他爸爸的关心,可他的手却一直没留离开他妈妈的阴部和屁股。
  老实说我现在已经有些性欲高涨了。我一手握着儿子刚刚被电话吓到疲软的鸡巴温柔的来回撸动,一手在儿子的屁股上轻轻拍了拍。小伙子的屁股紧绷绷的,摸上去和自己的屁股感觉完全不同。儿子的手指在我屁股和阴户之间摸索了半天,继而抽出手把手臂搭在我脖子上,手掌落在我胸前,抓住我右边的乳房大力的揉 搓着。
  坏了!我一直在避免的尴尬事终于还是被儿子发现了!乳汁顺着他的手指缝从丝质的吊带裙衣襟上淌了出来,月白色吊带裙胸前的部分被我的奶水浸湿后显出一片明显的深灰色。
  「啊!」我和儿子同时惊叫。儿子惊叫的原因是完全没有心理准备,他并不知道我身体产生的巨大变化,被我突然喷乳的场面弄的不知所措。而我则是因为 这个丢人的秘密被儿子发现万分害羞,不由得失声叫了一声。
  电话里传来丈夫的疑问:「怎么了?宝康?你妈妈怎么了?」
  「没事,没事!妈刚才不是在看恐怖片么。又出一个吓人的画面,连我也吓了一跳!」还好儿子反应快,记得我刚才对丈夫编的谎话,此刻居然能随机应变解了眼前之危。
  我笑着轻轻在儿子胳膊上掐了一把,心里对儿子的反应能力很满意。推开儿子搂着我的胳膊,坐在他面前的沙发上,轻轻把刚才被他褪到膝盖的内裤脱了下来放在一边。然后掀起吊带裙下摆冲儿子招了招手,儿子的目光立刻落在我赤裸裸的阴部上直勾勾的看个不停。
  「哦!好的,爸您看着买吧,行!就这个牌子的……恩恩知道了……还有别 的事么?哦……好!」
  儿子一边在电话里敷衍着丈夫,一边死死的看着我故意露出的淡淡的阴毛,粉红微张的阴唇,喉咙一动一动的似乎在咽口水。的确没什么东西能比女人的性器官更吸引男人的眼球了。
看着儿子傻乎乎的样子我不由得一阵得意,再也没有什么内心的负担压抑我了,我大着胆子伸出手指当着儿子的面轻轻在自己阴蒂上摸了摸。这个带有明显 勾引的举动让儿子更加躁动了,他胯下的阳具再一次直挺挺的对着我,目光里充满了期待。
  我为了进一步挑逗儿子的性欲把右边肩头的吊带裙带子拽到一边,用力把吊带裙向下拉了拉,把我右边的乳房完全露了出来,雪白的美乳被我托在手里微微抖了抖,我向前略微伏下身,轻轻挤了挤浑圆饱满的乳房,一股充满奶腥味的乳 汁从我棕色的乳头里喷射而出,奶水喷射的力度不大,稀稀拉拉的喷到玻璃钢茶几的桌面上,留下一道浑浊的乳白色水线。
  儿子一边跟丈夫继续通话一边吃惊的看着我这出让人意外的色情表演。当我的乳汁喷到茶几上时,他伸出手指沾了点,先用鼻子闻了闻,然后把手指放进嘴里轻轻咂摸了一下滋味,脸上的神态既下流又有些古怪。然后一边打电话一边凑 到我身边,向我还在流淌乳汁的乳房伸出了手。
  「恩……好的!爸那您记得吃胃药,别再让胃病再犯了。好!我妈就在我边上呢。什么?您还要再跟她说两句?行!我叫她接听……」
  儿子没有向我那样握住我的乳房挤压,而是伸出两根手指狠狠掐住我湿淋淋的乳头用力拧了拧,继而把电话递到我面前,装作如无其事的样子大声说:「妈! 接电话,我爸还有话要和您说!」
  我媚笑着接过电话,儿子一屁股做到我身边,一手还在尽情玩弄我那只可怜的奶头,一手轻轻拽我另一只肩膀上的裙带,笨拙的把我的吊带裙向下褪,轻薄的吊带裙下摆本来已经被我拽到肚脐以上了,经过儿子再一次的拉扯,此刻像条破布条似的蜷缩成一团围在我的腰间,我几乎是赤身裸体了。
  「喂!老王,还有什么事情么?」我接过电话问丈夫,我发现自己一边被儿子扒着衣服一边和丈夫通话居然感到无比的兴奋,以至于声调都不由得提高了不少。
