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eptember 6, 2009

媽媽張琳~第六章有小秘密

第六章我们都有小秘密

  随后的几天里我不动声色的观察着苏秀娟和老孙,他们外表掩饰的很好,别
人只看到秀娟一副小马屁精的样子围着老孙团团转,有些同事对此则甚为不屑,
但只有我知道秀娟出卖的不止是灵魂还有她宝贵的肉体。对她我心里充满了怜惜,
可我毕竟没有实际权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隔三差五的被老孙留下" 加班".我
只希望老孙这个色狼别占了便宜不办正事,如果小苏没有被留下,那以我的脾气
肯定会跟他没完的。

  苏秀娟除了这件事没对我说过,除此以外和我几乎是无话不说的好朋友。好
几次看着她秀丽的面容,话到嘴边我都咽了回去不忍心提这龌龊的事揭她的伤疤,
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才好。

  丈夫出国了,这几天儿子要期末考试也被我赶到我父母家了,家里只有我一
个人觉得有些孤单。前些天我就主动邀请苏秀娟来家里跟我做伴,想借机会跟她
深入的聊聊,一方面想安慰她,一方面也想提醒她不要被男人白占便宜。

  对于我的邀请苏秀娟欣然接受。这个姑娘在上海没有亲戚,自己和别人合租
了一间二居室当做宿舍,能跟我做伴她也很高兴。下了班回自己的宿舍她拿了洗
漱用具和一些换洗衣服就搬进了我家。在单位里别的分来的大学生都规规矩矩的
管带自己的书记员叫" 师傅" 只有我们一直姐妹相称。一方面我这人很容易和人
交朋友,另一方面对这个漂亮的女徒弟也觉的十分投缘,再加上我也不像其他同
事那样能装深沉,所以秀娟对我也是亲切中带着尊敬。

  一起住了几天彼此相处的很融洽。每天早上我起的早都是我做了早餐吃完后,
一起赶班车上班,傍晚一起下班一起做晚饭,吃过之后随便看看电视上会网然后
在一张床上睡觉,睡之前聊会彼此的贴心话,俨然一对亲密无双的" 闺蜜".但是
秀娟嘴很严,我试探了几次她都没有提过和老孙的事情,除此以外对我毫无保留,
我甚至知道了她来月经的日子和第一次和男朋友开房过夜的宾馆的名字。我也把
我内心里的小秘密除了和儿子的不伦之情以外全对她坦诚布公了。几天的接触让
我们更像一对亲姐妹那样融洽了。

  这天快下班苏秀娟忽然面带尴尬的走到我办公桌前说:" 琳姐,今天下班你
先回去吧,孙主任有份文件让我帮他打出来,我得晚点回家。"

  我从报纸上抬起头看了看秀娟,小姑娘满脸羞红低着头。我故意大声说:"
什么文件还用你这实习生加班?跟老孙说拿回家写去,明天给他,回家吃完饭我
帮你写。老孙头老使唤你我早看不过去了,有什么事让他找我,就说我说的。"
在单位我从来不给我看不顺眼的人好脸色何况小苏所谓的" 加班" 具体干什么我
又不是不知道,我想能以我的地位多少保护她一些。

  苏秀娟羞红的脸上显出一丝焦急,忙对我解释:" 姐,别让我为难成么?就
一篇稿子我一会就写完。求你了,晚上你也别做晚饭了,我一会就回去请你外面
吃。"

  见她焦急中带着哀求,办公室里同事又都在侧面注视着我们。我只好暗暗叹
了口气说:" 那好吧,忙完早点回去,我等你吃晚饭,不用外面吃了,一会我买
点好菜等你回来一起吃。" 说着收拾东西没再看她一眼匆匆回了家。

  晚饭我准备的很丰盛,对着一桌子饭菜我呆呆的出神,已经是晚上8 点了,
苏秀娟还没回来。我心里对老孙充满了仇恨,一个娇弱的小姑娘你到底要糟蹋多
少次才能满足?正想着,秀娟拖着疲倦的身子按响了门铃。我打开门还没说话,
她冲我笑了笑说:" 姐,我累死了,先去洗个澡!" 然后不等我回答,扔下公文
包冲进卫生间,把门反锁上了。

  我站在卫生间外不知所措,里面传来苏秀娟小声的啜泣声,继而哭声越来越
大,我已经不能再装作没听见了。

  我用力敲了敲卫生间的门,叫着::" 秀娟你开门,怎么了?怎么了秀娟?
"

  过了半晌,卫生间的门打开了,秀娟赤身裸体满身是水一下扑到我怀里像个
孩子一样嚎啕大哭。我清晰的看到苏秀娟娇嫩的乳房上清晰的牙痕。我忙轻轻拍
着她的后背安慰道:" 不哭!不哭!怎么了?谁欺负你了跟姐姐说!"

