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eptember 6, 2009

媽媽張琳~第五章寂寞的夜晚

第五章寂寞的夜晚不同的生活



  日子过的很快,马上又到了周末。

  经过这些日子的努力,我已经很大程度上克服了自己的羞耻感,不再像刚开
始和儿子有性接触时那么手足无措了,并且随着最近几天通过接触儿子的生殖器,
内心深处反倒勾起了我一些渴望。每当我一边自我安慰" 这是为了儿子做的牺牲
" 一边大口吞吐儿子梆硬的鸡巴的时候,我都巴不得丈夫能在身边也用同样硬度
的鸡巴好好跟我亲热一次。虽然母亲的尊严让我在儿子面前即使牺牲色相也不能
允许我作出有失身份的表现,但我自己湿淋淋的阴户其实早就证明了我那份不亚
于儿子的欲望,以至于每当我爱液横流的时候儿子想要爱抚我的阴部,我都要坚
持拒绝,以免被他发现这个秘密。

  不过看着儿子日益上升的学习成绩,和每天听话孝顺的乖乖样子,我还是十
分欣慰,不管怎么说,最初的目的总算达到了,只要儿子不出问题,已经人到中
年的妈妈牺牲一下肉体又算的了什么呢。

  儿子也有不听话的地方,主要就是想真正的跟我做次爱。他已经央告我好几
次了,一开始我都以还不适应需要些时间为借口搪塞了过去,随着这几天母子感
情的加深,我其实已经决定尽快满足他这个愿望了,但是考虑到还有1 周就要期
末考试,我想把自己的身体当做考试后的礼物,等过几天他放假就全部交给他。

  为了让他能安心期末复习,我动用母亲的威严强迫他去了外公外婆家住一星
期。没办法,只要让他能见到我,肯定会不安心的。目前来看帮他宣泄的确稳定
了他的情绪,但毕竟孩子还小自控能力很差,尤其是性接触这种成年人也会沉醉
其中的诱惑,不沉迷才怪呢。虽然教导他对性生活不能沉迷也是郑医生给我制定
计划的一部分,但刚刚才开始母子间的亲密接触,正是欲罢不能的阶段,为了要
他暂时安心复习考试,也只有彼此分开几天,这唯一的办法了。

  早上儿子走的时候嘴撅的老高,跟小时候因为我没有给他买游戏卡时的撒娇
的样子一摸一样。我暗暗好笑,都已经快是成年人了,还是那种想要的东西没得
到就使小性的小孩脾气。我也没理他只是向往常一样做好早点,他话也没跟我多
说匆匆吃了几口就背着书包上学去了。

  我随即简单收拾了一下桌子,也急忙赶班车去上班。

  法院的工作都很忙碌,但我这份书记员的工作还算清闲。虽然按工作性质我
属于编外的" 书记员" ,但按职称我却是正科级,这是因为原本我大学毕业后是
以" 助审员" 的身份进入法院参加工作的,刚参加工作没多久就怀孕有了孩子,
家里有个有权势的亲戚为了照顾我,就安排我以原来的行政职称转做书记工作,
这样既轻松又省了很多麻烦而待遇又比专职的书记员高了许多,我一干也就没再
调动,稀里糊涂就混了十多年。

  有时候我边悠闲地上网聊着QQ喝着茶水,看着同办公室的那些分配来的大学
生们为了急于转正忙着夸张的表现自己,我就不由得对那个亲戚充满感激,即使
是法院这种地方,没有后台撑腰也是不成的。何况这帮新来的孩子们即使转了正,
也仅仅是法院聘任制下的一帮合同工,根本没有公务员的铁饭碗待遇,所以我挺
同情他们的。

  我们办公室今年分来的大学生有4 个,3 女1 男来自不同的大学,办公室主
任老孙把他们分给我们几个老书记员当" 徒弟" 一带一的实习。

  分给我的" 徒弟" 是个叫苏秀娟的无锡姑娘。浙大应届毕业生刚满23,典型
南方江南水乡的小家碧玉,娇滴滴的样子很是吸引男人目光,跟我实习了两个多
月我们相处的很融洽,这姑娘相当乖巧,每天早来晚走把办公室的零活都承包了,
弄得我们因为没事可做变的更懒了。但是她也有不足的地方,就是人太老实,在
办公室这种勾心斗角的地方为了争留下来的名额,这么老实的姑娘是没有什么优
势的。