  「琳琳……」丈夫似乎有些踌躇,继而声音变的很低似乎怕被人听到似的:「我太想你了……亲爱的。你知道的,虽然我现在不行了,可一想起咱们分手那 晚你给我口交的场面我有的时候居然能够略微有些勃起了!我在这边找了家有名的专科医院已经在治疗了……亲爱的……我太想要你了……」
丈夫看样子这些日子憋的不轻,他的阳痿是生理上的,可内心的性欲其实还和正常人一样旺盛。
  每次分别久了我们打电话其实或多或少都会说些相思的情话,可现在我坐在 沙发上被儿子骑在腰间正用一双大手在我一对乳房上一阵猛烈的揉搓,奶水顺着我胸膛往下直淌,我根本没心思跟丈夫说过多的甜言蜜语。
与其跟远在万里之外的阳痿老公电话在里柔情蜜意,我更渴望跟自己强壮的儿子由此美满的性生活,这就是我堕落后真实的想法,以前即使在潜意识里产生过这种荒谬的念头我也会强自压抑的,可经历了一连串肉体和心理的放纵之后, 我发现原来放纵自己居然也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所以我根本不再打算克制自己了。
  「恩!我也是……亲爱的……早点回来吧,等你回来咱们……再说这些……儿子还在旁边呢,不方便……」我喘着粗气敷衍丈夫。
儿子似乎对我喷奶的乳房充满了好奇。细细把玩着,一会挤一挤,仔细的观 察奶水从我乳头喷出的瞬间,一会用一手掐住我勃起后坚硬的乳头轻轻用手指摩擦,玩弄了一会他把头伏下来,趴在我胸前伸出嘴叼住我左边的乳头开始用力吸吮起来,同时一手握住我右边的乳房使劲挤压,把奶水挤的飞溅弄得他满脸都是乳汁流淌,同时把另一手伸到我双眼之间熟练的挑逗着我的阴蒂,用手指大胆的去扣我的阴户。
我被他压迫的有点喘不过气了,想赶紧结束和丈夫的通话,因为我下面早以 湿的一塌糊涂了,淫水顺着大腿根流淌到沙发上,皮质的沙发经过我排除的爱液润滑使坐在上面的我感觉屁股底下滑溜溜的。
  「好吧……」丈夫见我没什么兴趣显得很失望,「那就这样,你和儿子在家注意安全,一定要关好门窗,我挂电话了,亲我一下,琳琳。」
  「恩!亲你!你也多保重身体,老王……」
  好容易丈夫的电话打完了,我想要挂好电话站起来舒展一下僵硬的身体,却发现怎么也摆脱不了儿子。儿子此刻已经从我阴部把沾满爱液的手抽了回来,正以一种孩子对母亲特有的拥抱方式紧紧的搂住我的腰,把头深深的埋在我的乳房上忘情的吮吸着我的奶水,那场面跟十几年前他刚出生时吃我奶时的场景一摸一样。我不由的心里一动,爱抚着抚摸着他充满汗水的头,脸上显出慈母般安详的 神态。
  我像哺乳期的妈妈一样眼睁睁看着儿子大口大口的吸光了我两只乳房里胀满的奶水,乳房里充满的乳汁经过儿子的挤压吮吸一点点的逐渐排干了,没有了奶水的肿胀感让我身体无比舒畅,同时自己一双乳房也不像刚那才么饱满浑圆沉甸甸了,逐渐恢复以往的圆锥形状,只是儿子还是对我的乳头恋恋不舍,在吸光我的乳汁后又足足耍赖了5分钟,他才从我乳头上抬起头来,问问我「妈!你是怎 么弄的?太棒了!」
  我红着脸推开他,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身体,把手里的电话话筒挂好。一边把蜷成一团围在腰间的的吊带裙脱掉一边含糊着回答:「这个……妈妈最近吃一种妇科药留下的副作用,妈妈也是今天刚发现。我本来想阻止你的!这种药物作用产生的乳汁不健康,你根本不该吃的。」
  「没事!」儿子呈一个『太』字靠在沙发上,一边看我脱裙子一边说:「我都忘了小时候吃妈妈的奶是什么滋味了。刚刚吃了几口感觉跟牛奶味道差不多,就是比牛奶稀,稍微有些腥。可吃奶的感觉真好!妈妈……」说着儿子也站了起来,紧紧的把我搂在怀里给了我一个深深的吻。
