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eptember 6, 2009

媽媽張琳~第九章罪恶的诱惑

第九章罪恶的诱惑

  周六应该是个让人心情愉快的日子,可我并不觉的。

  一早起来收拾房间,洗衣服忙了个不亦乐乎。整个早晨的工作量超过我一星
期上班的总和。直到10点多我才把最后一条因为昨晚跟儿子性交弄脏了的床单洗
完。看着阳台架子上晾的满满的衣物擦了擦汗水,我这才算长出了一口气。

  可家务活仍没有干完,我和儿子中午还得吃饭。稍事休息后我又开始做午饭。
昨晚的性生活儿子似乎并没满足,和我亲热以完被我轰回房间独自又玩了大半夜
的电脑游戏,现在已经日上三竿了还在蒙头大睡。算了!孩子也不容易,平时学
习压力那么大难得过一个没有任何补课的夏天由他去吧。我把米饭做好又炒了几
个菜,准备碗筷的时候儿子这才打着哈欠,从卧室出来跟我打了声招呼,一头扎
进卫生间开始洗漱。

  等他洗漱完毕,我早在饭桌前等半天了。母子俩依然像昨晚一样没有多说什
么,只是闷头吃饭。正吃着我忽然间想起跟郑蕾的约定,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
已经12点多了。我向正抱着饭碗狼吞虎咽的儿子轻声说:" 慢点吃!别着急,一
会吃完饭跟妈妈去昨天跟你说过的那个阿姨家,记得换身整齐点的衣服,别像现
在这样大裤衩大背心的,出去做客要有礼貌。"

  " 妈你真烦!" 儿子不耐烦的抗议。一边咽下嘴里的米饭一边说:" 我不想
去了!天那么热。出去干什么啊!要去您去吧,我在家继续玩游戏!"

  " 又不听话了!" 我板起面孔放下筷子," 妈妈都跟人家越好了,你怎么可
以临时变卦呢?是不是又要惹妈妈生气?" 我又开始吓唬他。

  这招现在成了我的看家宝,儿子最近只要见我变脸就会退缩。虽然如此他还
是小声嘀咕着:" 干嘛非让我也跟你去啊!不想去还不行!真烦!就这一次!以
后去你朋友家别拉着我,烦死了。"

  " 都答应去了你还那么多废话!一会记得换衣服,别像在家这样随便。" 我
假装严肃的命令道。

  家里有辆捷达车,虽然我也有驾证但平时上下班都有班车坐,周末我又是全
职主妇有干不完的家务,因此很少开车出去,大多数时间都是老公当做交通工具,
现在他出国了,车子扔在楼下的停车位已经很长日子了,堆了厚厚一层土。想要
开车去郑蕾家看来必须先找地方擦车,本来就忙了一上午累的半死的我想想就头
痛。儿子却兴高采烈的要试试自己开车,被我严厉的制止了。他才17岁,要考驾
照得等到明年满18岁才成,身为一个法律工作者我当然不能允许儿子的违法行为。
他只好十分扫兴的他被我强拉上了一辆公交车。

  一路上儿子不停埋怨我:有车不开!这么热的天非挤公车。就算我不愿开车
为什么不打车。说的我也有些生气了不顾车上人的目光大声呵斥他:" 你这孩子
怎么这么任性?你怎么那么娇贵?坐会公交车就受不了么!在这样跟我废话你自
己回家去!"

  儿子见我真的发脾气吓的撅着嘴不敢再说什么了。我一路也没再搭理他,这
孩子被我们夫妻宠的有些太不像话了!总是那么任性,有时不真对他发脾气也不
行。

  其实我并不是舍不得打车那点钱,只是中午我家附近的出租车要比公交车还
要难等,而且我家离郑蕾家其实也没多远的路程,实在不想冒着被晒黑的危险多
站在太阳底下。

  很快到了郑蕾家的小区,我在前面走,儿子在后面跟着。一路上还是谁也没
理谁,看的出儿子也有些生气,那我也没给他好脸色,最近我为他付出了这么多
本来就有委屈没处发泄,他还这么惹我不高兴,我自然没有安慰他的心情。

  按响了郑蕾家的门铃,是ROCK为我们开的门,见我的到来他显然没有心理准
备,刚开始是一脸惊讶的表情,继而显得十分兴奋,亲热的招呼我:" 张阿姨是
您啊!欢迎!请进……这位是?" 他发现了站在我身后面向另一边的儿子,带着
疑惑询问。

  "ROCK.我跟你妈妈越好了来商量点事情,这是我的孩子王宝康,宝康,这是
ROCK,我也不知道你们谁年纪大,那个是哥哥那个是弟弟,以后希望你们也能成
为朋友。" 听完我的介绍,儿子才不耐烦的转过头冲ROCK点头招呼了一下。ROCK
也向宝康点点头忙把我们让进客厅。

  这次客厅里的冷气开得很足。ROCK也不像上次那样穿着了,不过依然很随意,
像我儿子在家一样,大裤衩,大背心穿着拖鞋。他让我们坐下,一边开冰箱给我
们拿饮料一边冲着母亲的卧室大声喊:" 妈妈!张阿姨来了!"

