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eptember 6, 2009

媽媽張琳~第十三章

漂亮媽媽張琳的故事(13)

  刚进办公室,手机又响了还是郑蕾打来的,我直接挂掉了没有接,我隐隐约
约感觉到郑蕾仿佛在制造一个阴谋,骗我吃这种催乳的性药的目的根本不是她所
轻描淡写解释的那么简单。她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呢?

  我手托额头趴在办公桌上呆呆的出神,细细回忆和郑蕾接触的点点滴滴,虽
然相识不久可关系一直亲密,她没有任何理由要害我。可骗我服用这种催乳剂明
显是她事先预谋的,除了身体上的不适,这种药对我最大的损害是在道德的上彻
底击溃了我的防线,这种药根本不像她事先对我描述的那样,只是作为性爱的调
剂,刺激我的性欲,事实上吃了这种药的我简直成了性爱机器,每次都需要三五
次的性交才能满足,为了获得满足我放弃了母亲的尊严,和儿子性交的过程中我
做出过多少以往和丈夫做爱都觉得难为情的下流动作连我自己都记不清了。

  把我弄成这样对郑蕾究竟有什么好处呢?想破了头我也理不清头绪。

  " 该吃饭了,琳姐!" 苏秀娟轻轻拍怕我的肩膀把我从混乱的思考里叫了回
来。" 怎么了琳姐?想什么事呢?心神不宁的?" 秀娟仿佛看出我有心事关心的
问。

  " 哦,没事。最近天热睡的不太好,歇会就好了,你去吃吧我不饿,不吃了。
" 我抬头望了望她,最近案子比较多工作量也很大,已经好久没和她谈心了,不
知道她摆脱老孙的纠缠没有。

  苏秀娟用手轻轻帮我理了理鬓边的长发,温柔的说:" 那好吧,琳姐,那您
休息一会,要不我帮您带份饭回来?"

  我冲她微笑着摆摆手,示意她别再打扰自己。看的出,她对我还余情未了。
可我对同性恋的事情毫无感觉,又有家里的那档子烦心事,根本不想再跟她多有
纠缠,只希望她别再被人欺负而已,偏偏她又总误会我对她还有感觉,真是乱上
添乱。

  好容易办公室的同事们都去打饭了,整个屋子空空荡荡的只剩我一个人,我
忍不住拿起手机拨通了郑蕾的电话一定要向她问个清楚。

  " 喂?琳姐?我知道你肯定会给我打来的。" 郑蕾接到我的电话毫不吃惊,
语气依然平和。

  " 郑蕾!我要你解释,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根本就是知道这种药的副作用
还故意让我吃,你究竟想怎么样!" 我强硬着冲着手机低声怒吼。

  " 别嚷,别嚷。琳姐,这样吧,下午您能早点下班么?咱们约个地方见面聊
吧,电话里说不清楚,而且以您工作的环境说这些话题也不方便不是么?"

  郑蕾不温不火的回答多少让我稳定了点情绪。我看了看桌上的文案,下午是
一起民事赔偿案件,这种案子很好判,我估计了一下时间说:" 那好吧。我下午
有时间,咱们4 点钟在第一次见面的茶艺馆见吧。有什么话见面再说。" 说完我
不等她回答直接挂了机。

  下午的案子比预想的还要顺利,我早早的溜出法院来到跟郑蕾约好的那家茶
艺馆,点了壶花茶一边喝茶消磨时间一边急急的打电话催她快点过来。

  很快郑蕾就赶来了,她今天穿了件米黄色丝质的连衣裙,光脚穿着银灰色高
跟凉鞋,拿着一个新款粉红色LV的手包,头发挽起来梳了个发髻。不知是不是午
睡刚起床的原因,显得有些慵懒。

  跟我打过招呼,她坐到我面前,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显得很神秘。我皱皱
眉头忍不住质问她:" 说吧!你这样做究竟想干什么?"

  " 我做什么了?" 郑蕾一脸无辜

  " 你说你做了什么!还用我说那么清楚么?" 我看了看周围,还好工作日的
下午茶艺馆人不是很多,我们周围没有别人。" 你让我吃那种药根本就是在害我!
我只想知道你这么做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 呵呵!谁害您了!" 郑蕾端起茶壶倒了杯茶水,又给我的杯子续了杯,接
着说" 我跟您抛开朋友关系不谈,只是一般的心理病人和心理医生的关系,我犯
得上害自己的病人么?难道我不想在自己的行业干下去了么?"