  「嗯………!」一手楼着儿子的腰,一手握住他硬邦邦的鸡巴撸了撸。我们 母子的嘴唇好久之后才分开,没等儿子说什么,我抑制不住内心的渴望主动要求着:「宝贝儿子!妈妈今天好想要……」
  「妈!我给你……我也忍不住了……」儿子在我耳唇和脖子上一阵狂吻,含糊着说着。
  性饥渴的我顾不上领着儿子回卧室,轻轻推开还在吻我的儿子一下坐到沙发上,分开双腿粉红鲜嫩的阴户早已被爱液滋润的湿淋淋的了,冲儿子招手叫道: 「来吧儿子!�我啊!妈妈忍不住了!」
  舍弃了尊严的我平生第一次说出这么下流的话,若是以往根本就是不可能想象的事情,此刻的我已经没什么顾忌了,什么母子乱伦,什么道德防线!郑蕾说的也没错,我选择了母子乱伦并且早就成为了事实根本就不应该再顾及什么母亲的尊严,从今天起我绝对不能再自欺欺人了,我要的就是肉体的快感!要的就是 偷情的刺激,就像刚才一边和丈夫打电话一边跟儿子调情,这种体验简直太刺激了,那种循规蹈矩的贤妻良母似的生活怎么能体会的到呢!究竟是我选择了堕落还是堕落诱惑了我?我现在根本不知道,我只知道此刻我太渴望儿子哪根硬邦邦的生殖器赶紧插进我的身体,好让我充满身体的性欲赶快得到发泄。
  「妈!你今天的确跟以往不一样……」儿子一边说,一边跪倒在我叉开的双 腿之间,沙发很矮,儿子个子又高他跪在地上我们的生殖器的位置正好相对,儿子一手扶在我微微有些隆起的雪白的小腹上,一手手握勃起后的鸡巴哆里哆嗦的蹭着我的大阴唇来回蹭着试探似的找寻入口。
  「真笨!每次都找不到正确的位置!」我一边埋怨着儿子笨拙的动作,一边伸手握住他的鸡巴帮他插入我的阴道。
  粗壮的阴茎经过我的引导,逐渐完全插进我的下体。我身子向后靠了靠,向前伸了伸腿,儿子双手搂住我的大腿外侧开始慢慢的前后扭动下身抽插起来。
  黑紫色的鸡巴一下一下有节奏的在我粉嫩的阴户里一出一入,靠在沙发背上的我能清楚的看着自己和儿子生殖器之间的每次接触,虽然在思想上已经完全放纵了自己,可我在这个淫荡的场面面前多少还是有些害羞,红着脸把头扭向一边 想要不看,可过了一会还是忍不住把头又扭过来继续看儿子的鸡巴究竟是怎么�自己的。没有了药物的迷幻,和亲生儿子的性交又恢复到了刚开始那种略带羞涩又能细细品味的阶段。同时我第一次这么仔细观察和儿子的性交过程,内心的刺激感绝不亚于初次等待和儿子做爱时那种紧张的感觉。
  儿子一边�着我一边跟我继续聊天:「妈……刚才我就觉得你今天很特殊。」
  我把腿紧紧的贴在儿子身体两边,下身开始轻微的前后摆动配合着儿子的抽插动作一边问:「妈妈今天跟以往有什么不一样?还不是给你做饭,陪你做爱……啊……这下好舒服……再用点力!乖儿子!」
  儿子听了我的呻吟和鼓励变得有些亢奋了,一边加倍卖力的在我阴户里抽插着鸡巴一边用右手大拇指抵在我的阴蒂上在抽插的同时开始刺激我的阴蒂,并且 用其余四根手指抚弄着我的阴毛,我肥美的阴户有节奏的吞吐着儿子硬邦邦的鸡巴,眼前的画面在我心里产生的刺激丝毫不亚于又阴道传到大脑的那阵阵快感。
  「我也说不清楚,前几天跟妈妈您做爱我感觉就像被您强奸。你太占强势了!今天我感觉您无论在之前的前戏和现在正式的交媾,每个过程。每个动作,似乎都是在享受,也是在指引我似的。今天您给我的感觉太特殊了!刚刚在您怀里吃 奶的时候我的性欲几乎都没了,只想趴在您身上什么也不想,饿了就吃奶,那种感觉太惬意了,可一转眼您给我的感觉又像一位温柔的妻子,让我又有种想跟妈妈您共同创造性快感的想法。总之今天的您太不可思议了!」