  " 知道了!我这就出来,让张阿姨先休息一下,我忙完手里的事情马上来。
" 卧室里传来郑蕾的声音,也不知她在忙什么。

  ROCK在与人接触方面表现得很成熟,不像我儿子在家里来客人时那样不知所
措,一边招呼我们喝饮料,一边跟宝康闲谈,问问他是那所学校的,几年级。有
什么爱好。毕竟年轻人容易沟通,很快两个小伙子就找到了共同语言:都喜欢足
球和篮球,都喜欢玩游戏。一有共同语言本来还带着气的儿子马上把刚才的不愉
快忘了个干净,俩人立时聊的热火朝天,把我一人搁在了一边。不过ROCK却不向
儿子那样在交流中全神贯注,时不时的用眼角的余光瞟我,看的我极不自然,我
微微有点后悔因为怕热穿了条膝盖以上的短裙子,总感觉ROCK一直在偷看我没穿
丝袜露在裙子外白析的大腿似的,可又没有什么证据,于是把不好的感受归结于
是自己的错觉,我不想把别人想的那么坏。

  过了好一会,郑蕾才从卧室走出来。同样,这次她也没有穿的向上次那么豪
放,相反休息在家的她反倒穿着很正式:雪白的真丝衬衫浅灰色的西装短裙加上
肉色长筒袜和黑色高跟鞋的搭配俨然跟我初次见面时那副白领丽人的样子。只是
金丝边眼镜后面那双美丽的杏眼布满了红丝,看样子没有休息好,显得有些慵懒。

  " 对不起,琳姐。每个周6 我都要和美国的同事在网上开个小会,耽误了一
会,不好意思。这位是你儿子?" 说着她用眼睛看了看和ROCK聊的热闹的宝康。

  我连忙介绍:" 宝康,这位是郑蕾郑阿姨,她是你爸爸的同学,也是我的好
朋友,跟阿姨打个招呼。"

  " 阿姨你好!" 儿子远没有ROCK初次见我时的落落大方,带着腼腆向郑蕾问
好。

  " 你好!你就是宝康呀。我常听你妈妈提起你。小伙子真听话!" 郑蕾虽然
说着客气的话,但我听了心里却有点不是滋味:我初次见ROCK,对他的英俊和强
壮最不绝口。郑蕾却对我儿子的称赞是听话,看样子她肯定觉的我儿子不如ROCK.。

  " 宝康是很听话,学习也一向很好,这次考试在年级里都排前几名呢!" 我
装作附和故意炫耀儿子的学习成绩,生怕被郑蕾小看了。

  " 呵呵!是吗?" 郑蕾仿佛没听出我的弦外之音,依然笑呵呵的问宝康:"
小家伙考的这么棒妈妈一定给了你不少奖励吧?"

  我的脸刷的一下红了,郑蕾这家伙的话分明在拿我和儿子之间的隐私取笑我。

  " 没有。没有。您听我妈瞎说呢,我考的就那么回事。" 儿子不知道我把我
们之间的秘密全对郑蕾说过,还表现的很谦虚。" 不过郑阿姨,您真的是和我爸
爸是同学么?我爸爸都40多岁了,可您怎么这么年轻啊!" 傻小子带着疑惑问她。

  " 哈哈!小家伙嘴真甜,说话就招阿姨高兴,阿姨当然和你父亲年龄差不多
了,谁说这个年纪的女人就一定得显得老呢?你看看你妈妈不比我还年轻还漂亮
么?" 说着郑蕾咯咯的笑了起来爱抚的摸了摸儿子的脸蛋。

  儿子傻乎乎的扭头看了看我,琢磨了一下说:" 您说的也有道理,不过您跟
我妈妈的气质完全不同。"

  ROCK这时时机恰当的接过话头:" 我倒更觉得张阿姨更显的成熟美丽,好了
不说这个了,宝康跟我去玩X360吧,有个游戏双打比一人玩有意思,来……" 说
着把儿子拉到一旁的一个小房间关上门开始玩电子游戏。

  郑蕾笑着看着他们走了。这才坐到我身旁。我板起脸,带着不满的表情瞪了
她一眼。她连忙赔笑脸:" 生气了?瞧您嘴蹶的那么高,都不漂亮了!" 她拿哄
孩子那套来逗我,气的我扑哧一乐,再也没法扳着面孔了。

  " 跟我开玩笑开惯了,可当着孩子别这么胡说,你知道我心里多难受么?"
虽然笑了,我还是得表达对她的不满。

  " 知道!知道!不就是跟儿子性交么?多大不了的事啊!" 大概在美国生活
久了,也开放惯了,郑蕾显然不知道这件不伦之事,对于深受受中国传统思想教
育的我在肉体和精神的损害有多大。

  " 什么大不了的事?你知道我这几天几乎每个晚上都没睡好么?" 憋了几天
的委屈和今天对儿子的不满经过郑蕾无意的一句话终于爆发了。" 晚上只要一闭
眼要睡觉,我就想起我丈夫。我现在每天都在自责中生活!你不认为你有责任么?
"

  郑蕾冷笑着看着我。听我问她这话,不紧不慢的回答道:" 我早就知道你会
有怪我的一天,可你心里的不安和自责虽然大,但你在整个乱伦事件中的受益难
道小么?起码你现在不用再为儿子会出去找妓女或着为了性欲以身事法做出什么
强奸轮奸的勾当而提心吊胆了吧?相比之下哪方面的压力对你更大一些呢?而且
真的为了这种事你儿子犯了法,那远远就不是你靠自责能起作用的。这还不算在
和你儿子乱伦的同时也满足你的性欲。两权相较取其轻,这是你和我第一次沟通
时就达成的共识,如今怎么能把责任完全推到我头上呢?"