  哭了一会,苏秀娟含含糊糊的说:" 没事!没人欺负我!"

  我板起面孔说:" 成了!你也不用瞒我了。你跟老孙的事我早知道了!"

  苏秀娟吃了一惊,呜咽着说:" 你说什么?"

  我掏出手机,把拍下来的视频给她看,看完后她的脸色变的灰白,半天说不
出话来。

  我安慰她:" 好了,先冲干净了出来说吧,但是你得相信姐姐我录这个绝对
没有恶意。等你洗好了咱们好好聊吧。"

  她停止了哭泣,点了点头,重新进了卫生间开始清洗自己受到玷污的肉体。
我等了好一会她才洗干净穿好衣服来到客厅。

  相对无言,我们一时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好,最后还是我打破了沉默问道:"
今天怎么了?我以为你早习惯这档子事了呢!没想到你还挺脆弱。"

  苏秀娟从我话里似乎听出了讽刺,用手捂着脸低声说:" 琳姐你别说了,是
我不要脸!"

  我伸手拉过她的手,轻声说:" 我没别的意思,你别误会。我自从上次无意
间撞见你们干那事后,我设身处地的替你想过,如果我和你换了位置,也会做和
你相同的选择。我并不是想挖苦你,只想好好跟你谈谈希望你别被老孙白白的占
了便宜。"

  我说的诚恳,苏秀娟显得轻松多了,她靠在我肩头喃喃的说:" 孙主任说只
要我满足他,他就把工作名额给我,而且以后会逐步提拔我,让我不用考试从合
同工直接升成公务员。姐!你说他说的是真的么?"

  我叹口气,抚弄着她湿漉漉的长发说:" 傻孩子,他说的话你别全信,工作
名额他有权给你,公务员哪有不考试的?即使是他老孙头也没那个权力。他不过
是区区一个办公室主任,法院里他这级别的领导有的是,听他胡说呢!"

  秀娟把脸埋在我胸前不好意思的问:" 姐姐,那你说我该怎么办?离正式分
配还有1 个多月,我跟他好已经好些日子了,难道就此放弃么?"

  我想了想说:" 当然不能放弃,老孙这人阴着的很,接下来这些日子你尽量
拿我当挡箭牌,能减少和他的接触就减少,但也不能让老东西太失望,偶尔让他
占个便宜喂喂他也就算了。把这些日子熬过去,只要你正式签了合同就可以把他
甩在一边了。他再纠缠你,就给他看我录得那段视频,让他有多远滚多远,否则
就放给他老婆看。"

  苏秀娟紧紧地搂着我一脸依赖的表情答应着:" 恩!恩!"

  我发现她搂我楼的很紧,却也没在意,拿她当个不懂事的小妹妹一样继续问
:" 那今天你怎么受不了老孙了?回来哭的那么厉害?他用什么变态的手段折腾
你了么?"

  秀娟忽然变得很奇怪,紧紧地搂着我的腰,用脸在我胸前撒娇似的蹭来蹭去,
我觉得很别扭,只听她低低的声音说:" 今天他也没用什么变态的手段,但是跟
他做那事,我忽然觉得特别对不起你!说真的,姐姐!其实我一直都挺喜欢你的!
你对我这么好……"

  说着她撅起小嘴竟然要吻我!

  我大吃一惊,忙用力推开她,惊讶的问:" 你要干什么?没毛病吧?"

  见我这个样子,秀娟又显出可怜的样子,一边低声哭泣一边说:" 姐姐!我
……我其实喜欢你!"

