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eptember 6, 2009

媽媽張琳~第四章:逐渐进入

第四章:逐渐进入状态的母亲



  整个计划的第一步,母子间的性沟通进行的很顺利。但是接下来几天却让我
不得不为作出的承诺付出代价。

  平时我从法院下班回家收拾房间做晚饭,要过很久儿子才能到家吃饭,主要
是学习压力大,学校经常加补晚自习,而儿子又非常喜欢踢足球,往往傍晚才放
学还要跟几个同学在操场上踢上一会等天黑了才回家,这已经是他多年来的一个
习惯了。我和他爸爸觉得男孩子多进行体育锻炼没有坏处,也就从没阻止过他,
只是有时玩的太晚了,我们才会打手机催他回来吃饭。

  可自打那晚我跟他进行过" 亲密" 的长谈以后,儿子变的对踢球没那么热心
了。总是放了学就直接赶回家,他的朋友们也很奇怪他家里究竟出了什么事。

  只有我才能知道其中的秘密,自从我给他有过那次" 亲密接触" 以后,他的
确再也不上那个黄色网站了,而且我曾偷偷检查过他的电脑,他以前存的那些色
情图片和电影也被他删了个干干净净。本来这是件好事,可我却高兴不起来,因
为他虽然不再沉迷于虚拟的性幻想世界里了,却把兴趣完全转移到我身上来了。

  开始几天他早回家的举动并没有引起我的注意,我在厨房准备晚饭,他就过
来帮忙,慢慢我开始察觉儿子虽然显得很听话,但盯着我的目光里却永远充满了
欲火,有几次抑制不住的情况下,他竟然大着胆子不顾我当时正在炒菜,从背后
紧紧的搂住我,双手在我胸前一边乱摸,一边用梆硬的鸡巴隔着裙子顶住我的屁
股来回蹭,嘴里说着想要我之类的话。

  我往往会尽全力摆脱他的纠缠,一面训斥他不要胡闹,一面安慰他,对他说
吃过饭会爱抚一下他的,他这才会停手,乖乖吃过饭,等着我让他玩弄会乳房。

  目前我跟儿子的性接触仅限于让他接触我的乳房,我对他玩弄我的乳房其实
并没多大排斥,即使跟儿子没有不伦之情,母子间这种玩笑我也没觉得有多过份。
但逐渐的他发现我一直在纵容他的时候,他的胆子和野心也就越来越大了……

  昨晚按照习惯,我们又进行着母子间的摸乳游戏。儿子向以往一样兴奋异常,
握着我的乳房用力揉搓着,我躺在床上闭着眼,虽然这种简单的性游戏已经进行
了好几天了,我仍然觉得不好意思,不愿去看满脸贪婪的儿子。

  摸了一会,儿子握着我的乳房的双手忽然撤了下去,一阵解腰带的声音惊动
了我,我侧过身迟疑的看着儿子,他把牛仔裤脱了扔在一旁,只穿了条三角裤衩,
把鸡巴从裤衩里掏了出来,小鸡巴直挺挺的冲着我面前。

  我忽然显得很紧张,难道儿子忍不住了要来霸王硬上弓?我还没完全接受这
种乱伦的行为,不知道是该反抗好,还是顺从好。

  我正迟疑着,儿子重新爬上床,一手握住我的一只乳房,继续揉搓,一手抓
住自己的鸡巴开始手淫起来。嘴里道着歉:" 妈妈!对不起!我实在忍不住了,
这样可以么?"

  我见他没有侵犯我的意思,暗自长出了一口气,和蔼的对他说:" 没关系,
适当的手淫能调节你的情绪,但是你得对妈妈保证不要过度,妈妈给你做个规定
每天不许超过2 次。好不好?"

