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eptember 6, 2009

媽媽張琳~第十章对儿子的进攻(1)

第十章对儿子的进攻(1)

  从郑蕾家出来,我和儿子重新上了公共汽车。由于母子俩分别和郑蕾有过一
段不为人知的谈话,彼此有些貌合神离。

  这一路上,儿子再也没有来时的不耐烦。只是神情显得有些怪异。一会低头
傻笑,一会呆呆发愣。我不知郑蕾怎么对他进行的心理辅导,生怕孩子有什么地
方不正常,也顾不得大庭广众下会暴露什么隐私,在车上追问了他几次郑医生究
竟对他说了些什么,儿子都是笑而不答。被我逼问的没了办法才不咸不淡的说了
句:" 妈!您放心吧!郑阿姨没说什么不好的事,她处处都在维护你,别再烦了,
好多事情我以前不懂,现在都明白了。有些话回家再跟您说吧!" 说完仿佛又陷
入了深思,继续低下头呆呆的出神。

  虽然儿子表现的还是有些心事重重,但听了他的话我的心放下了一半:看来
郑蕾把我的想法委婉的转达给他了。听孩子说话的语气,似乎对郑蕾的心理辅导
不是很排斥。可为什么他像丢了魂似的呢?对于儿子的反常表现我一时怎么也想
不通。下意识之中我抬起拿手提包的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手提包里郑蕾送我
那两盒进口药发出一阵轻微的" 哗啦" 声。我忽然猜想到:难怪儿子这么失态!
肯定是郑蕾这个淘气鬼在儿子面前说了我如何渴望性生活的满足又好面子之类让
我丢脸的话,更有可能还教了孩子一些不三不四的性爱方法!一定是这样的!难
怪儿子神态这么古怪!一定是满脑子都是邪恶的念头。郑蕾这家伙看我下次怎么
收拾你!继而望着儿子宽宽的肩膀,不由自主的感到一阵害羞。和郑蕾的交流每
次都很见成效,这次也同样,内心因为乱伦的压力已经在她那得到宣泄基本上心
理负担算是减轻了,但毕竟出于传统女性的保守思想,一想到和儿子晚上还要一
如既往的过性生活仍是脸上一阵发热。

  看看时间也不早了,在郑蕾家看似没待多久实际上时间耽误的却不少,都已
经下午5 点半了。现在回家还得做饭,本来就忙了一天的我想想就头痛。正好看
车窗外路边有家肯德基,我跟儿子匆匆商量了一下决定到站下车去吃肯德基。儿
子对此毫无意见,他本来就喜欢吃这东西,只是因为热量大我和老公一直限制他
吃的次数。难得见我主动提出他高兴的立马来了精神也不像刚才那么神魂颠倒了。

  进了肯德基,找了张双人桌,儿子去点餐。不大会工夫抱着两个托盘,装满
了汉堡,可乐,薯条,鸡翅,冰激凌等等吃食,放在我面前。我微微皱了皱眉头,
平时我很少吃这种高热量的东西,见他买了这么多不由的我又要摆出老妈的架子
训斥他:" 买这么多,你吃的了么?以前不是对你说了么,少吃这些垃圾食品,
尤其可乐,你不能多喝,正在发育期喝可乐很容易让你早熟。" 说完我后悔了,
儿子还不够早熟么?都已经上了我的床了,还限制他这些干什么。看来我这个老
妈真是老了。

  儿子完全没把我的话当回事。搓着手看着丰盛的晚餐说道:" 您又开始了。
行了,吃饭时您就歇会吧,别再因为数落我影响了食欲。我要先吃那样呢?等等
……我还是先去趟厕所,妈妈,您等会我,可别一人偷吃啊!" 说着站起身快步
向洗手间冲去。留下哭笑不得的我独自面对这一桌子食物,