  为此我暗地里跟她谈过几次,毕竟是自己的徒弟,我当然希望她能留下来,
跟她说要灵活点,适当的多跟领导套套关系,秀娟倒是很听我的指点,很快开始
围着办公室老孙开始转悠起来,打个开水打扫个办公室忙的不亦乐乎,老孙也乐
于有这么个跟班,有点活无论轻重都让这个柔弱的姑娘去干。这些原本也不是什
么大不了的事,秀娟虽然辛苦点但真能换来正式的工作也不算吃亏,可我没想到
事情却向另一个方向发生了变化。

  下午5 点下班后我匆匆收拾东西招呼苏绣娟一起坐班车回家,她租住的房子
离我家不远,最近我已经习惯了跟她一起上下班作伴,可她却说孙主任有点文件
要她帮着打印出来,得加会班。我们办公室的人都知道老孙使人是出了名的狠,
也就没在意,只是叮嘱她完了活早点回家,就自己出门去坐班车。

  车刚开出三站,我忽然发现移动硬盘忘在了办公室,往常没什么,大不了明
天一早上班再收起来,反正一个办公室都是熟人,没有人会占这点小便宜的。但
是今天是周末,放在办公室一放就是两天,而且硬盘里还有一篇我写了一半准备
回家继续修改的文件,如果不拿回来周一的一个案子就没法办了。

  万般无奈我只好让司机停下车,下去打了辆的士重新回了法院办公楼。

  下班后的办公楼一片寂静,我匆匆走进3 楼办公室一看,移动硬盘完好的在
我桌上,我连忙收到包里,正准备离开却忽然听见办公室里间传来一阵女人的呻
吟声。

  我开始怀疑是不是听错了,继而女人的呻吟声更大了,而且声音里充满了痛
苦,结婚多年的经验让我很清楚,这分明是女人的叫床声,而且声音还很熟悉,
似乎是苏秀娟。

  我悄悄的走到办公室的里间门前,这是办公室里划出来的一个不大的隔断房
间,主要是做复印,传真的工作间,另外堆放一些办公用品。

  我透过房间敞开的推拉门清楚地看见,一副难以入目的景象:苏秀娟站着面
朝里,上身趴在复印机上,裙子被掀的老高,正扭动着雪白性感的屁股配合着身
后一个男人粗暴的性交动作,发出一阵阵即痛苦,又包含哀怨的呻吟声。

  而正在玩弄她的男人50多岁,谢顶的头上残存下的头发多一半都花白了,一
身肥肉正伴随着抽插的节奏上下抖动着,正是办公室的主任老孙。

  我忙捂住因为吃惊而张大的嘴,生怕发出一点声音惊动了正在性爱狂欢的这
对男女。我缓缓倒退着往办公室门口走想赶紧离开这里,心理暗骂自己害了秀娟,
这个老孙是出了名的臭流氓,有事没事就爱调戏办公室的女下属,自己因为不属
于他的直接领导,一直对他的行为冷嘲热讽,他也忌惮我家的亲戚和我火爆的脾
气不敢对我过份无理,彼此一直相安无事,万没想到,我出于好心让小苏多拍他
的马屁以便顺利留在法院,却如同送羊入狼口害了这个姑娘,实在让我心里十分
内疚。很明显老孙这个王八蛋肯定用什么条件要挟苏秀娟,否则打死我我也不信
那么如花似玉的一个小姑娘会委身这个糟老头子。

  退着走了两步,我忽然灵机一动,拿出手机冲着他们拍了几张照片,又用摄
了一小段视频,这才悄悄的逃了出去。

  我偷拍他们做爱的片子一是为了秀娟着想。万一老孙要是赖账不留她,我这
当师傅的决心为她出头。;另外我看老孙不顺眼早以不是一天两天了,有这么个
机会搬倒他也不错。

  回到家我冲了个凉,儿子不在家饭也懒得做。胡乱吃了点冰箱里的零食,倒
在床上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黑夜来临的时候天空开始稀稀拉拉下起雨来,雨逐渐大了,闷热的天气随即
变得非常凉爽。

  透过打开的窗户,凉风吹到卧室,正赤身裸体搂着妈妈求欢的ROCK觉得有些
寒意,下了床一边关上推拉窗,一边对郑蕾喋喋不休的说:" 我不管!妈妈,说
好周末你让我玩个痛快的,别再跟我闹了,我都忍不住了"