  儿子点了点头,然后扎进怀里,叼住我一只以经被他抚弄的坚挺的乳头,用
牙轻轻的咬着……

  他撸动的频率异常的快,没过两分钟,儿子就射精了,由于事先没有准备,
精液喷溅到我大腿上,顺着我洁白的大腿流淌下去的精液弄脏了我的裙子。

  我忙做起身找东西擦拭,儿子也慌忙道着歉,一边帮我找纸巾……

  那条被他弄脏了的裙子此刻正晾在阳台上,我望着裙子苦笑了一阵。觉得自
己对儿子的这种教育很荒唐,但既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也没法停止这已经开始
了的让我觉得有些变态的性教育,只能顺其发展下去了。

  刚下班时我给郑医生打了个电话,给她讲了这几天计划进行的情况。郑蕾显
得很满意,但听我说看着儿子手淫时表面虽然装得很宽容,而其实内心即恐慌又
厌恶的时候,她马上又给我做了开导。

  电话里郑蕾说:" 琳姐,前面你做的都很好,也很得体,不过对于孩子手淫
这种事,你不用那么紧张,你也清楚适度手淫不会损害孩子的身体的,只是潜意
识里不能接受,可你如果连看孩子手淫都受不了,怎么能跟他顺利的进行性爱呢?
现在不是孩子的心理需要辅导,而是你需要解开内心的这个结。你一定要进入状
态才成,晚上再跟他做性游戏的时候你一定要让自己有这么一个认识:其他时候
他都是你的儿子,只要上了床,他就是你的丈夫,夫妻间的性爱没有什么可丢脸
的,放松自己,尽力把你多年的床上经验显示出来,这样才能更好的降伏他躁动
的心,让你以长辈的姿态主宰母子间这种性爱的节奏。明白了么?"

  我听得面红心跳,不高兴的继续问道:" 你的意思是让我尽量下贱?才能取
悦自己的儿子?"

  郑蕾忙解释:" 不是下贱!琳姐你误会了,我是让你大方一点。目前你已经
处在和儿子的性生活得边缘期了。彼此虽然没有进行真正的性交,但通过这段时
间的身体接触,儿子对你的身体已经基本熟悉了,虽然你还有顾虑没有对他完全
展示出女性的性器官,可实际你儿子接触那些黄色图片已经很久了,女人性器官
的样子他早以清楚,他目前好奇的部分其实已经不是很多了,而更主要的就是需
要性欲的发泄,此刻你跟他所做的这些小小的性游戏不但不能满足他,只能更强
烈的激发起他的欲望,你的职责也随着由性导师向性伴侣的方向开始转变了。"

  我红着脸问:" 难道现在我们就正式做爱么?蕾蕾,你要知道,虽然我已经
接受了这个事实,但真正要面对时,我的压力还是非常大的,,,,"

  没等我说完,郑蕾抢过话头接着说:" 我没要求您马上跟儿子性交,只是要
你帮他宣泄,你可以采取生殖器交媾以外的其他手段满足他,明白么?让我说的
详细点,口交,手淫,甚至乳交,肛交。都可以让你避免生殖器交媾给你带来的
压力,而你儿子则会得到他心理和身体最大满足,通过一段时间的非生殖器性交,
你们彼此更加亲密之后再采取正常的性生活手段,你也就不会再有羞耻的感觉了,
怎么样?琳姐你再考虑考虑吧!另外作为过来人我向你推荐" 肛交" 就是用肛门
进行性交,这样的好处是最接近真实做爱,既能让你适应和儿子的性生活,也能
锻炼孩子的性功能,等到真正性交时不至于乱了手脚。还有,性游戏的刺激性也
可以增大一点,不要仅限于接触乳房这种单调的游戏,你该更大胆的让儿子深入
的了解你的隐私部位,这样才能更快的消除你们内心的隔膜"

  挂了电话后,我心头的小鹿蹦蹦直跳。郑蕾给我提的建议的确是按部就班的
计划。可一想到她明确的提出" 肛交。,手淫,乳交,口交。" 这几个让人心里
别扭的词,不由得让我一阵恶心。我们夫妻都是非常传统的知识分子。跟丈夫结
婚这么多年,过夫妻生活从来都是男上女下一个姿势,直到丈夫患上阳痿以后我
们查资料想找解决的方法,才知道了有口交,肛交。这些另类的性爱方式,但丈
夫患病连正常的性生活都过不了更甭提肛交了,我只好学会了口交想让他能得到
一丝快慰。如今要我和儿子进行这种在我眼里最肮脏的性行为,我倒觉得不如直
接跟他做爱反倒踏实些。