  我望着儿子毛毛躁躁的背影,不由的一阵苦笑。这就是青春期的少年,莽撞
叛逆,精力充沛。我和老公都是斯文稳重的人怎么会有这样的儿子呢。而我自己
又和这样的儿子有了不伦之事,简直是太荒唐了。

  端起可乐喝了一口,顺手我打开手提包找出郑蕾送给我的药。反复看了看标
签,除了最明显的名称Sex baby之外我只认识一些 in is之类没有实质性的单词。
对于这种药的用法和疗效真的能如郑蕾所说么?儿子英语学的很好,但让他替我
看这药的说明,那我的脸还望哪搁啊!鬼使神差中我居然打开了药的包装。取出
一粒看了看,很平常的蓝黄色胶囊,我向洗手间方向望了望,见儿子还没有出来
的意思,咬了咬牙,把手里的Sex baby扔进了嘴里,喝了一大口可乐咽了下去。

  我把药重新收回到手包里,用手托着下巴一边盘算心事:不管怎么说,先吃
一粒试试。郑蕾和儿子谈过之后,儿子肯定晚上还会来折腾我,如果这药……真
能缓解我内心的负担那是最好,即使没有效果,我只尝这么一粒也不会有什么副
作用。郑蕾胆子再大也不会给我假药的,但是这药真值1 千美元1 盒么?仅仅提
高女性性欲需要这么贵么?大概是她的夸张吧。算了,既然人家那么说了,过几
天就按一开始我想的那样请他们母子来家里吃顿饭,我再送她一件像样的首饰当
做还这个人情吧……

  还在琢磨着,儿子从洗手间已经回来了。见我托着下巴发呆,他夸张的用手
在我眼前晃了晃。我一脸不耐烦说:" 别闹,赶紧吃,吃完早点回家!"

  儿子笑着坐在我对面端起冰激凌崴了一勺,边吃边跟我开玩笑:" 我以为我
去厕所时间长了,把我老妈饿出毛病来了呢。您也吃啊!您尝尝这汉堡,我知道
您吃不了辣的,特意为您买的没辣味的。"

  我点点头,拿起汉堡吃了起来。儿子的确越来越懂事了,心里对我也挺关心。
不由得我心里暖暖的。原本饭量不大的我,吃了一个汉堡也就饱了。眼睁睁看着
儿子把3 个鸡腿堡,两份薯条,一对鸡翅一份冰激凌都吃了个精光,不由的有些
咂舌:真是半大小子吃死老的啊!还好我和他爸收入还算不菲,否则真能被这小
子吃穷了。

  大概不喜欢肯德基这种乱哄哄的氛围。一边喝可乐一边看儿子狼吞虎咽,我
逐渐觉得一阵莫名的燥热。明明刚刚进来的时候还觉得冷气有些凉,现在不但没
这种感觉了,相反倒有一种因为热想脱衣服的念头。我用手试着扇了扇,根本没
有作用,我开始吃可乐里的冰块,把冰嚼的" 咯吱咯吱" 响却依然得不到缓解。
加上周围人的喧闹,这种燥热逐渐变为内心的烦躁。看着还在埋头大吃的儿子我
不耐烦的催了他好几次,想赶紧回家洗个凉水澡。

  儿子没有察觉我的异样,只是拿我的催促当做是一般的牢骚。嘴里答应着,
不忘跟我顶嘴:" 知道了。好容易吃一回,就您事多,马上好!就剩一个鸡翅了。
着什么急啊!"

  再看儿子时不时抬起的头,烦躁闷热中的我似乎微微有些心动:我儿子虽然
没有ROCK帅,可也挺精神的。除了脸上有点青春痘没什么大毛病……尤其他的小
鸡鸡硬了之后那么强壮,我跟他过了这么几天性生活,居然没有好好看看它,真
是失败。啊!……儿子的小鸡鸡,我的小宝贝……妈妈好想再像以前那样好好的
摸摸你啊……

  " 妈!你看我干嘛……" 儿子不满的抗议," 看的我都吃不下去了!"