  我惊的目瞪口呆,这个饱受老头蹂躏的娇弱女孩难道是个同性恋?难怪来法
院工作这么久不少小伙子都对她献过殷勤,可她却从不对那些男孩正眼相看呢。

  苏秀娟继续边哭边说:" 我其实从上大学开始就喜欢同宿舍一个女生,但我
不敢说出来,每当跟她一起洗澡看着她的身体我就有想占有的感觉,对这事我很
迷茫。后来我也交了男朋友,并且也开过房,我发现我对和男人做爱非常的恶心。
所以跟男朋友没相处多久就分手了。如今为了工作我必须违心的和一个糟老头子
做爱,心里的愤怒和恶心一直堆积着。自从进了法院认识您我心里就特别喜欢您,
喜欢您的美丽端庄,和对臭男人的傲气。这几天和您住在一起,您又像个大姐姐
那样照顾我,晚上睡觉时我搂着您闻着您的体香心里才觉得踏实。所以今天再被
老孙糟蹋时我实在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了。" 说着又大声的哭了起来。

  我心里的纷乱不亚于当初发现儿子偷我内裤手淫时的心情,对这个饱受委屈
的徒弟,小妹妹,好朋友,一时不知该抱着她痛哭一场还是赶紧轰她走好。

  哭了一会,苏秀娟情绪稳定了不少,说道:" 对不起,琳姐,我把我所有的
秘密都告诉你了。希望你以后别看不起我。我想我该走了!" 说着站起身要走。

  见她如此可怜我实在不忍,拉着她的手说:" 别走!咱们先吃饭,你是我妹
妹,我哪呢看不起你呢?" 说着把她拉到饭桌边,她挣扎着要逃走,我把她按在
椅子上给她给她倒了杯红酒,说:" 要走也得吃了饭再走。" 她这才勉强同意。

  饭桌上秀娟没有了往日开朗,闷声喝着酒。我也陪着喝了几杯。几杯酒下肚
我又拿些开心的话题逗她聊了几句,气氛这才有所缓和。酒越喝越多,一瓶干红
已经见了底,我又拿出一瓶打开后仍是边喝边聊化解着我们心里的隔阂和尴尬,
复杂的心情在酒后产生了微妙的变化。我再次给我们各斟满一杯红酒,喝了一口
红着脸问她:" 好妹妹,我真的有你说的那么好么?"

  老实说,从女人的角度看秀娟我其实隐隐有些嫉妒,这姑娘美得像朵荷花一
样清秀,虽然我对自己的容貌一直很有自负,但我觉得即使不算年龄原因,我在
她这个年纪也绝对没有她漂亮。刚刚发现她是同性恋时我吃了一惊,等冷静下来
我忽然萌生了一股邪恶的感觉,看着这么娇滴滴的小美人,身为同性的我隐约有
种占有欲,想要看她在床上任我摆布获得满足。大概最近我的性生活压抑太大,
老公不中用,和儿子在伦理边缘的性挑逗使我兴致勃勃却一直没有实际的宣泄,
如今面对这么娇美的女追求者一向以传统女性自诩的我,内心深处居然产生了前
所未有的邪念。

  看来我越来越放荡了!

  借着那一丝酒劲我开始挑逗起她来。晕乎乎的头脑里伦理道德已经全都不复
存在了。反正能跟自己儿子性交,再多个同性恋伙伴算什么?一股破罐破摔的念
头充斥着我的大脑,而且我录的苏秀娟被老孙奸淫的视频一遍遍在我眼前闪过,
对她娇嫩的身体我竟然也是满怀渴望。

  大概此刻几杯低度酒下肚我已经眼角饱含了春意,内心的想法不知不觉已经
显在脸上了。听了我的问话,秀娟站起来走到我面前,扳过我的肩膀低头看着我,
也有几分酒意的她同样一脸的春意盎然,微笑着说:" 当然了!姐姐你是最美的
女人!我要是男人我一定会追你的!" 说着低下头在我耳边轻声说:" 我就喜欢
姐姐一个人!" 说着轻轻叼住我的耳垂用舌头舔了起来。

  我" 咯咯" 娇笑着,搂住她纤细的腰肢,让她坐在我的腿上,跟她耳鬓厮磨
着。

  我拿起高脚杯把杯里残存的红酒全都倒在嘴里,轻轻扭过秀娟俏丽的脸蛋,
迎着她的樱桃小口把嘴凑上去,一边跟她深情的接吻一边把嘴里的红酒送进了她
的口中。这是我和丈夫婚后丈夫常对我用的爱抚。此刻我却用在了一个同性的身
上,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别扭的。但当我的舌头和秀娟借着红酒滑腻腻的纠缠在一
起的时候那种甜蜜感和刺激感是和异性接触完全无法体会的。尤其还有那份深深
隐藏充满成就的占有感,更是处在被动性生活中女性无法理解的