  说着他又一头扑向半靠在床头只穿一件已经被他拉扯的凌乱不堪的丝质睡衣
的郑蕾。

  郑蕾尖叫着笑着跟他滚做一团,儿子的手指掐在自己的乳头上的感觉让她兴
奋异常,她搂着儿子的脖子跟他互吻着,此时的郑医生没有一丝母亲的尊严和平
时那副心理医生骄傲的姿态。她更像个荡妇,毫无羞耻的分开没穿内裤的的双腿
用充满诱惑力的声音对ROCK叫着:"Come on in.baby "

  雪白的双腿,乌黑的阴毛,粉红色的阴户。加上郑蕾摘去金丝边眼镜斯后更
显娇艳的脸上那风骚的表情,让ROCK性欲大增。他趴在母亲敞开的阴门大口的吮
吸起郑蕾早已分泌不止的爱液来。

  被儿子舔阴的郑蕾感觉无比刺激,她按着儿子伸在自己双腿间的脑袋大声尖
叫着。儿子的舌头已经伸进自己的阴道在里面顽皮的搅动着。郑蕾快活的在枕头
上左右摇摆着头,身子一阵阵的痉挛。

  ROCK舔够了,看着母亲夸张的表情逐渐平复,这才挺枪跃马用那条将近30公
分长的粗壮鸡巴往郑蕾的花心深处插了进去。

  这对母子之间做爱早以成为家常便饭,独居多年的寂寞少妇和中美混血身强
体壮儿子之间的性生活早就没有了神秘感,彼此互相被性欲驱动着平等的寻求着
快感。ROCK狂抽猛插对做为性伙伴的妈妈毫无怜香惜玉之情,而郑蕾则在儿子那
有异于常人长度和硬度的鸡巴狂插之下享受着粗暴的性生活中那份强烈的舒畅,
不时的发出声声尖叫。

  就向窗外的狂雷阵雨一样,这场猛烈的性交虽然刺激但却不持久,短短几分
钟儿子就伴随着隆隆雷声大叫着射了精,而郑蕾却仍然一副没有满足的下贱样,
握着儿子射精后的鸡巴仔仔细细的用嘴舔干净上面最后一滴精液……

  窗外的雷声很大,惊醒了沉睡中的我,我揉揉眼睛看了下时间,已经凌晨1
点了。我刚刚躺着考虑事情不知不觉一下就睡了过去,此刻风雨已经不是很大了,
却打起一阵阵雷。我上了趟厕所,回来脱了衣服重新上床睡觉,却怎么也睡不着
了。

  要想的事情实在太多了,一会想起丈夫出国讲座这么久没来过电话会不会有
不什么安全,心里很是担心。一会想起儿子跟自己的不伦之情,那一幕幕龌龊的
性接触场面让我面红耳赤。一会又想起单位里自己的徒弟苏秀娟被流氓主任老孙
霸占了,想到这,我顺手打开手机看了下偷偷录的视频,秀娟撅着雪白的屁股披
散着长发扭动着腰肢任由那个人渣糟蹋的画面让我一阵心痛。短短几十秒的视频
见证了一个好姑娘的屈辱。

  关了手机想要睡觉,但闭上眼眼前都是女人撅着屁股跟男人性交的画面,那
个撅着屁股的女人似乎是苏秀娟,但又仿佛是我自己,而男人则由老孙变成了我
丈夫,继而又变成了儿子。猛烈的性欲逐渐充斥着我的内心,我舔了下干燥的嘴
唇,全身上下渴望着被男人抚摸,我不由自主的脱掉乳罩和内裤,双手开始握住
自己的乳房揉搓起来。

  清凉的雨夜,我却满身躁热,我一边用力掐自己的乳头,一边自己抚弄起自
己的阴蒂来,毕竟自己了解自己,很快我的自慰产生了两个小高潮,可我仍不能
满足,湿淋淋的阴道内热切需要的是男人的阳具的填充。此时如果儿子在家,我
甚至怀疑我是不是会主动去强奸他。

  我忙从床下找出那个神秘的小盒子,拿出丈夫常用的那根粉红色的按摩棒,
急切的插进自己的阴道,开始用手猛烈的抽插,丈夫长时间性无能,让我对这根
按摩棒的运用十分熟练,抽插的同时我扭动着下身像真正做爱那样配合着动作,
熟练地制造着快感,当快感一阵阵袭来时我开始低声呻吟,迷迷糊糊中仿佛插入
我体内爱抚我的是丈夫强有力的鸡巴,不由的小声喃喃叫道" 老公!老公……"

  喷涌而出的淫水顺着我的大腿内侧流到洁白的床单上,留下一片暗黄色的污
痕,我闭着眼握着仍插在阴道内的半截按摩棒,不知不觉中又睡着了。

(未完待续)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