  我从一阵沉思中清醒。刚刚我是怎么了?怎么一下就想到儿子的阳具上去了。
我脸上一阵发红,忙低下头,玩弄着裙角。低声说:" 没事,看你吃的香,赶紧
吃吧,妈妈有些不舒服想赶紧回家洗个澡。" 说到洗澡,我忽然又想:好久没和
儿子一起洗澡了,上次和儿子一起洗澡还是没有正式教他做爱以前,一边洗澡一
边给他口交,咦?儿子红嫩的龟头怎么又出现在我眼前了?啊!……少年包皮没
有完全上翻的龟头太有诱惑力了,真想再尝尝它的滋味,我要用舌头细细的舔…

  " 妈!妈!你怎么了?" 儿子的叫声唤醒了迷失意识的我,我这才发现自己
居然含着自己右手拇指在吮吸。忙害羞的一甩手。带着不安回答:" 没事,没事,
妈妈就是有些不舒服。你吃完了么?"

  儿子拍拍肚子,满足的叹了口气说:" 吃完了,太痛快了。咱们回家吧,妈
妈,我觉得你有点不对劲。真那么不舒服么?要不要上医院看医生?"

  " 没那么严重,吃饱了咱们就回家吧。这太乱,我不舒服可能也跟环境有关,
回家安静一下也许就好了。走吧!" 我站起来要往外走,身子一晃,刚刚坐着没
觉的,一站起来头有些晕。

  " 留神!" 儿子忙上前一步扶住我," 要不,我还是送您去医院吧!" 儿子
有些害怕。

  " 没事,走吧,你扶着我点就行了。" 我强自坚持着

  虽然离家已经不远了,我们还是叫了辆出租车。为了照顾我,儿子跟我并排
坐在后排。司机问清了地址自顾开了起来。

  坐在儿子身边,闻着他身上的汗味,我隐隐又产生了刚才那种似有似无的幻
觉,内心有种抚摸儿子的冲身体动,同时又有一股剧烈的被抚摸的渴望。

  我轻轻把头靠在儿子肩膀,儿子看了我一眼没说什么。

  我的手开始悄悄的在儿子大腿上隔着裤子摩擦。儿子又看了我一眼,显得有
些奇怪,但仍没说什么。只是放任我的行为。

  " 宝贝!" 我附在儿子耳边小声轻轻呼唤了一声,儿子打了一个机灵。那声
音太销魂,太缠绵了。但在出租车上,他必须极力克制。看到他那坐立不安的样
子我不由得咯咯笑出声来,

  司机回头看了一眼,问:" 她怎么了?"

  儿子红着脸撒谎:" 没事,我妈可能有点喝多了,您别担心,有我照顾她呢!
"

  司机一听是个喝醉酒的客人显得非常扫兴:" 那你可照顾好了,别吐我车上。
这么漂亮的女人跟儿子出去怎么还喝这么多酒?"

  儿子点点头说:" 放心吧。没事的!今天我妈高兴的确喝的不少,您开稳点。
"

  听着儿子和司机的对答,我不由得又咯咯的笑了起来。儿子有些焦急了,凑
到我面前小声问:" 妈,您真没事吗?要不行,我让司机直接去医院吧!"

  我偷眼看了看司机正在专注的开车,轻轻在儿子脸上亲了一下,趴在他耳边
回答:" 妈妈真没事!你就当妈妈真的喝酒了就行了!"

  此刻并不笨的我已经意识到自己种种的反常举止都是郑蕾送的药在起作用。
仔细体会发现除了身体莫名的燥热有些难受,其实现在这种轻飘飘的感觉还是很
舒服的。更主要的是,随着这种如醉如痴的感觉,儿子在我眼里已经不再因为母
子的禁忌对我是种心理压力了,看着他强壮的身体,稚嫩的面容,闻着他身上男
人特有的气息,我越来越觉得他是我的男人了。这种抛弃一切世俗观念奇怪的感
情引起了我巨大的性欲," 我要!儿子" 随着内心的呼喊,我感到子宫一阵收缩,
爱液不由自主的溢了出来。如果不是在出租车上,我很有可能会大胆的向儿子求
欢。可我毕竟还是有些理智,一边强自压抑自己的性冲动,一边不由得对郑蕾送
的药的效果有些诧异。

  这也太强烈了吧。而且似乎还有些致幻的副作用,难怪她特意嘱咐我不能多
吃。可现在这种感觉……其实不正是自己期望的么?