  长吻过后我有些不知所措了。并不是我不想继续,而是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了。但是苏秀娟却显得十分老练,她随手把身上的T 恤衫脱了扔在一旁,刚刚洗
过澡没有戴乳罩,她那对像她本人一样娇小的乳房笔直的挺立着,见她的乳房如
此娇嫩可爱,我忍不住用双手握住一边揉搓一边开玩笑说:" 秀娟我跟你说你别
生气,你的乳房还够小的。以后找个男人好好给你揉揉也许能大些。" 就像我对
儿子讲解女性乳房时说的一样,秀娟的乳房虽小却充满了青春的气息,富有弹性
而又洁白1 ,让同是女人的我摸着都爱不释手。

  苏秀娟红着脸啐道:" 姐姐你讨厌!" 说着开始脱我的衬衫,我任由她脱掉
衬衫解开乳罩的,刚刚解开乳罩的粘扣,我那对硕大的乳房一下就挣脱了乳罩的
束缚显露在她面前。我骄傲的挺了挺胸,让略微有些下垂的乳房显得仍然坚挺,
自豪的问:" 秀娟,姐姐的乳房比你的怎么样?"

  秀娟托起我的乳房颠了颠,棕红色的乳头微微颤抖,她顾不上回答我的问题,
低头咬住我左边的乳头开始轻轻的舔了舔。

  我的敏感地带跟大多数女人一样是耳垂,两个乳头和阴蒂,任意一点的刺激
都会让我兴奋不已,前段时间跟儿子大玩摸乳游戏其实是对我很大的考验,还好
小家伙毛手毛脚每次都只管自己开心把我弄得都很疼,否则兴奋点被他点燃我恐
怕早就跟他做出有悖人伦的事了。

  苏秀娟却不一样,作为女人她不但知道女人的敏感地带而其还知道怎样才能
点燃女人的兴奋点。同样是叼着我的乳头用舌头舔,但只几下我的乳头就被她挑
逗的开始变硬挺立起来了,我用拇指和食指捏住她粉嫩的乳头轻轻的掐动,我也
要努力刺激她的兴奋点,这种掐乳头的手法是我自己寂寞时自慰常用的方式,果
然她很快也被我挑逗起来了。在我腿上换了个姿势,由侧坐变成骑跨在我身上,
伸出双臂搂住我的脖子,又开始和我激烈的舌吻,我们的乳房互相紧贴着,扭动
着身子彼此的乳头互相蹭着。

  一切开头难,虽然我们都没有同性性爱的经验,但是前戏部分都很进入角色,
这使得我们的羞耻感已经降为0.但是当我们彼此脱得一丝不挂倒在床上滚做一团
时却不得不面对同性间最大的尴尬:怎样彼此能获得性满足。?

  我们想尽了办法,起初是彼此口交,苏秀娟平躺着我跪骑在她脸上,弯下腰
把脸埋在她双腿之间,贪婪的啜饮着她双腿间神秘河流的甘泉。她也舔弄着我的
阴户。这种69式的猥琐姿势在我丈夫阳痿以后成了我们夫妻彼此获得满足的最常
用的性爱姿势,但和秀娟一起弄,我确怎么也找不到那种感觉。即使她为了让我
满足的呻吟已经开始用牙咬我的阴蒂,但我还是无法达到高潮。倒是苏秀娟被我
用舌头娴熟的在阴部一阵爱抚已经爱液横流了。

  我从秀娟没有几根阴毛的阴户上抬起湿漉漉的下巴,拢了拢披散的长发,喘
了口气说:" 不成了,你别咬了,咬的我疼死了。

  苏秀娟也从我腿下钻了出来,一脸歉疚的问:" 姐姐,那怎么办?"

  还没容我回答她忽然灵机一动说:" 要不这样!"