  说着儿子加快了抽插速度。喘气的声音也越来越粗。我一边听他说话一边尽我所能的配合着他的性交动作。真像儿子说的那样,我其实也有种想和他一起共 同创造性爱快感的想法,而不是向以往靠药物单纯的追求自己的满足,可能这就是做爱和性交的不同吧。
  我笑了笑没说什么。用手轻轻帮儿子擦了擦额角的汗水。性经验丰富的我看的出儿子小脸憋的通红,呼吸急促,看样子很快要射精了。我闭上眼准备细细体会儿子高潮来临前的疯狂,多日来和儿子性交我早已了解儿子只有在快射精前几 分钟才是最凶猛的,而那时也才是我在整个性生活过程中真正满足的时刻。
  果然,儿子伏下身亲了亲我的脸颊,突然托起我低垂在沙发沿的双腿,站起身不再采用跪蹲的姿势,那么含蓄了,猛的把我双腿扛在肩头开始一阵疯狂的抽插,一时之间竟然显得十分威风凛凛。
  而我对于儿子射精前这阵如狂风暴雨般的猛烈进攻早有准备,闭着眼顺从的 任由他摆摆。儿子鸡巴在我阴户里搅动产生的快感如同电流般阵阵袭来,儿子的滚烫龟头一次次猛烈摩擦着我的阴道,强烈的撞击着我的子宫口,我忍不住也不想想以往那样强加抑制了,忘情的张开小嘴大声的呻吟起来:「啊!啊!……好舒服,再来!继续……好儿子,妈妈舒服死了!还要!……再使点劲!」
我一边叫唤着一边用手用力的掐儿子,闭着眼我也不知道掐的是他什么部位, 只知道自己满腔的快感让自己的力量没法控制,只想死死的抓住男人的身体。
  「妈……妈……!」儿子也在低声呻吟着,他嘴里反反复复叫着我。一双大手紧紧的握着我一对乳房也在忘情的用力揉搓,同时鸡巴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
  我的阴部一阵抽搐,高潮来了。我尖叫着,呻吟着用力捶打着儿子的胸膛, 这才是真正的高潮。还能有什么比这奇妙的感觉更让我沉迷?如此自然的性爱高潮在药物作用下是根本体会不到的,所有一切的过程只为高潮到来那一刻,我终于迎来了!
  「呃……呃……呃……!」儿子发出一连串傻乎乎的叫声,也射精了……
  ……
  今晚跟儿子第三次做爱之后,我没有向以往那样把儿子赶回自己的房间。而是像一对刚刚有过性接触的情侣那样互相依偎着一丝不挂的躺在一个被窝里。
  儿子紧紧的搂着我,我把头靠在儿子身边。屋里的灯已经关了,可窗帘没有拉,我望着窗外清晰的夜空不由得轻轻叹了口气。
  「怎么了?妈。」儿子虽然叫我妈,可语气里里仿佛把我当做妻子一般。
  「我在想你爸。」我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让儿子吃了一惊,我靠着他的身体明显一颤。
  「爸爸怎么了?刚打电话不是很好么?爸爸说还得过些日子才能回来,在那以前妈妈……咱们还能继续快乐一段日子呢!」说着儿子用手轻轻捋了捋我多次性爱后凌乱不堪的阴毛。
  「傻孩子,就算你爸爸回来,妈妈也能找机会跟你亲热的,我不是想这些事。只是想如果你爸有你这样的身体该多好。」
我忽然想到丈夫老王阳痿的事情儿子并不知情,忙岔开话题以免说漏了嘴把丈夫在儿子心里的形象毁了。「算了不说这个了,记得妈妈说有事要跟你商量么?」
  「恩,妈您说。」儿子乖巧的回答着,一边仍继续捋我的阴毛玩。
  「讨厌!把妈妈下面的毛都拽疼了!」我推开儿子淘气的手娇嗔着继续说:「你郑阿姨有个提议……怎么说呢……」话到嘴边我有些犹豫,本来郑蕾的建议我就没有明确答应她,今天跟儿子的性生活过的又这么和谐,我一时还真拿不定主意到底该不该答应郑蕾的要求。可话说出来了,索性直接告诉儿子,跟他商量一下也是好的。
我犹豫了一下问:「你觉得郑阿姨怎么样?」