  我究竟期望什么,其实我自己也说不清。但可以肯定的是绝不是想变成真正
淫荡的女人。对于现在的表现之所以满意,其实说到底还是心理作用在作怪。一
方面我要维护母亲的尊严,一方面又渴望高质量的性交,在这充满矛盾的两件事
中我选择了逃避,而逃避的方法就是吃郑蕾送的药。这样既能在和儿子上床的过
程中能发挥自己扮演的女性角色获得性交的满足,又能因为药物的原因对自己和
儿子在内心里有个合理的交待:这一切都是为了让儿子满意吃药的结果,并不是
妈妈的本心。

  看样子有些掩耳盗铃自欺欺人,但为了我做母亲的尊严和身体的渴望我内心
只能作出这样的逃避。但在此时我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些问题的实质。我更想做的
是扒掉儿子的裤衩,好好尝尝他刚尿过尿的小鸡鸡。

  终于到家了。虽然时间不早了,可由于是夏天,天还大亮着。

  我任由儿子搀扶着上了楼。其实我现在只是还有些燥热,早以不再头晕。但
我依然喜欢伏在儿子身上的感觉。一边走我故意用乳房蹭着他的胳膊。傻孩子以
往对我的示意都是心领神会。此刻出于对我的关心,竟然完全没当回事,我不由
得有点沮丧,暗骂傻儿子不解风情。

  进屋关上门,我再也不顾什么母亲的尊严妈妈的影响,七手八脚把自己在儿
子面前脱了个一丝不挂,衣裙乳罩内裤扔了一地,虽然早已对我的身体相当熟悉
了,可真正在儿子面前这样肆无忌惮的脱衣服这还是第一次。儿子吃惊的望着我,
问道:" 妈!你这究竟是怎么了?从郑阿姨家出来一路都没事,怎么一会的功夫
变的……变的……怎么真像喝酒喝多了似的?"

  借着药劲,我冲儿子露出最妩媚的微笑,这种笑容以前我只有在想和老公上
床的时候才会出现。继而走到他身边,伸手轻轻摸了摸他的脸蛋。笑着说:" 傻
孩子,郑阿姨不光给你做了心理辅导,也让妈妈明白了一些事情。怎么说呢?妈
妈以前可能是太严厉了,让你受了不少委屈。今天就让妈妈来补偿你吧!" 说着
不等儿子反应过来。我跪在儿子面前,不由分说连同他的内裤和大裤衩一起褪到
膝盖下面。

  " 妈!这……这是……" 没等儿子反应过来,我伸出手握住他耷拉着的小鸡
巴,开始撸动起来。" 傻儿子,每天看到妈妈小鸡鸡都是挺立着的,今天妈妈都
脱光了在你面前,怎么反倒这么不中用?" 看惯了儿子以往猴急的样子,难得今
天我这么主动,可他的鸡巴任我怎么撸都还没有反应,我只好把滚烫的面颊凑了
上去,贴在儿子已经被我翻起包皮的龟头上,蹭了蹭。