  我被她问的哑口无言。的确,母子乱伦这个计划虽然是郑蕾提出的,但决策
者却是我,郑蕾并没有强迫我,况且就目前来看效果的确非常好,我还有什么可
责怪她的呢?可是……这中间总有什么不妥,却是我无法想透彻的。这种隐约中
不祥的感觉,其实从最开始听从郑蕾的建议跟儿子有了边缘性接触的时候已经对
她产生了,只是一直总处于模糊的状态。每次对她教给我的方法产生疑问,总能
被她新的道理打消,到现在我自己还是不能十分确定自己的选择是否正确,可对
她的依赖感却与日剧增。

  我把头靠在郑蕾的肩膀上,低声抽泣起来。这些日子的委屈我只能对她宣泄,
只有她能理解我的苦衷。一边哭一边断断续续的说:" 可是……可是我就是没法
面对自己的良心……我想我丈夫……"

  郑蕾轻轻拍着我的后背以示安慰劝道:" 别哭了。傻姐姐,这真没什么大不
了的,男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家老王看着老实谁能保证他没在外面找女人?
你就当你给自己找了个小情人,在国外再恩爱的夫妻也会背着彼此出去找情人的,
只要你对丈夫还有爱,那么出轨的仅仅是你的肉体,就算被他知道也会原谅你的,
只要不去考虑现在的性伴侣是你儿子,那么这一切不但不是心理负担,相反还是
种很好的享受呢。好了,好了!别哭了,再让孩子们看见。"

  我从她肩膀上抬起头,接过郑蕾递来的纸巾擦了擦眼泪,她微笑着问:" 这
下全部发泄出来感觉怎么样?" 稳定了一下情绪后我这抽着鼻子才说:" 好点了。
哭过之后,心里好多了。" 说完眼里含着泪花跟郑蕾相视一笑。

  郑蕾见我完全恢复了,这才问:" 没有心理负担了,我可就要向你提问了。
这几天母子间的性生活过的怎么样?你满意么?" 见我又有些变色,她忙解释:
" 别误会,姐姐,我就想了解一下,看对你和你儿子有什么负面影响没有。别忘
了我的心理医生身份哦!"

  听她这么说,我只好红着脸低着头像接受审讯似的小声说:" 第一天还不错,
虽然小家伙第一次跟女人发生性关系,但表现的相当出色,老实说,我被他干的
连续高潮。可昨天却很不好,不知道他从那看了个什么九浅一深性交方法,说是
为了取悦我让我舒服,他干的倒是很卖力气,可让我既没有满足感,又觉得无聊。
因此完了事,我对他发了点小脾气。"

  " 呵呵,你儿子太可爱了。" 郑蕾推了推眼睛框,再一次发出称赞" 不像我
的ROCK为了自己痛快从不顾我的感受。不过你应该教育他正确的性爱啊,咱们以
前定的计划,你不仅要充当他的性伙伴,更主要的就是还要作为性导师,在他在
性生活方面产生迷惑和误区的时候要及时纠正他,这些你全忘了么?"

  我撇撇嘴,不满的说:" 再怎么说,我也是他的母亲啊!你怎么能要求一个
母亲在跟儿子性交的同时还要那么明确的说自己的感受呢?求求你多少给我留点
面子吧。"

  " 说到底你还是因为那可笑的自尊在做怪!" 郑蕾也有点不满了," 看来你
的心理问题依然很严重。让我把那些没用的感情放在一边明确对你说吧。你现在
和你儿子来我家做客表现的是正常的母子关系,母亲慈爱中带着严厉,青春期的
儿子乖巧中也带着些许叛逆,这都是人类社会正常的意识形态。可一到晚上你们
这对母子上了床,就不要再有这种可笑的想法了,在性生活中只有男人和女人的
关系,你和你丈夫过夫妻生活的时候考虑过什么面子么?有什么变态的性花样能
够不好意思跟自己的丈夫或妻子提么?因为你们是正常的性伙伴,所以根本就不
会有什么特别的羞耻感。同样的,性伴侣换成了你儿子你也该对他平等对待,既
然能够一起性交,连男女生殖器接触这种人类最值得羞愧,最神秘的隐私都做过
了,还要什么面子和自尊?追求男人和女人最原始的性快感现在才是你们在床上
找寻的真谛。"

  听她说的那么直接,我一时不知该如何对答。郑蕾一向的说话风格就是咄咄
逼人,见我没发表意见还在犹豫,又接着说:" 我的傻姐姐,我在美国生活那么
长时间,最看不惯中国人虚伪的地方,明明心里想要,却总是因为面子而不去追
求,这正是你现在的表现。凭良心说,你在和儿子做爱的时候的满足感,比不比
你和老公做的时候大?"