  思来想去还是不能下定决心,我一边做饭,一边把郑医生的话结合自己的实
际情况做着透彻的分析,最终决定采纳郑医生大部分建议,而她向我推荐的" 肛
交" 这种让我不齿的性爱方法我是实在无法接受,只能看今晚具体情况再决定其
他几种方式了。

  儿子回来后兴冲冲的告诉我再有一星期就该期末考试了,而学校遵从教育局
的规定,暑假不再给学生增加补课,他可以痛痛快快的玩上一个夏天了。

  我也比较为儿子高兴,从他考上这个重点高中后就没过过完整的假期,学校
的学习压力异常大,能有这么个机会的确很不容易,吃着饭我们母子聊着天,我
问他暑假有什么打算,想去那玩,妈妈刚好也有年假可以休息,能带他出去旅游。

  儿子大口的吃着饭,显得很快乐,念叨着要去西藏,我一听就提出反对,主
要因为我心脏不好怕受不了高原反应,而我的建议是去香港,儿子却因为曾和他
爸爸去过一次觉得无聊而拒绝。

  商量不果之下,儿子一只手偷偷从桌下伸了过来,在我露在短裙外的大腿上
摸了摸,笑着说::" 那咱们那都不去了,我跟妈妈在家好好度过一个难忘的暑
假就好了。"

  我笑着拍开他的手笑骂着:" 小鬼头,又来耍妈妈。这次期末考试要考不好,
不要说出去玩,饭也不给你吃了。"

  饭后儿子去写作业,我则刷碗收拾起桌子。忙完以后已经不早了,我想先冲
个凉。

  刚把衬衫和裙子脱掉,忽然灵机一动,敲了敲儿子的房门,儿子还没做完作
业。虽然最近他比较沉迷于和我的性游戏,但学习一直没放下,我每天也都是在
他睡前才去跟他亲热一会,即不打扰他学习,又留给他一点回味的时间。

  见我这么早敲门,他也没往那事上想,随口说:" 进来,门没锁"

  我进屋见儿子正用功的在写字台前写着什么,轻轻咳嗽了一声,儿子转过头
说:" 妈!我写作业呢。您……有事么……" 他见我只穿着乳罩内裤,半裸着出
现在他面前,显得有点意外。

  我红着脸,强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 妈妈想洗个澡,你愿不愿意……
帮妈妈……帮妈妈搓搓后背?" 说到后来我还是无法抑制害羞的心理,显得有些
结巴。

  儿子把笔一扔,高兴地说:" 当然愿意了!妈妈!"

  我不好意思的说:" 那妈妈在卫生间等你,你脱完衣服就赶紧过去吧。" 说
完,逃也似的进了卫生间,匆匆掩上门。

  在卫生间里,我把自己脱光了,打开淋浴器开始冲凉,儿子很快就赤裸裸的
推门冲了进来,我不好意思的把身子一扭把后背对着他,儿子走过来,大大咧咧
的从身后抱住我,双手握住我的乳房一阵乱搓。

  温暖的水柱很快把我们母子都淋湿了。我挣脱儿子的怀抱,轻声说:" 儿子,
来给妈妈打点肥皂。"

  儿子点点头,用香皂把我从脖子到脚全都涂满了。一双贼溜溜的双手在我洁
白的身体上游走。

  当儿子握着肥皂的手将要经过我下身的时候,显得有些胆怯,以往这个神秘
地方我轻易不让他接触,此时他正在犹豫,我却拿起他的手在自己阴部上一阵摩
擦。儿子马上心领神会的用沾满肥皂的手装作清洗的样子,在我阴户上来回抚摸。