  儿子被我推开手后还是不闲着,伸手紧紧搂住我又开始摸我的屁股。听我问这话有些不解的问:「什么怎么样?挺好的啊,您指哪方面?」
  「嗯……长相,感觉,你对郑阿姨有什么评价?」我没有拒绝儿子再次的骚扰,任由他的手在我丰满的屁股上来回游走。
  「长的挺漂亮的,而且太显年轻了。妈妈不怕您不爱听,您很美,可一看您就是三四十岁,郑阿姨则不然,她很会打扮,不知道内情的人也许会误会她连三十岁都不到,不过她的漂亮没有您的美看着亲切真实。而且就我感觉郑阿姨是个很开放的女人,这点跟您也完全不同。我很奇怪她怎么会跟您是知心的好朋友,你们根本就是两类人。」
  「呵呵,观察够仔细的,连郑阿姨是个开放的女人都看透了,我的儿子真是善于观察女人啊!」我用讥笑的口吻跟儿子开着玩笑。
  儿子立时不好意思起来,他此刻想到自己跟郑蕾独处在小屋里的那段时光,望着怀里的我有些不好意思了。扭捏的说:「说什么呢,妈,别拿我开心了。」
  「你喜不喜欢郑阿姨?」我忽然变的郑重的问儿子。
  「您指哪方面?」儿子不解的反问我。
  我横下心索性开门见山直接说:「你想不想跟郑阿姨上床!」
  「啊?」儿子惊的有些目瞪口呆,虽然上次郑蕾已经给了他一些暗示,但他一直单纯的认为这只是郑蕾跟他的隐私,作为隐私儿子甚至一直对我保密,可没 想到我会问出这种话来,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是好。
  「啊什么?」我又拿出妈妈的架子,恢复了以往母子间说话的语气直截了当的问他:「妈妈问你呢,有这么个机会让你跟郑阿姨上床,你想不想?妈妈不是跟你开玩笑,也不是试探你!我实话都告诉你,你郑阿姨和她的儿子ROCK和咱们母子一样也是母子乱伦家庭。今天她忽然有个建议,觉得她和ROCK之间 长时间的性生活既单调又乏味还充满了乱伦后的内心不安,想彼此给对方找个合适的性伴侣缓解一下压力。她觉得咱们母子和她母子正好可以交换尝试一下,妈妈没有明确答应她,想听听你的意见。」我把郑蕾的话半真半假的告诉儿子,同时隐瞒了我和郑蕾的所有不愉快。
  「听着好像挺刺激!」儿子显得很有兴趣,可继而又一脸不情愿的对我说: 「可……可我不想让妈妈被ROCK�……他……他是外国人……」
  刚开始听儿子舍不得我委身ROCK我还有点感动,毕竟儿子还是很爱我的,可听着儿子后半句那天真的原因我不由的扑哧一笑
  「妈,你怎么想?这种性伴侣交换的情节我以前只在A片里看过,没想到自己还能遇到,而且交换的性伴侣还是对方的妈妈!这……这荒唐的有点过份!」
  「那你的意思是不想这样了?好吧,明天妈妈给郑阿姨打电话推掉她这个建议。」
  说实话,我虽然对这个建议一直有种跃跃欲试的感觉,可真要实施心里确实没有勇气。正好用儿子当挡箭牌拒绝郑蕾。同时明确跟她断绝关系,再不接触这个让我琢磨不透的女医生了。
  「别!」儿子忽然开口阻止我,「其实郑阿姨说的也没错……妈妈我也怕您跟我做爱日子久了心里会有负担吧,要不咱们就照郑阿姨说的……试试?」儿子红着脸不好意思的说:「其实ROCK,长的挺帅的,妈妈你确实应该尝试一下。」
  这几句话明显口不应心,看样子郑蕾对儿子的吸引力的确不小。
  「臭儿子!拿你妈妈当什么女人了!还尝试一下!跟本就是你垂涎你郑蕾阿 姨的美貌!太虚伪了……看妈妈怎么收拾你!」说着我笑嘻嘻的抓住儿子疲软的鸡巴用力拽了拽。
  儿子一声惨叫,接着抓住我的阴毛也展开了报复。一时间我的卧室里一片笑闹中显得春意怏然。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