  听郑蕾这么问,我眼前立时浮现出自己一丝不挂用尽办法也无法让老公勃起
的那根猥琐的小鸡巴。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郑蕾笑着说:" 这不就行了?看来你内心里对性的渴望也很强烈嘛。既然如
此,为什么还要掩盖呢?就像我说的,今晚开始,再和你儿子上床的时候不要再
有任何心理负担,不要再想什么母子!只把儿子当做最可靠的性伙伴,一心只要
在他身上得到满足,做到这些一切就足够了。明白了么?"

  " 说的容易!" 听她大道理说完,我还是提出自己的看法:" 我不像你那么
思想那么前卫。虽然我现在能厚着脸皮把身体当做礼物送给儿子,可毕竟我是他
的母亲啊!你说的道理不难理解,可说到放弃尊严我根本做不到!我可以不隐瞒
的告诉你,连续两天的性交,我始终还在用你教给我的那个姿势,我根本不敢面
对儿子。你让我怎么才能追求什么最原始的性快感,即使他能给我不小的快感,
我也只是低头默默享受,根本不会主动争取!甚至连叫床的声音都不好意思发出
来。这么压抑的心结根本不是你说这些就能轻易解开的。而且就算跟我发生了乱
伦的关系,他也是我的儿子,我再怎么不要脸没法拿他当什么小情人对待!"

  见对我的说教完全没有作用,郑蕾也没着急。拍拍我的肩膀,站起身来回到
卧室,不一会拿了两盒药出来。

  " 可以理解!可以理解啊!" 她低声叹息着,重新坐到我身边说:" 你这些
反应完全在我意料之内,所以我叫你来,一是给你们母子分别做下心理辅导,在
一个原因就是跟姐姐你分享一点好东西。说着故作神秘的冲我晃了晃手里的药盒。

  " 这是什么东西?" 我疑惑的问。

  " 先不说这是什么东西,咱们继续先说你的心理负担。刚刚你也说的很明白
了,无论我说的你多么觉得有道理,可由于你的教养,生活的氛围,都无法让你
做出追求内心渴望性快感的举动,那么心理疗法对你这种中国传统妇女几乎没有
作用了。因为你保守的思想根深蒂固。对于你这种情况,我建议你采取药物疗法。
" 见我一脸的怀疑,郑蕾连忙解释:" 琳姐,你不用紧张,我让你吃的药不是传
统意义上治病的药,因为你根本没病,吃什么药呢?我让你吃的是些对女性性生
活有保健作用的药物,就像男人有伟哥一样,女人同样也有这种药,吃了能促进
性欲,对美满的性生活是种保障。我希望在强烈的性欲刺激下你的心理障碍会不
攻自破。当然,这只是我的小小的建议,如果你硬要维持那可笑的自尊……一方
面你无法享受到性生活的快乐,另一方面,由于你在和孩子过性生活中还摆出家
长姿态,那么长期怀着奸淫母亲这种心理负担的儿子再有什么不妥我可不敢保证。
"

  听到最后一句话,我不由得有些心动,我犹豫了片刻。最终选择了接受郑蕾
的建议,这也许是我今生最错误的决定。可一方面怀着对孩子的担忧,另一方面
内心对完美性生活的深深渴望,我还是点了头。

  " 那你说我吃什么药好呢?你拿的是不是要让我吃的?" 我红着脸问她

  见我答应了,郑蕾似乎长出了一口气。忙向我推荐她手里的东西:" 这是我
托朋友从美国带来的,叫Sex baby一种新研制出来的女性催情药。" 听到这,我
脸红的更厉害了。她继续说:" 别看这两小盒每盒要上千美元呢,我朋友一共才
带来4 盒,我留下两盒,这两盒送你了!" 说着硬往我手里塞。

  一听说这药这么贵,我那好意思收。跟她推让了半天,最后还是被她硬塞进
我的手提包里,却于情面,我不再推辞,又觉得给她钱显得见外,暗暗决定过几
天约她去南京路以陪我逛街为名买件名贵的首饰送她当做补偿。也就没再说什么
客气话。

  见我收下了药,郑蕾悄悄把嘴凑到耳边叮嘱我:这药虽然好,可不能多吃,
每天吃一次,一次1 粒就可以了,原本这种药是为性冷淡的女人准备的,送给姐
姐你只要能缓解你的心理障碍就足够了。"

  我一一点头,刚才粗看了一眼药盒,上面全是英文,大学毕业这么多年过着
平淡的日子,上学时学的那些东西早忘光了,已经根本看不懂。听她这么说,我
心里有了些底,难道她还能害我么?

  一切交代清楚了,郑蕾这才征求我的意见:" 现在琳姐你的心理问题我算解
除了,能不能单独跟宝康交流一下?"