  郑蕾的狡辩正是我最想不通的地方,一时被她问的无言以对。沉默了片刻,
我又问:" 那你为什么明知道那种药的药性和副作用那么大还要推荐我吃!而且
事先一点都没告诉我。虽然我没学过医学,但起码的医学常识我还是知道的。我
这个年龄的女性非育产奶这是严重的内分泌紊乱,你这不是害我是什么!"

  " 唉!我的姐姐!虽然我不是内科医生,可对医理你还能有我清楚么?我让
您吃之前我自己已经开始吃那种药了,究竟怎么样我比您了解,如果只是单纯的
打乱女性内分泌那么这种药根本一钱不值,之所以卖到上千美元,对女性无害催
乳正是这种药的卖点之一。你知不知道拉斯维加斯多少妓院的女孩排队买这种药,
就为了取悦客人。我事先没有告诉你只是想作为一个惊喜让你自己发现,没想到
你还埋怨起我来了。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你是不是还要讹我带你去医院做检查
啊?" 郑蕾似乎越说越委屈。

  我无从分辨她说的是真是假,不多对她拿拉斯维加斯的妓女和我做比较听着
很不顺耳。

  " 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我也不是讹你,反正我自己得去医院做检查。你
说你也吃过,谁能证明?" 我还是不信那种药物对人体无害。

  郑蕾向左右看了看,同样发现周围没人,探过身子低声问我:" 您不相信我
也吃了那种药,那我证明给您看,总可以了吧?"

  我很诧异,没等我反应过来,郑蕾悄悄用右手托起自己左边的乳房轻轻挤了
挤,她居然没穿内衣,小巧的乳头被米黄色连衣裙包裹着能看到大概的形状,此
刻经过她的挤压胸前乳头位置的衣服颜色明显加深,逐渐形成一片湿迹……

  " 够了!" 我阻止了郑蕾的动作,我不愿她当众难堪。郑蕾身体的变化证明
她没有说谎,她的确也吃了这种药,既然一个医生都能放心服用那么我的担忧显
然是多余的。

  郑蕾轻轻整理了一下胸前的衣服,闻了闻手指,似乎对乳汁的味道很喜欢。
然后微笑着望着我,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顺势把早以变凉的茶水故意撒了几滴在
胸前以掩饰刚刚自己挤出来的奶。她这个举动,深深的印在了我的脑子里,面前
这个女人的心计由此可见一斑。

  " 现在相信我了?" 郑蕾得意的问,她似乎感受到我神态的变化。

  " 恩!这事就不说了,究竟是好是坏都不谈,可我一直想不明白,你为什么
那么" 热心" 的帮我,而且每次都是往道德的对立面引导我,我从守着以前那种
保守的贞操观到现在跟儿子乱伦的一塌糊涂,都是你一步一步引诱的,什么家庭
乱伦理论,空孕催乳剂你用尽了心思究竟是为了什么!难道只是为了多个有乱伦
体验的朋友能够交流么?"

  郑蕾对我这番问话没有准备。一时显得有些手足无措,可马上就恢复了镇定。
她从手包里掏出一盒" 七星" 香烟,拿出一支点上吸了一口似乎在考虑什么。这
是我第一次看她抽烟,我对女人抽烟一向很反感,不由得瞪了她一眼。

  郑蕾没有觉察到我的厌恶,用夹着香烟的右手托着额角深沉的看着我,许久
这才说:" 好吧!我跟你说实话!我的确有自己的私心,对不起,琳姐。"

  听她坦然承认的确抱有某种目的,我反倒踏实了。靠在椅子背上面无表情的
问:" 那你说说吧,究竟有什么目的!咱们没有任何仇恨,你到底为什么这样做!
"