  大概从儿子的视角看,我美丽的脸蛋贴着他的生殖器的画面太淫秽了,他终
于勃起了。刚刚贴在我脸上的小鸡巴原本是软绵绵的,猛的一挺,立时变的硕大
坚硬。我抬起头,见儿子正不好意思的看着我,我只是笑笑没说话,伸出舌头轻
轻舔了舔儿子紫红的龟头。也许是出汗的原因,也许是因为在肯德基尿过尿的原
因,反正舔上去咸咸的,有些腥臭。如果平时让我为儿子这么做,有些洁癖的我
肯定会马上呕吐出来的。但此刻因为药物的迷幻作用,和我内心强烈的猎奇想法,
我居然认为儿子鸡巴上这种味道居然十分让我沉醉。忍不住大口含住儿子的鸡巴
用舌尖在他生殖器和包皮之间每道缝隙里轻轻舔过,细细品味这让我欲罢不能的
味道。

  " 嘶……" 儿子发出类似牙疼的声音。我把含在嘴里的鸡巴吐出来,抬头看
了看他问:" 怎么?好久没被妈妈用嘴巴服务,不适应了?"

  " 不是!" 儿子轻轻抚了抚我的头发说:" 别停啊!妈妈!刚才我是太舒服
了!"

  " 傻孩子!" 我笑着双手扶着儿子的腰,重新低下头含住他的鸡巴开始大口
的吞吐。口水顺着他的鸡巴流的到处都是。

  " 好舒服!妈……你口交的技术很有进步!" 儿子从刚开始的不知所措变得
逐渐适应了起来,一边评价着我的技术,一边伸出双手握住我的乳房揉了揉。

  在车上就渴望被人抚摸的我,被儿子握住乳房的一瞬间有种说不出的享受。
随着儿子的手在我胸前上下的揉搓,我整个身体都随着节奏在摇摆。

  " 唔……唔!噗……" 嘴里的口水越来越多,我忍不住又把儿子的鸡巴吐了
出来,同时把满嘴的污秽吐到了地板上。

  " 怎么不继续了?就差一点就要出来了。妈妈你累了么?" 儿子继续揉着我
的乳房带着不满的询问。

  我擦了擦嘴角的口水,理了理散乱的长发说:" 不是累了,是口水太多了差
点呛到我。" 说着和儿子相视一笑,把儿子推坐在沙发上,跪在他敞开的双腿间,
手扶他毛绒绒的大腿,继续给他口交。

  经过我口水的浸泡,儿子鸡巴上那股又咸又臭的味道早以冲淡了。梆硬的鸡
巴在我嘴里滑腻腻热乎乎的感觉非常美妙。我的头上下摆动让肉棒在我嘴里和舌
头,上颚产生着摩擦,满头秀发披散在儿子的腿上。他这样坐着享受被我口交的
同时,比刚才站着更方便能摸到我的乳房。臭小子一手按在我头上随着我的节奏
不停的上下起伏,另一只手用食指和中指夹住我右边的乳头轻轻捻动的同时拇指
则在乳头上面用力来回掐。

  我彻底湿了。淫水黏黏的顺着我的阴道口溢出了阴唇,整个外阴都湿透了。

  " 大鸡巴!好吃的大鸡巴。我想要!插我!用力插我!" 一边在内心发出淫
荡的声音,我一边给儿子口淫的同时,把右手伸进自己的裆部,胡乱划拉着湿淋
淋的大阴唇。" 我真是个笨女人!放着这么梆硬的大鸡巴,为什么还要用手?坐
上到上面去一切不都属于我了么?" 对男性的渴望已经让我不满足于吃儿子的小
鸡鸡了,我要的是真正的性爱!对!这么强壮的鸡巴不正是我渴望的么。还等什
么?

  正当我被强烈的性欲驱使的想要真正和儿子做爱的时候,却发现根本无法起
身。头被儿子用手压的死死的。我想张嘴叫他停下,却苦于嘴里叼着他那根鸡巴
无法说话。

  " 妈!要出来了!!要出来了!" 儿子按着我的脑袋发出快乐的尖叫,下身
做出性交时的激烈抽插动作。全然不顾我的感受,痛痛快快的把一腔散发着生豆
子味的精液满满的射进我的嘴里。我翻着眼睛的看着因为舒服全身剧烈痉挛的儿
子,目光里充满了幽怨。

  (未完待续)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