  我想了下点头同意了但还是嘱咐郑蕾:" 他不知道我把跟他的事都对你说了,
你别吓着他。"

  郑蕾答应了。走去敲ROCK和宝康玩电子游戏那间房的门。

  一阵嘈杂声,ROCK开了门,看得出俩人很投缘,边玩边开着玩笑。郑蕾提出
跟宝康单独聊会天,ROCK没反对,答应着替他们关好门,回到了客厅,拿出一罐
可乐,坐在我面前的椅子上跟我没话找话开始闲聊。

  宝康玩游戏机的屋子很小,除了电视和游戏机外放不下任何家具,平时就是
ROCK的小游戏室,X360游戏机扔在地上,所有在这玩游戏的人都是坐在干净的红
木地板上玩,宝康和ROCK刚刚也不例外,俩人盘腿坐在地上玩了半天,忽然见郑
蕾进来,认生的宝康有些手足无措。

  郑蕾关掉游戏机,顺势坐在宝康面钱。电视上因为AV输出没有信号变得一片
漆黑。

  " 郑阿姨!" 宝康不知所措的叫了郑蕾一声。

  郑蕾低头拽了拽因为坐下变皱的裙子" 恩" 了一声没说别的。

  宝康有些紧张了含糊着问:" 您要跟我谈什么?" 其实他心里在说:" 我跟
你也不熟,有什么好谈的?"

  郑蕾还是没理他,她似乎对自己的西服短裙似乎充满了不满,这扭扭,那动
动,直到她调整好可能自认为舒服的姿势:坐在地板上,双手抱住高高蜷起的双
腿,下巴懒洋洋的放在膝盖上,美丽的长发披散在俏丽的面颊旁。这才开口说话
:" 也没什么,只是我听你妈妈说你对女性身体很有兴趣。是么?"

  宝康刚开始还在为眼前这么漂亮阿姨,摆了这个性感的坐姿有些心神不宁。
因为虽然郑蕾的双腿紧闭着,可仔细观察还能透过她翘起的裙角看到她若隐若现
的裙内风光。隐约中宝康似乎看到郑蕾裙子底下迷人的肉色丝袜中间显出一点明
显的黑色。" 难道这个阿姨穿了条黑色内裤?我以前上网看到别人都说穿黑色内
衣裤的女人性感狂野。我妈妈一向穿的都是白色和肉色的内衣裤,看来从我从不
狂野的妈妈那能够反证这个说法不假。难道这个姓郑的漂亮阿姨就是那种性感狂
野的女人么?真看不出她居然40多岁了,看她的神态气质根本就像个20来岁的办
公室女白领嘛。第一次跟她认识就这么近距离的接触,我的心怎么跳的这么快?
这种紧张的感觉连和妈妈性交时也不曾有过。她单独跟我在这个小屋里究竟要说
什么呢?"

  宝康的胡思乱想被郑蕾的问话惊出了一身冷汗。他不知自己的妈妈究竟跟这
个美丽的有些妖艳的女人说了些什么,但再年少荒唐,他也知道跟母亲乱伦是人
所不齿的。突然听郑蕾这么问,原本就不知所措的他更是紧张的说不出话了。

  " 别怕!傻孩子。你妈妈跟我是无话不说的好姐妹,我又跟你父亲一样是个
心理医生,有什么可害怕的?对你说实话吧,你母亲之所以能像现在这样满足你,
幕后的功臣就是阿姨我。所以在我面前你根本不用不好意思。" 郑蕾带着表功的
语气安慰着宝康。

  " 真的?" 宝康有些不相信,他一直以为是妈妈的母爱作用才对他表现的百
依百顺,没想到这种事情还会有计划,他幼小的心灵似乎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 骗你干什么?你母亲发现你浏览黄色网站,收集黄色电影和图片就开始找
我想对策,是我教她从和你做性游戏开始一步步直到跟你上了床,难道不该谢谢
我么?呵呵,像你母亲那么漂亮的大美人,是花大钱都难找的,怎么样?在床上
征服自己母亲的感觉很不错吧?" 郑蕾放肆的大笑起来。

  宝康的脸红一阵,白一阵,一时不知该说什么。这个女人究竟要干什么?如
果按她的说法,似乎是她一步步把母亲和自己往乱伦的深渊里推。可究竟该不该
对她发脾气,在没弄明白她的用意以前,宝康显得十分的犹豫。

  郑蕾笑了一阵,伸出手轻轻抚摸了一下宝康不满青春痘的面颊,嘲笑着说:
" 呵呵,难怪对自己漂亮的妈妈那么冲动,一脸的青春痘都是性欲憋的吧?"

  宝康厌恶的拨开她的手,他对这个漂亮阿姨一下厌恶到了极点,几乎要抽她
几个大嘴巴了。

  郑蕾完全无视他过激的举动,虽然被他粗鲁的打断,可还是继续伸手摸他的
脸,一边继续说:" 你也不用恨我,阿姨并没有害你们。起码你能比同龄人先尝
试性生活带给你的满足感这不就是好处么?更何况你的性伴侣还是你妈妈那么一
个绝色大美人,难道你还觉得吃亏么?同样,你妈妈也很乐意跟你性交,虽然她
不善于表达,不过我们那么亲密,她什么都跟我说了。跟我这么要好的朋友,你
觉得我能害她么?"

  王宝康思索了一下,觉得郑蕾说有些许道理,可仍然不平的说:" 说的好听!
你怎么不跟你儿子乱伦?根本就是害我和妈妈!"