  郑蕾看着我的样子笑了。" 不管怎么说,首先您得明确,我对您讲的那些乱
伦可行性的东西并没有什么不妥。最多您算是个相对前卫的实验者,事实证明这
个实验是成功的。这您不能否认吧?" 她咄咄逼人的语锋根本不给我反驳的机会。
继续说道:" 我承认我给您空孕催乳剂的确是希望您能把伦理道德的束缚中解脱
的更彻底一些,但这并不是想让您变下贱。因为通过我们的接触我知道您是位非
常保守的女性,想让您这样思想保守的女性做一些事情一定要摧毁你的道德防线
不可。可我发现即使你和自己儿子有了乱伦的事实之后还是一样的刻板保守,所
以为了我的目的我不得不出此下策。当然了所谓分泌乳汁这样的小事,只要在生
理上完全无害,我相信您也不会恨我的,现在您这样对我只是因为您觉得我在设
计什么阴谋,如果我不把我的真实想法说出来您说不定会恨我一辈子,对不对?
"

  话语的主动权又完全被郑蕾掌握了。我无力的点点头:" 的确如此,那你倒
是说啊!究竟你想怎么样!"

  郑蕾吸了口烟,推了推眼镜框故作神秘低声说:" 好吧那我就直说了吧!我
的儿子ROCK对姐姐您十分有好感,我这么做的目的很简单,只想让您放弃保守的
思想能够成为他的情人接纳他。因为我知道和自己亲生儿子产生不论之情的您还
可以用对孩子的教育说动,而让您彻底放弃传统女性的贞操观背着丈夫红杏出墙,
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一定要彻底摧毁你的贞操观才成,所以我想试试药物疗法,
不过还没等我问您服药后的感受您就跟我翻脸了,看样子效果应该很不错才对"

  我吃惊的捂住了嘴没有叫出来,真没想到她这圈套的背后居然是为了ROCK.
我心里很清楚ROCK是个什么样的孩子,虽然长的高大英俊,可看的出这孩子是个
色狼。郑蕾为了儿子想出这种奇怪的方法诱我就范的确合情合理。

  见了我吃惊表情郑蕾更加得意了,她肆无忌惮的问我:" 好了,有什么话我
都直说了。琳姐,你觉得我家ROCK怎么样?他对您的评价可是很高的,什么东方
知性美女,美丽的东方母亲。要知道我才是他的性伙伴,听了这些老实说我都吃
你的醋。"

  " 你们母子一样下流!" 我感到一阵气愤。一时不知该拿她怎么办才好。

  " 别这么说,琳姐!您觉得我下贱,可您家宝康却觉得我很温柔。不信您可
以问问他!" 郑蕾的话让我又是一惊,难道她对宝康做了些什么?

  " 你这话什么意思?" 我问道。

  " 好了姐姐,别生气了,我跟你坦白我的想法。老实说,这次给你吃药是我
不对,我向你道歉。不过我没认为ROCK喜欢你有什么不妥,开门见山的直说我希
望您能接纳ROCK,作为补偿我也会委身给您的儿子宝康的。这个想法是在上次您
带他来我家时产生的,您不觉得我们两家很有缘分么?两个性早熟的儿子,两个
溺爱儿子不惜跟他们乱伦的母亲,又都成了好朋友,好吧我承认我无耻,离婚以
后没有固定的性伙伴我很空虚变的放荡,想法有些荒唐,不过我真觉得这个办法
可行,现在不是流行夫妻交换么?咱们为什么不能母子交换?今天真是一个很好
的契机,ROCK,我,您三人都知道这件事了,虽然宝康不知道,可上次我已经暗
示他我有些喜欢他,而他也没表示不喜欢我这个阿姨。相信这种新鲜刺激的事情
对他说了也是水到渠成那么简单。现在只要您同意万事OK,怎么样琳姐!"

  郑蕾的话多少打动了我,我不由得有些踌躇。难道郑蕾的药真的起到摧毁我
心理防线的作用?以往听到这种话题,我肯定会拍案而起拂袖而去。此刻我不仅
没有这么做,反而心里有些跃跃欲试的感觉。

  见我一低头不语,郑蕾继续说:" 琳姐,您也见过ROCK两次,您感觉他怎么
样?"

  虽然我对ROCK的人品一向持怀疑态度,但一想到他白种人的身高体魄,和英
俊的相貌,我不由得红着脸小声说了声:" 还成。"

  郑蕾得意的说:" 就是,看样子您也不反感他,这又不是让你们结婚,连情
人都可以不做,就向我一直对您说的那样,咱们只求在小伙子身上得到满足就可
以了。老实说,你家宝康怎么样?我只见过他一次,小伙子长的虽然一般不过很
阳光,琳姐,您给我透露一下他在床上的表现如何?"