  我拿起另一块肥皂,帮儿子擦拭了起来,我们俩人都是一身肥皂沫。我用乳
房紧贴着他厚实的胸膛蛇一样的扭动着身子上下蹭着,双手握着他满是肥皂的鸡
巴来回揉搓。

  儿子也回应这我,一手伸进我双腿之间,在滑溜溜的大腿内侧乱摸着,一手
搂着我的腰肢,轻轻抚摸着我丰腴的屁股。忍不住低下头给了我深深一吻。

  跟儿子接吻的一瞬间,我心里一惊,继而我热情的伸出舌头,跟他的舌头搅
在了一起,儿子显然没想到接吻还能有这种享受,痴痴地含着我性感的红唇不愿
放嘴。

  整整吻了3 分钟,儿子才从我唇边挪开嘴,大口的喘了口气,紧紧的把我搂
在怀里,硬邦邦的生殖器直挺挺的顶在我的大腿根,叫唤着:" 妈妈!我受不了
了,我要干你!"

  虽然嘴里说着下流话,他却没有侵犯我的勇气,他又用右手握住仍然沾满肥
皂沫的鸡巴开始手淫起来。

  我忙制止了他。他疑惑的看着在他怀里赤裸的我。我笑笑没说什么。用喷头
给他和我冲干净身上的肥皂沫。然后蹲下身,小声说:" 妈妈帮你舒服一次好么?
" 说着不等他回答握着他的鸡巴用手撸了起来。

  儿子没想到我会这样,开始很意外的盯着我,继而随着我撸动的频率快活起
来,对我的手法开始指指点点:" 妈!轻点,疼!龟头下面那!对!就这,撸这
舒服。

  我听从着他的指挥,温柔的帮他手淫着,紫巍巍的龟头坚挺着,我以好久没
接触过男人勃起的阴茎了,丈夫那不争气的东西让我失望的夜晚太多了。以至于
我都忘了发情后的阳具是如此的坚硬。

  我情不自禁的把阴茎贴在自己美丽的脸上蹭了蹭,滚烫的龟头上的光滑的香
皂沫划过我娇嫩的面颊时,我一阵春心荡漾,再也顾不得母亲的威严,只是出于
女人的本能张开嘴含住儿子的生殖器,大口贪婪的吮吸起来。

  儿子从没见过我这么失态,即使已经和我做过一段时间性游戏,万也没想到
会和我发展的这么快,刚刚1 周多的时间,母亲就已经主动为自己提供性服务了。
他幸福的看着蹲在自己双腿间像条发情的母狗似的为自己口交的美丽妈妈,雪白
赤裸的肉体和下贱的动作让他兴奋地要发疯了。

  儿子一边享受着我为他口交带来的快感,一边伸出手,捏起我一只乳头反复
揉搓玩弄,我一边慢慢温柔的吞吐着儿子的鸡巴,一边也伸出双手,抱着儿子的
屁股用力掐了掐。儿子鸡巴上的香皂沫充当了润滑剂,我满嘴香皂味却毫不在意,
痴痴地用牙叼住儿子的龟头咬了咬。

  孩子毕竟没经验,我只用牙轻轻咬了他的龟头几下他立马射精了。我毫无准
备,被儿子射了一嘴浓浓的精液,精液的腥味和香皂的香味交汇让我一阵恶心,
我忙冲到马桶边干呕了几口,吐干净嘴里的精液,又漱了漱口,这才转过身看儿
子。

  儿子用看仙女似的憧憬的目光呆呆地看着我,我注意到儿子萎缩后的龟头上
仍清楚地有两排牙痕,我又些不好意思了,刚才的确有些忘情,咬的比较用力。

  我用手挑逗的拨弄了一下儿子软绵绵的鸡巴,笑着说:" 满意了么宝宝?"

  儿子兴奋地点点头,把手又伸进我的阴部开始一阵摸索,我用浴巾给他擦干
净身子温柔的说:" 那就去好好写作业吧。马上期末了,抓紧时间复习,一定别
让爸爸妈妈失望,好了你出去吧!"

  儿子点点头,轻轻从我双腿间抽出手,说:" 妈妈……" 他犹豫着不知该说
些什么。我摆摆手示意他出去,他这才面带满足的走了出去。

  留在卫生间的我,终于无法控制住情绪,抱着身子蹲在地上无声的哭了起来。


未完待续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