  郑蕾不禁哑然一笑。反问宝康:" 谁跟你说过我和ROCK不是乱伦的母子了?
看来说你可爱,还真没说错。" 说着郑蕾找出手机,扔给宝康::" 要不要看证
明?上星期的激情留念。"

  宝康接过郑蕾的手机,不用特意寻找,郑蕾手机的桌面就是一副她的口交照
片。大概是ROCK照的,因为角度原因拍下来的郑蕾脸部显的有些变形,但可以肯
定就是她,两根手指掐着男人的命根子,正用舌头托着龟头。男人半脱下来的蓝
色大裤衩,很明显就是ROCK刚刚穿的那一件。

  " 后面还有!" 郑蕾示意宝康继续找。宝康此刻已经心乱如麻了:没想到看
似这么高雅的女人竟然这么淫乱。看她照片上的表情似乎无比享受为儿子服务。
而自己的妈妈……即使在我鸡巴都插进阴道的时候还对我那么冷漠。隐隐之中,
宝康的愤怒已经化作对ROCK的一点羡慕了。

  " 这……真的是您?" 宝康恢复了对郑蕾的礼貌。带着疑惑把手机还给郑蕾。
但很明显照片跟本不是假的。

  " 如果你再有怀疑,我就让ROCK进来当面给你表演一次怎么样?当然,这得
征求你母亲的同意。不过她早就知道我这个秘密了,若非如此她也不会对我那么
信赖。所以为了得到你的信任,我也一样不对你有隐瞒。" 郑蕾接过手机对宝康
说。

  " 我对你信任有什么用?你为什么需要我对你的信任呢?" 宝康有些不解。

  " 因为……怎么说呢!呵呵好害羞!" 害羞这个词第一次从郑蕾嘴里说出,
她自己都觉得有些不自然。" 这么说吧,帮助你们母子的同时我也希望得到一些
好处……这个好处其实……其实就是你。"

  宝康吃惊的同时感到一阵迷惑忙问道:" 我?可郑阿姨咱们以前并不认识啊!
今天才第一次见面!再说我一个高中生,能有什么好处给你?"

  郑蕾嘴角带笑拉过宝康的手轻轻在手背上拍了拍,低声说:" 你不了解我。
你妈妈知道,我有过一次失败的婚姻,从那以后对于任何男人都不再信任了,可
我也是人也有正常的生理需求。和你妈妈一样我也遇到了我儿子ROCK性早熟的问
题。于是我试着用母子乱伦这种方法排解他的性冲动,从而自己也能得到生理满
足。因为这些,当我知道你母亲的苦恼的时候我才会那么热切的帮助她,因为她
跟我的遭遇太相似了。同时我还有个小小的私心,想通过辅导你们母子正确的乱
伦观念跟你们成为朋友……你应该知道你母亲跟你乱伦的心里压力有多大,刚刚
才和我哭过。我也一样,虽然我比她这方面的经验要多,但我内心更渴望找个没
有心理负担的性伴侣,毕竟母子乱伦对母亲的心理阴影太大了。"

  郑蕾推了推眼镜框,虽然满面通红,但目光里却隐藏着一丝狡黠,继续说道
:" 我的意思,你明白么?就是想通过你母亲认识你这个年轻有朝气对性欲充满
渴望的小伙子,给我做个没有母子之间那层关系的性伴侣!摆脱我内心的困扰!
这下你明白了么?" 虽然内容十分露骨,她也是满面通红的在说,但郑蕾娓娓道
来却没有任何羞涩的感觉,并且握着宝康的手更加用力了。

  宝康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个漂亮阿姨鼓励自己母亲跟自己乱伦的理由
竟然是对他这个素未谋面的孩子有企图。虽然荒谬,但看她现在的举动却有些像
真的,为了打消自己的疑惑他又问道:" 我还是不信!你说你要找个不是母子的
性伴侣,既然你离婚了为什么不再找个男人正式交往?像阿姨您这么漂亮的单身
女人难道没人追么?即使是情人关系也总比我这个素未谋面的孩子来的实际吧?
"

  这个问题似乎正是郑蕾的软肋,她想了想才说:" 傻孩子,阿姨不是对你说
了么?阿姨经过一次失败的婚姻根本就不打算在结婚了。而且再找男人,即使是
纯粹的情人关系,难免就会因为亲密变的没有秘密,被对方知道我和儿子通奸,
阿姨的脸往哪放?经过深思熟虑,我觉得你们母子才是最值得信赖的关系,因为
彼此的秘密对方都知道,不会看不起对方。而且平时工作生活几乎没有任何交集,
不会影响到对方的正常生活,所以我才把你选作最合适的目标。而且我帮了你这
么大的忙,阿姨只在你和妈妈之间的……性生活里要求一点小小的满足……你难
道还会拒绝阿姨么?" 说着郑蕾放开握着的宝康的手,大胆的把手伸向他的裤裆,
在他生殖器上轻轻摸了摸。接着说:" 除非你觉得阿姨年纪老了,配不上你!那
么阿姨也不会强求你的。"

  经过郑蕾的手触摸,宝康似乎有了些反应,他没有拒绝郑蕾的动作。只是低
声喃喃的自言自语:" 这太突然了!我有些不敢相信了!难道我真有这份艳福?
刚刚才和自己美丽的母亲有了实质上的性接触,马上又有这么一个漂亮的阿姨主
动投怀送抱,这……这不是在做梦吧!"