  我红着脸啐了她一口低声说:" 不要脸!谁答应跟你母子交换了!" 嘴上虽
然这么说,心里已经完全被郑蕾说动了。

  郑蕾隔着桌子拍了拍我的肩膀说:" 别不好意思承认了!好姐姐,那咱们就
算说定了。我回家把这个好消息告诉ROCK,你回去告诉宝康,具体怎么办我再跟
您商量!我医院还有点事先走了,拜拜!" 说着拿起手包挥了挥手急匆匆的走了
出去。

  只剩下我望着桌上的茶壶发愣。我这是怎么了?明明是向郑蕾兴师问罪的,
怎么三言五语又被她引到另一条母子交换的路上去了?每次跟她打交道掉进陷阱
的全是我,可她每次的陷阱都设计的让我心甘情愿的跳,究竟是她聪明还是我愚
蠢呢?

  母子交换……母子交换……想到这四个字我脸上火辣辣的,丈夫出差短短一
个月我竟然堕落到如此的地步如果被他知道肯定会跟我离婚的。可为什么我对这
种有违人伦的事情觉得如此新鲜刺激呢?难道是因为我的前半生压抑的太久了么?
不管怎么样,回去先慢慢跟儿子商量商量。可跟儿子商量这种事,让我怎么开口
呢?想想都能羞死人……

  从茶艺馆出来时间还早,我去美发厅做了头发。把原本齐腰的长发剪成齐肩
的短发,分层次染成咖啡色后烫出中卷。这个发型比较适合跟我的年龄和身份,
而且又更好的体现出我鹅蛋脸的脸型,对着镜子看着犹如变了个人似的自己心里
感觉很满意。结账的时候却不由得有些心疼,好久没出来做头发,短短3 个小时
竟然花了1200 - -!好在物有所值,我也就没有过多的抱怨。

  回到家天已经都快黑了。一进门,儿子见我换了新发型,忙不迭的搂住我夸
奖我仿佛年轻了20岁,心里我一肚子心事,但听儿子这么称赞自己还是不由得一
阵窃喜。儿子这几天都很乖,我出去上班他在家也知道帮我做些家务甚至学会了
简单的做几个菜自己用电饭锅做米饭,吃着儿子做的饭菜,我居然心里有一丝感
动……饭后宝康乖巧的收拾碗筷,而我则把堆了好几天的脏衣服放进洗衣机洗了
起来。小小的家里一片母慈子孝的祥和场面。

  等我洗完了衣服,又冲了个澡,换上一件轻薄的吊带裙出来的时候,儿子早
已坐立不安的迎了过来,一把把我搂在怀里笑嘻嘻的开始对我动手动脚。最近几
天饭后直接上床已经似乎成了我和儿子默认的习惯,可此刻在儿子怀里我闻见他
身上的汗臭味不由得一皱眉,轻轻推开儿子隔着衣服摸我乳房的手命令道:" 你
也去洗个澡,肯定踢完球没有洗,身上都是汗味。"

  儿子觉得有点诧异,不过还算听话,一边当着我的面脱的赤条条的一边向卫
生间走一遍嘟囔:" 昨天我也没事先洗澡,今天怎么又这么多事。" 说着进了卫
生间关上门,从里面传来一阵哗哗的流水声。

  他那里知道那是我昨天吃了药什么都不顾的状态,今天我没吃药神志清醒,
自然多年的洁癖使我不能容忍男人身上的汗臭。

  一边等儿子洗完澡,我一边斜卧在沙发上看电视。刚蜷下身子,就觉得胸前
有些胀痛。我忙又坐了起来,伸手在乳头的位置揉了揉,明显很硬。该死的郑蕾!
我忙了半天没在意,乳房里现在又充满了奶水,现在让我可怎么办呢!如果被儿
子发现我怎么对他解释?不行!我一定要在儿子出来之前挤干净这让我难堪的乳
汁。可……往哪挤呢?最合适的地方是卫生间,但儿子在里面,想了想厨房的洗
碗池也可以!

  我刚打定主意才走出两步,倒霉的是电话响了……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