  说着,她跟我面对面坐在床上,一条腿穿到我左腿以下,一条腿放在我右腿
以上,往前挪了挪身子,把阴部跟我的阴户紧紧地贴在一起,开始像蛇一样扭动
腰肢。我们的外阴互相摩擦起来。

  我也学着她的样子扭动腰肢,我们的大阴唇阴蒂和阴毛互相蹭着,希望能找
到不一样的快感。这种方式的确是我想都没想过的,我感觉秀娟的阴部潮湿发热,
阴蒂尖尖的勃起了,同样我的阴蒂经过她的摩擦也开始变硬了。虽然阴道内没有
填充感,但这种刺激别有一番滋味,尤其看着秀娟半闭着双眼,仰着脸快活的呻
吟,我感觉她被我征服了,我仿佛是个强壮的男人正用骄傲的阳具满足着新婚的
娇妻。不由得我脸上显出一股自得的表情。

  我边继续跟她摩擦阴部,边伸出手掐住她小巧的乳头一边玩弄一边说:" 好
妹妹,舒服么?舒服你就叫!家里隔音好,我跟你姐夫干事的时候叫的声音比你
大多了。"

  苏秀娟似乎真的达到了高潮,小脸红扑扑的更显得可爱无比,她也伸出双手,
握住我的乳房一阵揉搓。大声说::" 姐姐!太刺激了!你舒服么?"

  我其实远没她那么夸张,但还是敷衍的点点头说:" 我也舒服死了,秀娟你
把姐姐强奸了。"

  " 嘻嘻" 秀娟顽皮的一笑,然后略带惆怅的说:" 我真希望我是男人,能真
正的干姐姐你一次!"

  我把她紧紧地搂在怀里咬着她的耳垂轻声说:" 我也是!"

  我的意思和她正好相反,我其实也希望自己是个男人能好好的干这个娇美可
爱的小姑娘一次。这大概就是同性恋标准的占有心理吧。

  少女和妇女的区别不光体现在外表,对性生活的追求上也有非常明显的差异,
苏秀娟是典型的情窦初开的少女,意乱情迷之下虽然没有真正的性高潮,但已经
娇喘连连十分满足了,我却正是如狼似虎的熟妇年纪,这么折腾心里那种犯罪的
刺激感虽然其乐无穷,但性欲却有增无减。

  我从床下拿出隐藏的小盒子,把我和老公平时用的夫妻情趣用品倒在床上,
从里面检出两个跳跳蛋和一根自慰棒微笑着问:" 秀娟,喜欢么?……

  郑蕾今晚过的很空虚,儿子ROCK为了期末考试已经拒绝和她同房两天了。这
个外表高贵优雅的中年单身女医生对性的渴求,其实远远超过他那因为青春期而
躁动的混血儿子。

  孤独的夜晚郑蕾正在电脑前和一个中年男人视频聊天。

  " 我的女王!离开你已经很长日子了。我想死你了!想你的乳房!想你那雪
白的大屁股,还有你骚骚的小逼!女王再让我看一眼你的小逼逼吧!" 男人长得
很文雅,但说的话却污秽不堪。

  " 闭嘴!你这条狗!给你看难道你能满足我么?" 郑蕾一脸冷笑的说,金丝
眼镜后面美丽的眼睛里充满了不屑的眼神。

  " 女王!我能满足你!你应该清楚我们为什么分开!而且我在这里新买了很
多你喜欢的玩具,你看看。" 说着男人把皮鞭,手铐,蜡烛,夹乳头和阴唇用的
夹子一样样的摆在电脑前。最后又拿出一件黑色的皮制紧身衣,乳房和阴部都是
开了口的那种猥琐着笑着说:"look !"

  郑蕾看着这些东西眼里的目光变的既贪婪又渴望。她变换了口吻说" 你是我
的主子,快!快!把这些东西给我!用那根鞭子好好的抽我的屁股吧!主子!"

  男人得意的说:" 这下可以让我看下你的逼逼了吧?我的女王!我也渴望你
能在我身边,这种低温蜡烛滴在身上的感觉实在是太爽了!你赶紧到我身边来吧,
咱们一起体验这种快感"

  郑蕾忽然阴险的一笑,站起来掀起裙子褪下内裤,一边把电脑上的摄像头放
到自己双腿之间让自己还算红嫩的阴户完全暴露在对方电脑屏幕上,一边低声说
:" 用不了多久了,用不了多久了。"

   (未完待续)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