  郑蕾向前探了探身,轻轻在他的脸上吻了一下,笑着说:" 傻孩子!人生本
来就充满了未知数。好好享受你的人生吧!" 说着分开了一直紧紧并拢的膝盖,
让宝康更加迷幻的情景出现了。郑蕾端庄稳重的西服短裙下居然没穿内裤。刚刚
宝康看到的黑色原来是她浓密的阴毛而不是什么性感黑色内裤。她微笑着抓住他
的手塞进自己裙子里面,胆小的宝康下意识的要抽出手来,却被郑蕾死死的按住,
他也就顺势把手放在了郑蕾娇艳多汁的女性生殖器上带着胆怯和羞愧胡乱抓摸起
来。郑蕾又不失时间的开始引导着宝康和自己接吻。

  时间在昏暗的小房间里仿佛停止了似的,宝康和郑蕾的舌头像小蛇一样纠结
在一起。虽然早以能娴熟的和自己母亲舌吻的宝康第一次领略到不同女人带给自
己接吻感受还是有些紧张。吻着吻着,郑蕾扑哧一笑推开了他。宝康还以为自己
接吻的技术又出现了问题,搔着头皮傻乎乎的问:" 郑阿姨,我那做的不对?你
要笑我!"

  郑蕾理了理微微散乱的头发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裙子,笑着回答:" 你那都做
的挺好。只是再发展下去,我怕我把持不住现在就要跟你……不过这事最好还是
在让你妈妈明白以后再说吧。你也知道你妈妈多严厉,现在正是她心理脆弱的时
刻,跟她说这些她一定会崩溃的,我慢慢找时机再跟她交流。好了,以后日子长
着呢,现在你知道阿姨有这份心就可以了,咱们出去吧,你妈妈大概都等急了。
" 说着就要开门出去,忽然又转过身冲宝康露出一个调皮的微笑说:" 臭小子,
刚才摸的阿姨好舒服,真有点舍不得让你走了。回去一定要先对你妈妈保密,她
现在特别敏感,等过些日子……她自然就会想通一些事情,那时咱们就能痛痛快
快在一起快乐了。一定要记得保密啊,小家伙!对了,你妈妈让我当你们间的传
话筒,说她很不喜欢你昨晚的性交方式,你回去再和她亲热什么都不要考虑只要
按自己想要的来,就可以了,明白么?很简单的!"

  见宝康坚决的点点头,郑蕾这才开门和他一前以后回到客厅。

  这段时间对我简直是种煎熬。和ROCK独处的这段时间我的心里七上八下,生
怕他又什么举动。可虽然客厅里只有我们俩,但他除了有时眼睛有些不老实在我
一些敏感的地方偶尔扫过,却也什么失礼的举动。一直彬彬有礼的跟我聊天,内
容无外乎天气工作学习之类的琐事,但经过简单的沟通,我发现这孩子待人接物
表现的超出年龄的成熟,不由得把对他的一点不好的印象有所改观。甚至见他在
跟我聊天里表示出一些不同寻常的体贴入微,我居然由此对这个帅帅的小伙子产
生了不小的好感。

  隐约间内心深处这种超乎长辈对孩子的好感,在随着时间的推移在潜移默化
的急速增长。我很快发觉了自己这不现实的念头,同时马上努力抑制::别乱想!
自己是这孩子母亲的朋友,虽然知道他们母子之间的事情,但怎么能因为这个原
因就对他胡思乱想呢?况且自己已经背着丈夫跟儿子乱伦了!怎么能再有什么堕
落的想法!这种让我内心不安的感觉一定是错觉!对!肯定是错觉!自己再怎么
觉得这个男孩英俊乖巧,也不可能有什么别的想法,集中精神,一定不能胡思乱
想。

  虽然极力欺骗自己这一切不同寻常的感觉,完全是自己的错觉,但和ROCK交
谈过程中,我还是多少有些失态,甚至开了几个不太得体的小玩笑,表面上的若
无其事,和心里的七上八下成了鲜明的对比,我越来越觉得自己虚伪了。

  在内心反复翻涌的这种煎熬中,终于等到了郑蕾和宝康从小房间出来。我忙
停止了和ROCK的交谈,站起来走上前去,焦急的小声问郑蕾:" 怎么样?宝康没
被吓到吧?"

  郑蕾笑笑摆摆手:" 放心吧!我跟他说好了。以后他不会有什么心理负担了。
"

  我忙向她身后的宝康望去,他满脸通红的低头看着脚面,不敢跟我目光接触,
我认为是郑蕾跟他说的可能太露骨了,孩子有些不好意思,也没太往心里去。就
向郑蕾告别:" 多谢你了!郑医生。老麻烦你,怪不好意思的,从不给你出诊费
又白拿你的药,我心里怪过意不去的,改天我请你和ROCK吃饭吧。那我们就先走
了。"

  郑蕾笑着送我出门,ROCK也跟了出来。边走郑蕾边说:" 那说好了!过几天
我们母子可去姐姐家蹭饭吃了!别那么客气啦!都是自己姐妹。。回家路上小心。
我就不远送了。" 说完又一语双关的嘱咐我和儿子:" 我对你们母子说的话要记
住了哦!" 说完眼角眉梢带着笑意,我和儿子分别领悟了她话里的玄机也没说什
么,一起走出了小区。

  目送我们远去后。关上防盗门,ROCK双手握拳兴奋的冲郑蕾叫了起来:" 耶!
妈妈我知道张阿姨喜欢我!我从她对我说话的语气和神态里看的出来!你不知道
妈妈,有一阵子我见她看我的眼神都有些发直!她肯定喜欢上我了!相信我的判
断妈妈,这是我最开心的一天了!"

  " 笨蛋!我早对你说过!" 郑蕾收起了脸上的笑容阻止了ROCK要跳起来的冲
动。" 没有女人不喜欢英俊男人。张琳也不是神仙,当然也一样了。只要你能做
出稳重的举止她有点喜欢你很正常。通过我对她的了解,这种你所偏爱的良家妇
女最讨厌男人色迷迷的毛手毛脚,所以只要你能保持克制,用你平时经常勾引乖
乖女的那种良好表现伪装好自己,打动她的心是迟早的事情,不过要引诱她上床,
单纯靠你的外表和跟她有限的接触是远远不够的。"

  " 那怎么办?" 刚刚兴致勃勃的ROCK被郑蕾的话打消了不小的信心" 我以为
只要装作一副可靠乖巧的样子,再加上我的长相征服这种中年女人不成什么问题
的。可妈妈你这样说,我连继续进攻的勇气都没有了,能告诉我我还欠缺什么么?
"

  " 你欠缺的是我的帮助!我的宝贝!放心吧,我今天已经帮了你不少了!尤
其是送给她的那两盒媚药,只要她吃了,不久的将来她就是属于你的了。" 说着
郑蕾得意笑了起来。

  " 什么药?"ROCK 有点摸不着头脑。疑惑的问妈妈" 我没看到您送给张阿姨
什么药啊!能告诉我么妈妈!你究竟给她什么东西了?"

  " 哈哈哈哈" 郑蕾笑的更得意了,她进自己卧室拿出一盒已经开了封的药递
给儿子,ROCK从小在美国长大药上的文字看的清清楚楚"Sex baby ?" 他念了一
遍标签上的名字,简单看了下说明,还是有些不解。又问母亲:" 这是种女用性
药啊,你为什么要介绍给张阿姨吃呢?"

  郑蕾抢过药瓶,举在面前看了看说:" 你知道什么?这可是宝贝,在美国每
盒都要上千美金。这是种新研制的媚药,不仅仅只是促进女性性欲那么简单。你
知道上个世纪有种臭名昭著的媚药叫做THUOCDUAME么?俗称叫做" 空孕催乳剂".
那是种注射剂,只要注射两次,就能让女人性情大变,再贞洁的烈女也会主动脱
掉内裤日以继夜的要求性生活,甚至不惜强奸男人。这种药就是" 空孕催乳剂"
的后续产品,只是由注射改为口服,效果也不像" 空孕催乳剂" 那么猛烈,但是
吃了之后女人还是会走向堕落的。原本这是种处方药,在美国专门为性冷淡的女
人研制的,但是对于张琳这种传统的东方女性,心理防线那么坚强,我不得已才
想办法让人给我弄来的。为了骗她吃这东西,妈妈不仅白白扔了2 千美元,而且
一下午对她说的嘴唇都快磨破了!你要怎么报答妈妈呢?"

  ROCK大笑着把郑蕾搂在怀里,隔着白色的真丝衬衫大力的揉搓起她那对傲人
的巨乳,正要说什么,忽然发现郑蕾被自己玩弄的那对乳房竟然怎么流出了一股
液体,隔着乳罩和衬衫把他的手都弄湿了。吓的ROCK忙缩回手吃惊的问:" 妈妈!
你怎么了?这是什么!" 说着疑惑的看着双手。

  " 哈哈" 郑蕾又发出一阵开心的笑声,一边解开自己衬衫纽扣,用力把里面
黄色蕾丝花纹没有海绵护垫的乳罩拽到胸部以上,手托一对颤巍巍饱满的乳房冲
ROCK得意的说:" 傻孩子,妈妈也吃这种药了。你没记得我刚刚对你说过这种药
的别名么?空孕催乳剂,顾名思义,即使不是哺乳期的女人吃了这种药也会因为
雌性激素的作用分泌出乳汁的,甚至未婚处女也不例外。妈妈并不是因为性冷淡
才吃这种药的,只是觉得能分泌乳汁,在性生活中是件美妙的事才想尝试了一下,
看样子效果很不错!用不了多久你就能享受到张琳的乳汁了,在那以前,你先尝
尝妈妈的奶水吧!也许你早忘了是什么滋味。让我来给你做点提示"

  说着,郑蕾托着乳房的手用力开始挤压,两股白浓浓的乳汁像箭一样从她棕
色的乳头里喷射而出,随着一声男人毫无防备的" 哎呦" 声,准确的喷射到ROCK
的脸上。看着儿子一时狼狈的样子,郑蕾淫笑的更加厉害了,随着笑声,一双硕
大乳房在手里一阵乱颤……

  (未完待续)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